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985 赶走它5/5

黄金渔场 985.赶走它(5/5)

秦时鸥上网订了一个大号的孵蛋器,专门孵化鹰卵用的,花费了他两百加元,不过人家不给送,要他自己去取,因为告别岛隔着陆地太远,快递到不了。

这倒也不麻烦,反正他要去圣约翰斯采购很多东西准备即将到来的春节,故而便留下大脚雷耶克的地址,到时候他去找雷耶克便可以了。

薇妮将金雕蛋的小窝放在壁炉旁,隔壁就是高手。

高手缩在温水中懒洋洋的泡澡,这个冬天它没怎么动弹,秦时鸥目测它又肥了不少。

熊大一直很羡慕高手,它也想过这种吃喝睡都有人伺候的生活,可惜秦时鸥和薇妮明白它的小心思,它骗不过两人。

但熊大在偷懒这方面是很有毅力的,秦时鸥不得不佩服它,不知道是不是熊都这样,还是熊大特别聪明的原因。

从山上下来没两天,天空中再度阴云飘荡,又有一场大雪来临了。

熊大早上趴在门口看雪花飘飘,感受到寒风呼啸之后,它眼珠子转了转,嗷呜嗷呜叫了起来,然后叫声越来越小,最后晃晃悠悠的走到壁炉旁,一下子把自己摔倒在厚厚的地毯上。

趴下之后,熊大眯着眼看看吃饭的秦时鸥,两个肥爪子抱住脑袋,喉咙里发出微弱的‘呼噜、呼噜’声,便开始大睡起来。

秦时鸥不管它,陪薇妮坐在沙发上看公共管理知识。

薇妮的肚子已经很大了,预产期就是在二月底,差不多刚过完年,这让秦时鸥开心又紧张。他马上可以做老爹了,而且他孩子还是正月里的大生日。

雪花飞落下来,雪势很快的就大了起来,这样没法出去,秦时鸥便一直陪伴在薇妮身边。到了午饭的时候就吃午饭,看一下午的书,马上便是吃晚饭了。

熊大抱成一团趴在壁炉前,薇妮看了它一会,说道:“刚才它不是侧躺着的吗?怎么变成抱团了?棕熊冬眠的时候睡姿不是保持不变的吗?”

秦时鸥凑上去扯了扯熊大的圆耳朵,它一动不动。这样他又挠了挠熊大的肋下,这是棕熊一个比较敏感的地方,它们平时自己也会挠。

熊大喉咙里‘咕噜噜’的闷响了几声,它挥爪子推开秦时鸥,转过头去换了个姿势便继续睡了起来。

秦时鸥笑了笑。他去厨房切了两条毛鳞鱼带了过来,熊大鼻子抽了抽,小眼睛悄悄张开,毛球一样的短尾巴隐蔽的抖动起来。

但秦时鸥绕过它到高手的大水盆前,将鱼段扔了进去,高手懒洋洋的伸出脑袋一块块的吞了下去,然后亲昵的用嘴巴点了点秦时鸥的手掌,把脑袋和四肢往后缩了缩。继续睡。

熊大肚子响了起来。

秦时鸥挠了挠它的肋下,说了声‘好好睡’便去了厨房,很快。焖肉和炒菜的香味便传了出来。

晚饭的时候一群人坐在餐桌前说说笑笑的吃着菜,虎豹狼猞猁松鼠几个小家伙蹦蹦跳跳的坐在桌子底下,秦时鸥给它们拿了饭盆,将准备好的肉、面、骨头和蔬菜水果分配好放下,‘呱唧呱唧’舔盆子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这下子熊大忍不住了,小耳朵飞快的抖了抖。猛的抬起头,爬起身来闷闷不乐的跑去厨房。找到自己的铁盆子,叼在嘴里再跑出来。扔下后眼巴巴的看着秦时鸥。

秦时鸥问薇妮道:“这次是多长时间?”

薇妮看看手表,微笑道:“还不错,打破了它的纪录,正好十二个小时。”

秦父秦母笑着去抚摸熊大的脑袋,说道:“这熊可真有意思呀,它干嘛隔着几天就趴在炉子前不吃不喝一整天?开始我以为它要冬眠了,看来不是嘛。”

秦时鸥把鲜鱼片和浆果白菜叶拌好放进盆子里,然后说道:“它这也是冬眠,叫做间隔性懒惰暂时冬眠。”

低着头狂吃的熊大听到有人谈论自己,抬起头眨巴眨巴眼睛看了看,咧开嘴嗷呜叫了一声,将脑袋塞进铁盆里继续去狼吞虎咽。

纽芬兰下雪,动辄就是几天几夜,沙克说十多年前最厉害的时候,有一次大雪持续了十多天,很多贫民窟都冻死了人,圣约翰斯街道上每天都能发现冻死在雪地里的流浪汉。

秦时鸥摇摇头,这种事在他老家没有听说过。

这场雪自然没有那么大,下了两天半之后便停了下来,秦时鸥出去除雪,接到无线电通知,说雷达发现有一艘中型运输船从圣约翰斯码头开了过来,看方向是开往小镇码头的。

积雪封路,车子开着不方便,秦时鸥便上了直升机。

直升机的螺旋桨‘呼呼’旋转,周围积雪顿时一扫而空,堆积四周围成了一个圈。

离开渔场,直升机飞向海洋,过了一会运输船的影子出现了,秦时鸥让尼尔森降低高度仔细看了看。

船上运载着大量机械设备,虽然没有陶氏化学的标记,但这艘船应该就是给陶氏化学运送东西的。

后面直升机跟随了一会,秦时鸥看到船上有人走上甲板,他拿起望远镜看了看,看到了这些人羽绒服上的dow标志,确定了他们的身份。

毫无疑问,就是如他预料的那样,陶氏化工一看小镇抵抗情绪很大,索性不再做表面工作,直接来建设生产线,反正他们手续已经全了。

秦时鸥示意伯德返航,他将情况在无线电频道里介绍了一遍,小休斯带人来到码头上,哈尼随后也赶了过来。

“怎么办,现在?”哈尼有些惴惴不安的问道。

秦时鸥拍拍他的肩膀道:“以镇子的名义在媒体上进行抗议,这艘船让它就停在海面上吧,他要是敢靠近码头,那就赶走它!”

码头已经被船堵住了,运输船没有停靠之处,在不远处游弋了一下,便找到大秦渔场的私人码头,转向开了过去。

看到这一幕,秦时鸥笑了起来,如果这船只是在小镇码头这边停靠,他还什么办法都没有,现在竟然自作主张进入他的渔场,那他能做的事情就很多了。

加拿大宪法规定的很明确,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