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094 如此海盗

1094.如此海盗

安排过之后,伯德猫着腰也来到驾驶舱。

比利愕然,问道:“你也要藏进来?”

伯德可是这次战斗中他们一方的指挥官,虽然说指挥官在战场上往往都待在最安全的地方,可这是小规模冲突啊,指挥官相当于班长,是要冲在最前面的。

面对比利的疑问,伯德不去回答,他对秦时鸥点点头,随即进入驾驶舱拿起了话筒,打开了打捞船的大喇叭,使用声音外放的功能。

一边这么做,伯德一边对秦时鸥解释道:“海盗会首先进行谈判,我试试看能不能把这些蠢货引到船上来,那样收拾他们就简单了。”

果然,他声音落下没有几秒钟,快艇冲到打捞船旁边停了下来,随后有人举着个大喇叭站在快艇前头声嘶力竭的吼了起来:“船上的人听着,我们是国家海岸志愿护卫者!我们是阿巴迪-苏卡大帅的手下!如果你们想活命,那就立马投降,别做无所谓的抵抗!”

秦时鸥来索马里之前特意了解了一下这边的形势,这个地方常年战乱,人们连肚子都吃不饱,有个屁的志愿护卫者!

而这个海盗口中的国家海岸志愿护卫者倒也是确实存在的组织,不过不是什么志愿者,而是一个海盗团伙,规模很大,在整个索马里海域能排进前三。

所谓的阿巴迪-苏卡大帅就是这个海盗团伙的带头人,他是自封大帅,手下还有少帅、财政官之类,娃娃兵起家,心狠手辣、胆大包天。

但据秦时鸥所知,这位阿巴迪-苏卡大帅已经被干掉了才对,因为他太大胆了,竟然在前几年派人抢劫了俄罗斯一艘军火船!

国家海岸志愿护卫者的这个行径,彻底激怒了普京大帝,他才不管什么国家主权。直接派出舰队以护航的名义横扫了索马里海域,专门打海盗船,而且对外宣称,他们一定要打死阿巴迪。不打死阿巴迪就不走,一直在这里扫荡。

这下子其他海盗怂了,他们自己联手做掉了阿巴迪,这才送走了普京大帝的舰队。

由此可知,恶人自有恶人磨。索马里海盗从来不是什么强力军事组织,他们能在这片海域生存下去,不是因为自身强大,而是各国不愿意真正下狠手收拾他们。

至于各国政府为什么不愿意扫掉海盗,原因很简单,这些海盗背后代表的就是他们的利益……

这海盗一开口,伯德就松了口气,他打开通讯开关,船头的大喇叭顿时发出一声刺耳的蜂鸣声,倒霉的海盗小艇就在船头停着。隔着喇叭很近,这样巨大的噪音一响起,先把他们给吓了一跳。

海盗们刚要发火,伯德紧接着说出的话安抚了他们:“勇士们请不要着急,我们愿意投降,我们只是普通的船员。和你们一样,我们都是过着苦日子的穷人,请勇士们上船接管我们的船,但不能杀害我们这些穷兄弟,请你们向船东要钱。”

索马里的海盗是有规矩的。只要船东愿意支付赎金,他们一般不伤害人质。而且海盗们也不会狮子大开口,他们会根据所劫获船只的价值和船员的国籍,来确定赎金。

如今的索马里。海盗营生已经成为一种成熟的“产业”,索要赎金是产业化中最重要的一条链,海盗们轻易不会破坏规矩。

听到伯德的话,这些海盗顿时发出一声欢呼,那举着喇叭的海盗吼道:“快放下你们的扶梯,速度快点。表子们,否则爷爷们会让你们吃枪子!”

伯德答应一声,打捞船的扶梯被放了下去,快艇上的人背起枪争先恐后的往上爬去。

按照事情发展顺序,接下来应该就是第一波抢掠阶段了,海盗们抢走船员们的现金、手表和首饰等等,然后再抢走上面的粮食,最后关押起他们索要赎金。

不过这次出了点小意外,海带们蜂拥着跳上船,然后抬起头一看,茫然的发现周围并没有人,偌大的一艘船静悄悄的。

他们感觉不太妙回头想跑,结果一回头,看到一溜儿黑洞洞的枪口。

ak-74!中计了!

这些海盗明白过来后,黑色的脸膛顿时变成了黑白色,之前的耀武扬威一扫而空,一个个变得噤若寒蝉,不用黑刀等人出声警告,他们自觉的抱着脑袋蹲到了甲板上。

藏在门后观看的秦时鸥愕然道:“这就结束了?”

比利也大吃一惊:“法克,这就是凶名在外的海盗?!”

他们的感觉一下子不好了,好像被人玩弄了一样。

伯德的表情并不见轻松,他举起望远镜看向远处,那里有一艘渔船在加大马力开过来。

没有解释什么,伯德出去让船员们拿绳子将海盗们统统绑起来,秦时鸥出去看了看,结果竟然看到了一个熟人:这些海盗中,有一个黑人依稀见过,就是当初飞机降落在摩加迪沙国际机场时候,那个举着大喇叭指挥他们飞机降落然后还找驾驶员要小费的家伙。

难怪,秦时鸥觉得刚才快艇上那人举着大喇叭喊话的姿势那么熟悉,敢情这就是熟人作案啊。

那人显然也认识秦时鸥,看到他注意自己,赶紧讨好的笑笑,结结巴巴的解释道:“不不不,伙、伙计,我、我、我们之间是不是有、有什么误会?其实我们只是来开玩、玩笑的。”

秦时鸥没有回话,伯德给了那黑人一枪托,将他狠狠砸倒在地凶恶的说道:“闭嘴!蠢货们!现在我问你们说,谁说谎我就给他一颗枪子让他去见安拉,明白吗?”

海盗们惊慌的点头,黑刀抱着枪上来补充道:“你们一共有六个人,所以我们选择机会很多,不会给你们留第二次机会,谁说谎话,立马死!你们要清楚,一旦你们死掉,那你们家里的女人就会改嫁,房子就会属于别的男人。你们的孩子也会属于别的男人,但他们不会当自己孩子看,而是当奴隶用,明白吗?!”

海盗们继续点头,这次更惊慌了。

“你们是哪里来的?”伯德问道,“后面船上还有多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