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020 生动一课

1020.生动一课

readx;大家支持如此给力,弹壳感激不尽!但是,弹壳敢问,大家的支持,能更给力点吗?看完了更新,请各位朋友记得给咱们的书投一下推荐票哟,拜谢喽!弹壳先出去找房子啦

去年秦时鸥给出的鱼王,拍卖单价不过是60万日元,今年则暴涨到了95万!

事实上这也不算暴涨,三年前鱼王的起拍单价是84万日元,最终成交单价是104万日元,220公斤的鱼拍出了240万美元的天价.

随后日本渔业厅认为这个价格拍卖金枪鱼过于浮夸,然后进行了市场价格干预,不允许拍卖单价超过五十万日元.

但是他们的干预很失败,本来按照传统,为什么每年要高价拍卖鱼王?因为海鲜商们比较迷信,认为这个价格和鱼市经济有关,拍出价格越高,能预示今年雨势越好.

可是倒霉催的,去年拍卖价暴跌,而秦时鸥带走了日本养殖的蓝鳍金枪鱼,加上巧合之下去年美国和菲律宾出产的蓝鳍金枪鱼数量又少,然后出现了一年的日本金枪鱼荒.

海鲜商们不会去看所谓的客观原因,他们只知道,以前高价拍卖鱼王能获得好兆头,去年政府强硬干涉拍卖会,结果一整年金枪鱼市场都萎靡不振.

他们坚信这之间有关系,将责任推在了政府头上,这次拍卖会,就没人去管水产厅的规定,管他价格多少,只要自己能拿到这条鱼就行了!

当然,赔钱的买卖没人做,要是巴特勒带去的鱼王质量不行卖不了高价,那海鲜商和料理店老板们还是不会这么疯狂出价的,主要是这条鱼质量太好,拍到手好好操作一下,肯定能发挥作用.

是这个原因导致了一群人的疯狂抢拍!

巴特勒深谙市场经济发展规则,他到达日本之后就开始炒作这条鱼.这样鱼王还没有上拍,就已经传的沸沸扬扬,事实上鱼王已经不只是一条鱼那么简单,还是一个宣传广告.

大家明白这一点.故而拍卖会上都拿出了全部实力来争抢鱼王.事实上只看一条鱼的价值,即使这条鱼的肉质再好,那顶多卖个十几万美元就算了不起了.

可是炒作之后,这条鱼已经不只是鱼本身.

大荔日鲁的社长井边青山素有野心,去年金枪鱼多.他便没有和手冢孝太争抢到底,将那条鱼王让了出去.

今年市场这么低迷,想要在东京海鲜市场做一番大事业的井边青山只能搏一把,然后才有了他要出95万日元价格的一幕.

不过说起来这个价格并不算夸张,仅仅几年前,95万日元的价格还是鱼王的标价,更有拍出上百万日元单价的鱼王,那现在的鱼王肉质更好,更大,拍个95万日元有什么?

井边青山认为他是占便宜的,因为手冢孝太拍下的鱼王.总体质量没有能比得上这条鱼的.

让秦时鸥感到疑惑的是,手冢孝太竟然没有拿下今年的鱼王,这不正常,喜代村株式会社的财务没问题,他为什么会最后对井边青山让步?

秦时鸥下意识的猜测是手冢孝太还会纠缠自己,可是他又一想,忽然想到了一件事,巴特勒和手冢孝太的关系不错,而他手里还有三条优质的蓝鳍金枪鱼……

想到这里,秦时鸥拿起刚放下的电话给巴特勒拨了回去.问道:";伙计,为什么手冢孝太没有拍下鱼王?这不是他的性格.";

他不是猜测巴特勒会低价供应给手冢孝太一条鱼,大胡子或许和日本人关系不错,可是他和美金的关系更好.他猜测,这家伙陷害了日本人!

巴特勒没明白他的意思,便干笑道:";这个,这个我也不是十分清楚,可能是他觉得这鱼不值三百万五十万美金?";

秦时鸥也笑道:";那他能通过什么样的方式,用更低的价格拿下这样优质的一条大鱼?";

";荷兰阿姆斯特丹拍卖会!";

秦时鸥说出这个答案,巴特勒嘿嘿笑了起来:";是的.秦,你猜对了,我在最后关头将咱们还会去荷兰参加一场拍卖会的事情告诉了手冢孝太,这样才能利益最大化不是吗?";

不用解释的太清楚,秦时鸥明白巴特勒的意思.

这家伙果真陷害了倒霉的手冢孝太,日本人可能有些小聪明,可是在这件事上,还是没有玩过巴特勒.

秦时鸥已经能预想到半个月后在阿姆斯特丹的拍卖会上会发生什么事了:一条更优质的大蓝鳍金枪鱼出现,手冢孝太必须得拍下它,否则井边青山的大荔日鲁株式会社将在东决尽风头,他的喜代村今年会成为配角.

这样手冢孝太必须得拍下这条鱼,那价格他就做不了主了,可能他以为荷兰人和欧洲人不会在一条金枪鱼上下血本,这条鱼的价格不会很离谱.

可是,如果巴特勒到时候找个托,一个劲提价呢?

不用怀疑,以秦时鸥对大胡子的认识,他肯定会这么做!

听到秦时鸥在电话里‘嘿嘿’笑,巴特勒就知道自己的计谋被人看穿了,大胡子做了还想立牌坊,争辩道:";秦,你别乱想,我没想着陷害手冢那家伙,是他先害我,我只是报个仇!";

";他害你了?";秦时鸥愕然.

巴特勒理直气壮的说道:";当然!我把他当兄弟,告诉了他你的渔场有蓝鳍金枪鱼的消息,他竟然随后就通知该死的纽约莫里家族!我绝不原谅他!绝不原谅!";

秦时鸥哑然失笑,这借口找的真好,既陷害了手冢孝太还卖好

好给他了,虽然知道巴特勒的肤色,他还是忍不住问道:";伙计,你确定你不是犹太人?";

巴特勒不悦的说道:";当然,我是黑人——不过,呵呵,据说我爷爷好像有一部分犹太人血统……";

秦时鸥挂电话之前说道:";好好干吧,伙计,把价格使劲提,世界高档海鲜市场,最终将是我们的天下!";

事实上,他说出这句话后在心底加了一个注释:不是我们的天下,而是我的天下!至于巴特勒?那只是他开拓海鲜市场中的一个合作伙伴.

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巴特勒和手冢孝太给他上了生动的一课——之前这两人可总是摆出一幅至交密友的样子,可该设计对方的时候,还是毫不手软!

巴特勒愉快的笑道:";当然,当然,我的兄弟,未来的高档海鲜市场肯定是我们的天下!对了,月底的阿姆斯特丹海鲜展览会,你一定要来啊.";

秦时鸥微笑:";当然,我们荷兰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