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022 金雕陈纳德

1022.金雕陈纳德

秦时鸥汲取了一管浓牛奶递给薇妮,扒拉着在旁边看的戈登性急的举起手,着急的说道:“我来喂、我来喂,薇妮姐姐让我来喂好吗?”

薇妮微笑着将针管递给他,秦时鸥觉得这一幕很神圣,两人好像在传递爱心火炬,薇妮那么庄重、戈登那么虔诚。

拿到针管,戈登小心翼翼的凑在大白鹅跟前,伸手进大白鹅的翅膀下想摸索寻找小金雕。

大白鹅慢慢抬起头,用阴翳的眼神瞪着戈登。

戈登不在乎,嘟囔一声‘看什么看’,然后伸手继续摸索。

秦时鸥觉得不对劲,狮头鹅是一种很牛逼的东西,它们的眼球是凸面体,所以看什么都是小于自己体型的,别说是戈登这样的小少年,就是猛虎它们也不怕。

对于不害怕的东西,狮头鹅很乐意去欺侮凌辱一下。

直直的看着戈登,狮头鹅猛然探出头,那一瞬间秦时鸥依稀想到了非洲传说神蛇黑曼巴,据说那玩意儿出击速度特别快,反正狮头鹅探头张嘴咬住了戈登胳膊。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响起,蹲在旁边看戏的虎子和豹子身上的金毛一下子炸起,随即下意识的往后跳了一步,抬起头来看秦时鸥,好吓人啊!

秦时鸥可没空安慰虎子和豹子,他急忙冲上去把狮头鹅和戈登拉开,戈登疼的哇哇叫,因为三月气温回暖加上大厅里温度比较高,戈登只穿了一件羊毛衫,这样被狮头鹅一口咬上,那叫一个凄惨。

甩开狮头鹅,戈登惨叫着跑开,薇妮帮他拉开衣服看了看,肩膀上有巴掌大小的紫青色,由此可见狮头鹅这一口有多惨!

秦时鸥拖动狮头鹅,藏在后者翅膀下的狮头鹅掉落出来,它茫然的看着周围。光秃秃的瘦弱身体哆嗦了几下,又蹒跚着钻进狮头鹅身体下。

金雕不愧是鸟中霸主,就是刚出生的小鸟,竟然都能蹒跚的走动。一般小鸟刚孵化,有力气抬起头叫两声就是了不起了。

戈登被咬,可喂鸟的工作还得继续,薇妮接过针管,安慰说道:“让我来吧。我们是为了小家伙好对吗?”

秦时鸥看着还在泪眼汪汪的戈登,使劲摇头:“别别别,亲爱的,你还是别去冒险了,让我来吧。”

黑刀不耐烦的说道:“BOSS,这有什么费劲的,我来摁住这只鹅,你们来喂就行。”

伯德摁住他的肩膀,摇头道:“不,你这样做会逼的狮头鹅放弃小金雕。养活子女是父母的职责,你要是强制取代它们实行这个职责,那会打击它们的信心。”

“那这可怎么办?”雪莉沮丧的说道,“我们总得要喂养小金雕的不是吗?”

桑德斯带着提雅从外面走进来,好奇的问道:“嗨,各位,你们围在一起看什么?一只鹅?这只鹅生病了吗?”

薇妮耸耸肩,将情况解释了一下。提雅吃惊的问道:“天呐,金雕卵孵化了?真是让人吃惊的事情,如果可以驯服这只金雕。那能让人嫉妒的。”

金雕是世界鸟类中,唯一不能人工驯服的大鸟,金雕成年之后性情极其刚烈,一旦被捕捉。它们会绝食或者自残,而不会被人驯服。

要驯养金雕,只能从幼鸟开始,而养活一只金雕是很费心费力费钱的事情,也就中东那些公主王子们有闲心思玩这个活。

桑德斯明白当前问题之后,他考虑了一下。建议道:“我那里带了一点麻醉药,可以给鱼用也可以给鸟兽用,不如我们悄悄麻醉这大鹅怎么样?”

秦时鸥觉得这个提议不错,伯德跟随桑德斯去拿了一个小药水瓶,取了一点麻醉剂进针管,插进大白鹅翅根注射了进去。

很快,大白鹅无法维持身体平衡了,它踉跄着脚步在原地转圈,然后身体僵硬的躺倒在地。

薇妮觉得有些残忍,摇头道:“以后还是不要这样了,麻醉剂对鹅的身体危害很大的。”

桑德斯解释道:“不,我这种麻醉剂是从人类医用发展而来的,主要成分为肌肉松弛剂维库溴铵,属于身体可分解类药品,对生物体危害不大。”

狮头鹅躺下,小金雕又茫然的出现在众人面前。

秦时鸥挥手赶开众人,虎子豹子熊大死皮赖脸的蹲在地上要看,这样他忍不住骂道:“看什么看?这有什么好看的?都出去玩,别赖在这里!”

一道影子闪过,肥肥胖胖的猞猁跳到了沙发上,瞪大眼睛看着地上发愣的小金雕,嘴巴张开抿了抿舌头,兴奋的耳毛都竖立了起来。

薇妮赶紧伸手捞过小猞猁,挥手在它小屁股上拍了一巴掌,警告道:“这个不是吃的,不能吃,明白吗?!”

必须得警告这小家伙,猞猁和金雕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幼年金雕是猞猁的食物之一,而成年金雕通吃大小猞猁,双方虽然不是世仇,但关系绝对不怎么好。

被薇妮警告,辛巴大王情绪迅速沮丧起来,耳毛也重新耷拉了下来。

秦时鸥赶走其他人,薇妮抱起小金雕放进孵蛋器,慢慢安抚它安静下来。然后秦时鸥将注射管口套上塑胶管,塞进小金雕的嘴巴里,一点点给它打进去。

小金雕本来拒绝,钻进孵蛋器之后它觉得温度适宜,便趴了下来,对于到嘴边的浓奶水,它晃悠着脑袋避开。

躲避几次,终究有奶水流进了它嘴里,它咂咂嘴,在生命本能驱使下,后面开始尝试着缓慢喝奶水。

遵循鸟类学专家的叮嘱,第一次只为了小金雕五六口,看大白鹅身上麻醉药劲过去了,薇妮将小金雕塞回它的身下。

狮头鹅清醒之后,带着小金雕在壁炉旁边待下,算暂时在这里安窝了。

这样剩下的工作就是给小金雕起名,秦时鸥早就想过了,便说道:“就叫它陈纳德吧,怎么样?”

起名要系统,渔场已有的两只飞鸟,大军舰鸟叫尼米兹,这是美国的功勋海军名帅;白头鹰叫小布什,这个名字不用解释,反正两个名字都是美国政治或军事上的名人。

这样,小金雕的名字自然得符合这个规则,秦时鸥觉得没有比陈纳德更适合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