黄金渔场

982 辛巴大王飞走了2/5

982.辛巴大王飞走了 2/5

现在这种季节,自然不可能在山上过夜,秦时鸥准备的很简单,换上高帮登山鞋和冲锋衣,背上枪扛着弓箭,带着虎豹熊狼四小便出了门。

看到虎豹熊狼都出去了,蹲在薇妮身边打瞌睡的辛巴踌躇了一下,以为有什么好活动,便也不甘落后的屁颠颠跟了上来。

猞猁在雪地里行进没有声音,辛巴又是跟在熊大屁股后面的,这样等秦时鸥发现辛巴也跟上来的时候,他们都已经走到山脚下了。

担心辛巴出什么事,它毕竟还小,跟个大猫一样,在这雪兔都能长十公斤的山里着实是个小不点,便一把抓了过来扔在兜帽里,扛着他上山。

辛巴在兜帽里调整了一下姿势,感觉很舒服,便喜滋滋的眯起眼睛,用小爪子抱着秦时鸥的脖子,脑袋侧在他右边肩膀上,咕噜着大眼睛看四周。

猞猁的毛长而柔软,保暖性非常好,辛巴脑袋靠上来没一会,秦时鸥就觉得暖烘烘的了。

猞猁是一种很怕寒的动物,所以小家伙第一次看到秦时鸥便立马钻到他怀里,它那时候毛没有长长,说起来小布什是它的救命恩人,不是小布什把它带出来,它会冻死在这个冬天里的。

进了山之后,辛巴本能的就翘起了耳朵,这是它的主场,如果只论逃命,那没有什么是猞猁的对手。

当然,山林也是棕熊的主场。

别看熊大很少进山,可是一到了山林里,它便不再是那幅懒洋洋不死不活的样子,小眼睛很警惕的看着四周。走起路来虎虎生威,显然血脉里的地头蛇基因已经觉醒了。

一只灰雁拍打着翅膀飞了起来,它的身体撞在树枝上,扫落了一层积雪。

虎子和豹子摇摆着尾巴扑上去,当然这时候扑不到灰雁。人家都飞起来了,它们就在灰雁先前栖息的地方搜索了一下,最终什么也没有找到,只能不开心的跑了回来。

曾经繁密茂盛的绿树林变成了灰白色,只有松树还保持全绿,给这片树林增添了几分活力。

冬季的山林静谧安然。他们走的是白狼夫妇下山的路,小萝卜头在前面闻着味道带路。松露是在白狼夫妇猎获的小野猪肚子里发现的,自然要顺着它们的路线走。

当然,秦时鸥其实没奢望真的能找到松露,这东西太少见了。能碰上的概率太低。

一群人说说笑笑的走在山路上,秦时鸥和父亲走在一起,秦父手脚还利索,可是走在光滑泥泞的雪山路上行,已经不是很自如了,秦时鸥需要帮扶着。

看着身边扶着自己胳膊的儿子,秦父突然叹了口气,道:“唉。爹还是老喽。”

秦时鸥不在意的笑道:“你这算老什么?还能在雪后爬山呢,只能说你年龄又大了。不过你要是永远保持年轻,那岂不是麻烦了?”

正说着。天空中先后飞过两个阴影,秦时鸥不用看也知道,这是小布什和尼米兹找来了。

他吹了声口哨,小布什和尼米兹飞落了下来,它们想抓着秦时鸥肩膀,可是冬天衣服太厚实。不好落脚,而且两个家伙现在都长的太大了。肩膀的面积容纳不下它们了。

秦时鸥伸出一条手臂,小布什落了下来。尼米兹看了看,则选择落在伊沃森肩膀上,还能混东西吃——它一落下,伊沃森很讲义气的撕了一片鱼干给它。

结果,尼米兹叼着鱼干抻着脖子往下一咽,卡住了!

大军舰鸟玩命的抻脖子,嘴里着急的嘎嘎叫着,噎的直翻白眼。

秦时鸥赶紧过去抱下它来让它张开嘴,用手指快速一挑将还未下咽的鱼片给夹了出来。

看着这片鲣鱼干,秦时鸥对伊沃森简直五体投地:“卧槽,伊沃森,这是鲣鱼干,不能生吃!这玩意儿比石头还硬,你是怎么吃的?”

伊沃森憨笑道:“磨牙,可以磨牙。”

毛伟龙怀疑的看着伊沃森,然后说道:“老秦,那天薇妮说你家虎子豹子的磨牙棒老是会少,是不是就这兄弟给吃掉了?”

磨牙棒是面食,秦时鸥也不知道做法,反正那玩意儿是面食中的大理石,虎子和豹子专门用来磨牙,有时候磨一小时都吃不掉一块。

秦时鸥对伊沃森竖起大拇指,拿鲣鱼干磨牙,伊沃森真是好牙口。

毛伟龙打量了一会伊沃森,摇摇头道:“上帝真是公平,你看,他给了我这么聪明的脑袋,然后就给了我一幅很普通的身体。你看伊沃森,卧槽,真是钢筋铁骨!”

一行人笑了起来,伊沃森哼哧哼哧的咀嚼着鲣鱼干,过了一会瞪着他说道:“你才傻呢。”

秦时鸥哈哈大笑,伊沃森不是傻子,他只是智商发展慢而已。

白头鹰是属于天空的,小布什在秦时鸥手臂上只待了几分钟,随即便一振翅膀飞了起来。

秦时鸥感觉一道劲风吹起,一时没在意,可突然之间觉得兜帽轻飘飘的。

小猞猁呢?他忽然想了起来。

一摸兜帽,辛巴大王果真不见了,秦时鸥着急了,问道:“妈的,你们有没有瞧见辛巴?”

伯德瞪大眼睛看着天空,伸出手指着小布什。

秦时鸥皱眉一看,小布什爪子里抓着一个肥嘟嘟的大猫,那不是辛巴是谁?

“卧槽!别玩了,把辛巴放下!”秦时鸥叫道。

小布什并没有飞很高,它轻飘飘的在低空飞翔着,辛巴估计吓尿了,这会连叫唤的声音都无法发出,紧紧闭着小眼睛,四爪更是死死抱着小布什的大腿。

秦时鸥怕小布什没事摔死辛巴,那样薇妮能抽的他满地打转,所以便着急的跟了上去。

一行人加速跟着小布什的飞行方向走,渐渐进入了山林密处,秦时鸥放眼望去,前方全是一棵棵高大无比的乔木:世界爷,巨杉!

世界爷是巨杉的俗名,以形容它的高大。这种树的原产地是在内华达山脉的西部,在那里能长到一百三十米高、十多米宽,也就是直径十多米,当之无愧的世界第一巨树。

不过这种树被引进到其他地方之后,比如美东、加拿大、欧洲、澳大利亚、新西兰及南美的智利与阿根廷的部分地区,那就无法再生长到这样高度了,五六十米是极点。

坎巴尔山上也有这种树,散漫成片,也是山上一景,小布什带着他们飞到这里来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