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040 撕逼大战求个

1040.撕逼大战(求个月票)

认真的举起手臂,井边青山状若冷静的说道:“不如这样,手冢酱,我直接给你我的底价,150万,加元!如果你跟,那这条鱼就是你的啦,如果你不跟,那么很遗憾,我就不好意思的收下了。”

最后的‘加元’单词,他是重重的咬出来的。

而等他说出这句话,拍卖会现场已经不是爆炸了,所有人震惊的张大嘴巴看着这个矮矮壮壮的日本人,就像在看疯子,在他们眼里,这也确实是个疯子。

秦时鸥听了井边青山的话却感觉有些熟悉,貌似当初在筑地市场参加拍卖会的时候,手冢孝太曾经对他说过类似的话,当时井边青山便认输退出了拍卖会。

风水轮流转,今天井边青山又将一样的话回复给了手冢孝太,真是冤冤相报何时了。

由此也可以知道,井边青山是真把手冢孝太当对手的,连他说的一句话都记在了心里,找到复仇机会便说了出来。

都说日本人的性格受到生存环境的影响不够大气,过于心胸狭隘,看井边青山,正好印证了这点。

手冢孝太不像秦时鸥整天闲的蛋蛋疼且有→海神能量改造大脑,他控制着东京最大的海鲜会社,每天忙的脚不沾地,怎么会记得自己曾经随口说过的一句话?

听到井边青山的报价,他的脸色顿时变得极为难看,莫里兄弟更是一副吃了屎的样子。

看到这一幕,巴特勒忍不住大笑不已,拍手哈哈笑道:“我喜欢这个日本人!瞧莫里兄弟那该死的傻样。我真该拍下来,然后发到我的推特上。我想当他们以后看到自己的样子,一定会很有意思。”

秦时鸥叹道:“日本人的报复心真是可怕!这个井边青山真是疯了。他竟然一下子提了一倍的拍卖价!”

不过他并不吃惊,不说佳士得、苏富比这些顶级拍卖会,就是小布莱克的利氏拍卖会上,也经常有拍品拍出几倍起拍价的价格,尤其是有人斗气的时候。

毫无疑问,此时井边青山就开始和手冢孝太斗气了,甚至两人不是斗气,而是生死相斗。

俗话说断人财路等于杀人父母,手冢孝太有点太狠。联合莫里家族竟然想顺手搞死井边青山,后者发现自己落入陷阱之后怎么能不抓狂?

如果说一百万这个价格,其他参拍者觉得还能接受,那一百五十万足够打消无关人员掺和一脚的念头了。

吃惊过后,回过神来的参拍人员一起放下了跃跃欲试的手臂,他们对视一眼,很有默契的安静坐下看日本人斗法,还有人拿出了手机,想要录下这场好戏。

手冢孝太开始展现他作为日本海产界大佬的架势。他冷冷的看着井边青山,平静的说道:“井边君,生意就是这样,不是你的社团被我吞并。就是我的社团被你吞掉……”

“你这个混账东西,竟然有脸说这种话!你怎么能联合美国人来瓜分我们的市场?八嘎!八嘎!八嘎!”一连咆哮三声,井边青山愤怒的握起拳头砸身边的桌子。“你真是给大日本帝国的男人丢脸!手冢孝太,你这个没有骨气的家伙!我井边青山。怎么会把你当做对手?耻辱,真是耻辱!”

秦时鸥心里鼓掌。不管怎么说,这个井边青山倒是有几分血气,他刚才说的那席话有点类似《天龙八部》中少林寺前,萧峰遭慕容复偷袭结果却完成反杀之后的冷笑:“萧某大好男儿,竟和你这种人齐名!”

当日,井边青山比起盖世豪侠萧大王那是差了几条银河系,至于手冢孝太,比慕容复那也得几条银河系。

被井边青山辱骂,手冢孝太依然不生气,他说道:“我联合莫里家族,也是为了我们东京市场着想,井边君,现在列强都在虎视眈眈我们东京的海产市场,你以为凭我们两个人能保得住东京的市场吗?不如我们联起手来……”

“八嘎!手冢孝太,你把我井边青山当成什么人了?!我绝不会将自己的生意让给美国人!而且,你当我是傻子吗?你不就是想让我放弃这条鱼王吗?哈哈,然后呢?回过头来你就吞掉我的社团是吗?”

井边青山表情狰狞,越说越是愤怒:“一百五十万欧元,你自己看着办吧!”

秦时鸥感觉自己不是在看拍卖会,而是看狗血档电视剧,日本兄弟为了保家卫国互相撕逼……

手冢孝太一看自己目的被井边青山看穿,知道对方不好糊弄,便也露出了獠牙:“好,不就是一百五十万吗?我跟!一百五十一万!”

巴特勒对着秦时鸥挑挑眉头,说道:“怎么样,我说我有办法让这条鱼的价格在阿姆斯特丹飞涨起来,这次你相信了吧?”

秦时鸥只是觉得这家伙走了狗屎运,其实他们当时也是被手冢孝太玩了,他们以为手冢孝太没有在筑地市场寸土必争,是被巴特勒忽悠来阿姆斯特丹低价买另一条鱼王。

实际上人家是在演戏呢,他确实想低价拿下鱼王,可是却不是因为巴特勒的欺骗,而是早早联手莫里家族进行了部署,准备了一盘好棋。

很遗憾,这盘棋最终还是臭了,手冢孝太一定没想到,他苦心布置的一个局竟然被西村棱这么个小卒子给拱翻了,如果能料到有这样一天,他当初一定不会污蔑西村棱拿出来给秦时鸥出气。

手冢孝太说出新的报价,老拍卖师刚要喊话,井边青山接着说道:“我出一百六十万!”

这句话一出口,一直保持冷酷形象的手冢孝太顿时怒了:“井边青山,你这个杂种!言而无信!”

拍卖师除了主持拍卖会,还要维持纪律,他可不能让手冢孝太和井边青山在这里展开撕逼大战,便严厉警告道:“两位的恩怨请在私底下解决,与拍卖无关的行为和语言,严禁出现在会场!”

莫里兄弟知道事情不能善了了,便继续加价:“一百六十一万!”

他们在这次拍卖会取得的成就只差一步就能大获全胜,除了鱼王,如果不能拿下鱼王,那就没有炒作价值,他们设计的圈套也失去了价值。

ps:大家的票箱里如果还有票票,麻烦能给弹壳来一发,长夜漫漫,只能码字,弹壳需要大家的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