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100 设计师到来快乐大家要快乐

1100.设计师到来 (快乐大家要快乐)

女儿的茁壮成长安慰了秦时鸥受伤的心灵,她才不到一百天,竟然就能在光滑地方自己滑动了,虽然还不能爬动,可这样的生长速度,还是让他很满足。

要知道,公牛家的胖儿子,这会还不能翻身呢,真是把公牛愁死了。

秦时鸥使劲亲了女儿几下子,小甜瓜嫩嫩的小脸被胡须扎的很疼,挥舞小手推在他脸上,啊啊呜呜的叫着,小脸上满是愤怒表情,好像一只愤怒的小鸟。

折腾了女儿一顿,秦时鸥倒是开心了,奥尔巴赫告诉他安德烈的飞机要到了,他这才满足的开着游艇去接人。

安德烈-卡普连科是苏联移民的后代,二次世界大战爆发的时候,他的父母历经万难,从苏联偷渡来到了加拿大,看中的就是这个国家平静的政治氛围。

受到父母影响,安德烈老设计师从小就喜欢花花草草这些安静优雅的东西,兴趣才是最好的老师,他没有上过名牌大学,高中辍业后便在蒙特利尔的一座花园做了园艺师。

后来,经过自学和超强天赋,他从小园艺师一步步成长,最终站到了整个加拿大园林艺术设计行业的顶端,其职业经历充满正能量,非常让人钦佩。

在秦时鸥印象中,这样的设计师应该如奥尔巴赫一样,胡须考究、发型板正,时刻穿着西装衬衣,身上充满艺术气息,长得慈眉善目之类。

结果等他到了机场接人的时候,奥尔巴赫挥手,对面也有人挥手,而那个人身高不到一米七,膀大腰圆、满脸横肉,头上戴着一顶帽子。估计嫌热,他摘下了帽子,然后露出的就是一个锃亮的光头!

如果不看花白的胡渣子,如果不看松弛的皮肤,这个人怎么也不像七十岁的老人。身上那种干劲和活力,让现在沉迷网络游戏和酒色的小青年都要自愧不如。

当然,不管他看起来什么年龄,都和他加拿大顶级园林艺术大师这个名头不搭。倒是说他是俄罗斯黑帮成员更靠谱。

奥尔巴赫和他热情的拥抱,壮硕的园林大师用洪亮的嗓音吼道:“我亲爱的老伙计,好久不见,好久不见!我们都多久没有一起喝酒了?啊哈,得有、呃。得有好几个月了吧?该死的,我老了,记忆力下降了。”

大多数情况下奥尔巴赫会待在告别岛,但每个月他几乎也会出行几趟,四处走走,顺便拜访老友。

对于他们这个年龄的人来说,有一些老友一次相见之后,那就是永别!

所以每一次再相见,老先生们都无比的开心,苏联人紧紧的拥抱着奥尔巴赫。大脸上挂着浓密的笑容,好像是怀抱着心爱姑娘的小伙子,迟迟不肯放手。

奥尔巴赫同样,他脸上笑容没有那么浓密,可是拥抱的力度并不比苏联人小。

从机场走出来的人看到两人,脸上都挂着祝福的表情,但秦时鸥猜测他们可能以为这是一对老玻璃,于是他就站的稍微远点,先让两人基情一把。

两位老先生先互诉相思,然后奥尔巴赫将秦时鸥引荐给了安德烈。秦时鸥和他握手,发现对方年迈如斯,手劲还是大的让人吃惊,和他握手。仿佛是和老虎钳子握手。

“你就是老秦的孙子?好好,真好啊,没想到我能见到老秦的孙子。”安德烈哈哈大笑道。

秦时鸥问道:“您和我的爷爷认识吗?”

安德烈摸摸光头,笑道:“何止认识,我还被他揍过,原因是我带着奥尔巴赫这家伙去票娼。所以。现在能见到你太好了,我希望我有能揍你报仇的机会。”

秦时鸥苦笑,大爷您是我亲大爷,您太猛了,不过您也是命大,要是谁带我儿子去搞这玩意儿,我一定打断他的腿!

奥尔巴赫和安德烈的关系很复杂,根据老律师所说,两人甚至差点成了亲戚,安德烈的妹妹曾经钟情于他,但他那时候心里有另外的姑娘,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狗血事情,最终奥尔巴赫终生未娶。

安德烈也是终生未娶。

所以,秦时鸥总觉得两位老爷子之间有很多故事,当然,是正儿八经的故事。

让他不明白的是,安德烈和奥尔巴赫既然关系这么熟,为什么不邀请他来渔场做客呢?

巡航艇开动,乘风破浪冲进大洋,很快靠近小岛。

老头子光着脑袋站在甲板上观赏着告别岛,转了一圈之后就感叹道:“好地方,真是好地方,这里真美。”

秦时鸥邀请道:“如果您喜欢,那不如就多在我们这里待一些日子吧,也希望您以后多多能来我们渔场做客。”

听了他的话,老头子哈哈大笑:“很好,小家伙,你可比奥尔巴赫这混蛋好多了。我从认识他开始,觉得他什么都好,就是不愿意邀请别人来他家做客,好像你的爷爷也不喜欢,你和他们可不一样。”

奥尔巴赫笑着插嘴说了句话:“我们的渔场里有很多秘密,不能被外人知道。”

老头子听了这话又笑了起来,秦时鸥也笑,但笑的别有意味:他明白怎么回事了,难怪奥尔巴赫从来不邀请人来小岛做客,只有帮助哈姆雷竞选的时候,才邀请过传奇女市长黑泽尔-麦克卡琳到渔场来,因为他是知道渔场一些秘密的。

可能,他不清楚海神之心这回事,可能,他不知道渔场的问题在于人,但他知道渔场确实有机密的,并且在努力的保护这些他也不清楚的秘密。

这是一位很能靠得住的老人,秦时鸥对未曾谋面的爷爷更加敬仰了,得是多么优秀的人,能培养出这样的孩子?看看他培养的那些家伙就行了,威斯一心想做大侠,戈登洒脱不羁,不像回事啊。

绕着小岛转了两圈半,安德烈还没有让停船,他拿出了一个IPAD和一个绘图板,两个互相比对着开始绘制一些东西,记录一些参数。

秦时鸥本来陪在身边,但沙克用无线电通知他,说渔场又有盗鱼船来了,让他去主持处理一下。

这样,秦时鸥只好告罪一声先下了船,安德烈不在意,因为他自己都不清楚,这船还要转多少圈,还需要多少时间才能将小岛转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