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004 证明自己的小布什

1004.证明自己的小布什

公牛没有猜错,他拉上来的这条蓝鳍鲔,也有三米七长,上秤一称,足足八百多磅,虽然比秦时鸥钓到的那条鱼要小一些,可也绝对称得上是大家伙。

看着这条大鱼,公牛眉飞色舞,他挥着拳头吼道:“太好了,我的小公牛奶粉钱够了,也可以给安妮买一套LV,剩下的钱还够装饰一下我们的房子!”

有了秦时鸥和公牛的刺激,其他人也鼓着劲来往水中撒鲱鱼段饵料。

秦时鸥并不心疼饵料的浪费,渔场现在鱼群无数,即使金枪鱼吃不到这些鱼段,其他鱼也能吃到。

不过渔夫们洒出的美味鱼段倒是先引来了海鸥,这种鸟的食谱极其广泛,可以吃鱼、乌贼、各种软体动物,也能吃鸟兽尸体,而它们最喜欢的就是碎鱼肉。

故而,鲨鱼活动过的海域经常可以看到海鸥们的身影,它们会捡漏鲨鱼虎口下残存的鱼肉。

以前秦时鸥去乔治浅滩钓鱼的时候,曾经吃过海鸥们的苦头,这些家伙无比机灵,鱼段扔到水里来不及下沉就会被它们捞上来,而法律规定不准虐杀海鸟,故而渔夫们对待海鸥群很没辙。

几只海鸥是没什么威胁性的,可这些鸟往往是群体性出现,有时候是几百只海鸟一起来,铺天盖地的简直能让渔夫们崩溃,毕竟不是所有渔夫都像秦时鸥这样不在意小钱的。

现在就没关系了,秦时鸥一声口哨,尼米兹呼啸着腾空而起,环绕钓艇转了一圈,争抢鱼段的海鸥顿时受惊四散。

不过大军舰鸟的威胁性还是小,海鸥们依然贼眉鼠眼的跟着钓艇。如果是小布什在这里,那以白头鹰的暴脾气和杀气,这些海鸥肯定能飞多远滚多远。

渔场这么广袤,撒下鱼段引诱来蓝鳍金枪鱼的几率还是小的,秦时鸥将海神能量在这里散播开,这对金枪鱼的诱惑力才叫大。

金枪鱼们赶来之后,秦时鸥控制了一下它们的数量。只留下一两条偶尔在船下游弋而过,刺激的渔夫们兽血沸腾嗷嗷直叫,恨不得跳下船去捕捉。

钓艇从早在海上飘到晚,一直到日落海平面,秦时鸥才下令回码头。

渔夫们的热血依然滚烫,金钱带来的刺激让它们很不舍,后面在秦时鸥的控制之下,他们又钓上了两条蓝鳍金枪鱼,都是七八百磅的大鱼。

当然。秦时鸥控制的是避免金枪鱼上钩,否则海神能量将一大群鱼吸引来。渔夫们今天下午能钓到四十条。

这两条鱼分别是沙克和伯德钓上来的,秦时鸥承诺也会给他们一人百分之五的分红,这样即使是平时冷静、喜怒不形于色的伯德也笑开了花。

大秦渔场出产的蓝鳍金枪鱼质量是最好的,一条八百磅的大鱼就是不上拍卖会,也能轻易卖出二十万加元的价格,百分之五那就是一万块。

如果上拍,那他们能拿到的钱就很可观了,一条鱼拍出两百万加元也有可能。

到了傍晚海浪慢慢的起来了,钓艇在澎湃的海浪中颠簸不休,公牛站在船头吼叫:“我们永不屈服于大自然!上帝。我尊你为父,请赐福与勇气给我吧!”

秦时鸥奇怪的问道:“公牛这是在说什么?又有什么讲究吗?”

烟枪吐了个烟圈撇嘴道:“这是蠢货,他这是在找刺激呢……”

钓艇快速的在海面上行驶。在夕阳即将消失之前,一个黑点背对着夕阳急速飞来,仿若是一艘大功率的战斗机。呼啸之间便从黑点变成黑影,接着小布什的身影展露出来。

“看它的爪下!”尼尔森叫道。

秦时鸥看到小布什爪下确实有什么东西。等它飞到船顶隔着近了认出来,那是一条长长的大西洋旗鱼,大概有半米多长。很肥壮,估计得有十来公斤。

小布什如俯冲的轰炸机,飞过船头之后将鱼扔在甲板上发出‘邦’的一声闷响。

旗鱼真是一种生命力顽强的鱼,它的后背被白头鹰尖锐的爪子穿透了,不知道离开海里已经多久,可是落到甲板上之后依然能跳动挣扎。

小布什扔掉这条旗鱼之后又缓缓的盘旋两周才飞落下来,直接落到秦时鸥跟前,双爪撇开,迈着经典的鹰步昂头挺胸走到秦时鸥跟前嘎嘎叫着。

尼尔森笑道:“瞧,BOSS,它这是向你示威呢,你上午的时候伤害到它的自尊了。”

“不,它不是示威,它在证明自己,证明自己不光会胡闹,也能捕鱼,还能捕捉大鱼。”秦时鸥微笑道。

他将小布什抱到怀里,现在它已经是大家伙了,即使收敛羽翼,秦时鸥抱着它依然有点费劲:倒不是重,而是块头大。

好在小布什很乖,被抱在怀里后‘咕咕’的轻声叫着,并不动弹。

秦时鸥给它整理着羽毛,小布什为了证明自己,也不知道飞了多久才找到这么一条合适的鱼给抓了上来。

也就是白头鹰,换成其他的鸟哪怕是金雕,都不可能抓着十公斤的大鱼飞这么远。

不过秦时鸥估计,即使是彪悍如小布什,这会也是累坏了。

果然他梳理着羽毛,小布什舒服的咕咕叫了几声之后,慢慢闭上双眼竟然睡了起来。

一直睡到渔场返回码头,已经是深夜了,秦时鸥放开小布什它才睁开眼睛抖擞着翅膀重新飞起来。

四条冰冻起来的蓝鳍金枪鱼被小心的放入冰库,秦时鸥给巴特勒打去电话,让他找时间过来带走这四条大鱼。

听说秦时鸥弄上来四条加起来得有三千五百磅的大蓝鳍金枪鱼,刚躺下的巴特勒直接跳了起来,他失声叫道:“三千五百磅?伙计?你没有开玩笑,四条鱼三千五百磅?这简直让人震惊!”

秦时鸥说你飞过来瞧瞧不就知道了,巴特勒立马说他明天就到,然后赶紧将鱼运送到市场去出售。

回到房子里,秦时鸥照例去卧室的小甜瓜婴儿床前去看了看她,小家伙没有睡觉,瞪着黑漆漆的眼睛饶有兴趣的玩着大拇指。秦时鸥凑上去后,她便伸出胖乎乎的小手作势要抓他。

出生半个多月了,小家伙肤色开始变化,不再是那幅黑乎乎的样子,而是变得白嫩很多,用手抚摸上去跟摸缎子一样,滑不留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