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036 不一样的拍卖会

1036.不一样的拍卖会

ps:推荐一本书,我的一位好朋友写的历史文,《皇帝萌萌哒》,很轻松的一本小说,看书名就知道,希望大家有兴趣的去看看,拜谢。另外,如果大家还有月票和推荐票,请给咱们渔场投一下,再度拜谢!

一名颔下蓄着大胡须的白人中年男子站上拍卖台,有两个青年推出一辆小车,上面躺着一条两米长短的蓝鳍金枪鱼,上面标注着1号。

这条鱼出现之后,大胡子拍卖师身后的巨大led屏幕亮了起来,一些参数出现在上面,有这条鱼的三百六十度拍摄图片,有鱼头长度、鱼身长度、几个部位的脂肪度、身躯厚度,还有产地、预测鱼龄等。

这点和东京筑地市场拍卖会就很不一样了,在东京,参拍者会亲自观摩参拍的金枪鱼,鱼肉质地如何自有评价,这样往往会出现同一条鱼,在不同人眼里价值不同的情况。

阿姆斯特丹的拍卖会上,金枪鱼的情况也允许观看,但不是像东京那样随时自由观看,只是大家走马观花看一遍,心里有个大概情况就可以。

拍卖会主办方会对这些金枪鱼进行全面评估,评估资料会随着每一条鱼的出现而展示出来,这样参拍者可以结合这些资料和自己的观测来给鱼定位。

“这是一条来自乔治浅滩的大鱼,六尺六寸长、四百五十磅,脂肪率13.8%,起拍价两万两千欧元,请出价!”大胡子拍卖师热切的喊道。

秦时鸥不是参拍者。所以坐到了后面位置,这里风景更好。能一览全场情形。当然,在这里是看不清参拍金枪鱼现在品相的。重量级的参拍者都在前两排坐着。

看不清这条鱼的品相,秦时鸥不好估测价格,图片具有欺骗性,但从脂肪率和长度重量比来看,这条鱼质量一般般,起拍单价这都有接近五十欧元了,不算便宜。

秦时鸥摇头,觉得这条鱼可能会流拍,可他显然小看了今年的金枪鱼市场热烈程度。即使是这个价格,也有人举起手应价了。

金枪鱼拍卖节奏很快,众人举手此起彼伏。这对拍卖师的要求很高,需要他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第一时间发现出价者,同时挑动拍卖会气氛,拍出更高的价格。

“这位先生出价两万两千五百欧元!”

“帅气的给价,价格已经升到了两万四千欧元!”

“干得漂亮,这位先生给出了漂亮的价格。两万四千五百欧元!”

“两万四千五百欧元!现在价格已经出到了两万四千五百欧元!还有给出更高价的吗?ok,看来这条鱼已经是这位先生的囊中之物了,两万四千五百欧元一次!两万四千五百欧元两次!两万四千五百欧元,成交!”

“啪!”一声脆响。拍卖师重重挥拳,随即这条鱼便被挂上成交人的牌号被拉了下去。

一条鱼离开,另一条鱼又被拉了上来。同样的程序再来一遍。

如果是在电视前面看,秦时鸥一定不耐烦。就是一圈圈报价而已,拍卖品都是一样的东西。顶多大小不同、脂肪含量不同而已,没什么意思。

可是在现场,氛围完全不同,不像艺术品的拍卖会,大家都懒洋洋的给价,在这里给价的频率很快,拍卖师声音也很洪亮,气氛非常热烈,很容易让人参与进去。

一条条金枪鱼被拉上来,又一条条的拉下去,成交率是100%,没有一条鱼流拍。

后面巴特勒悄悄走到了秦时鸥身边坐下,低声道:“怎么样,这里比起筑地市场的拍卖会另有一番风味吧?”

秦时鸥点点头,同样低声道:“确实不错,你怎么才来?”

巴特勒神秘一笑避而不谈,反而说道:“好好的看吧,伙计,这才是刚刚开始,现在只是热身阶段,待会拍卖会气氛会更热烈的!”

第一轮拍卖会进行了四十五分钟结束,一共拍出了大概一百条金枪鱼,最大的不过六百磅,质量在秦时鸥看来普普通通,价格却都不错,这样让他对自己的鱼王充满了期待感。

不过他注意到,井边青山、手冢孝太都不怎么积极,他们虽然举了几次手,但最后也没有拿下一条鱼,看来他们的判断和秦时鸥一样,这些鱼不错,可质量也只是不错,配不上这样的价格。

倒是莫里兄弟大出风头,没有手冢孝太和井边青山这两个力敌来抬价,他们拍下了一百条鱼中的一多半。

休息十分钟,巴特勒问秦时鸥是不是要去后台瞧瞧,他说拍卖会的重头戏都在后面,一共还有五十条大鱼。

秦时鸥好奇问道:“一共一百五十来条鱼?这个拍卖会的规模不是很大吗?”

筑地市场的拍卖会,一次可以拍出五百条金枪鱼,相比之下今天的拍卖会规模确实有点小。

巴特勒却不这么看,他笑道:“当然、当然,我的伙计,你看成交总额都超过两百万欧元了,这样的规模还不算大吗?”

看秦时鸥耸耸肩做出不可思议的姿势,巴特勒继续说道:“伙计,阿姆斯特丹拍卖会是海产拍卖场中档次是最高级的,它不是找不到足够的金枪鱼,而是只接受最好的金枪鱼,确保每一条鱼入场后都会被人买走。”

“另外,如果你关注这个拍卖会就会发现,到目前为止,在这里还没有一条金枪鱼流拍!知道有多少金枪鱼从这里流出过吗?五千条鱼!”

听巴特勒说出这个数字,秦时鸥就比较服气了,五千多条金枪鱼竟然没有一条流拍,由此可知这个拍卖市场在海产界的地位,确实是可以与筑地市场相媲美的一个存在。

筑地市场是真正的市场,而阿姆斯特丹的拍卖会则是真正的拍卖会,进入这里的金枪鱼都是可以当做艺术品的。

休息时间结束,众人纷纷回场,第二轮拍卖会开始了,巴特勒对秦时鸥挤挤眼,示意他好好看。

这一轮拍卖会的拍卖师换成了一位七十岁左右的老牌拍卖师,白发白须,面色红润,穿着笔挺的马甲和西装,秦时鸥看到他就想起了哈姆雷,都是英国牌的绅士。

老拍卖师用木槌敲出清脆响声,又有人拖着小车走了出来,而这次出来的不是青年了,而是两个身材高挑、前凸后翘穿着比基尼的金发美女。

而这次出来的金枪鱼个头更大,品相也更好,而且看起来很新鲜,灯光照射在鱼身上缓慢移动,能看到有七彩光晕在金枪鱼表面流动起来。

不知道是这条鱼的原因还是两位美女的刺激,她们一出现,现场氛围顿时更加激烈起来。

莫里兄弟、手冢孝太、井边青山一行人对视一眼,脸上的慵懒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凝重和热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