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103 让你爹地来谈吧

1103.让你爹地来谈吧

ac-310n直升机在空中高速狂飞,伯德娴熟的掌控着面前的设备,根据无线电里传来的指引按照正确方向飞行。

副驾驶座上是秦时鸥,后面则是尼尔森和公牛。

ac-310n只是普通的民用直升机,有若干缺点,但中国的设计师给它安排了一个很好的优点,那就是隔音很好,在舱室里大点声音可以聊天。

秦时鸥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后座两个人闲扯,注意力放在大山姆107号上,海神意识在周围扫视,有鲨鱼、鲸鱼靠近的时候便驱赶走,所以船上的青年们才一直没有发现鲨鱼和鲸鱼。

大秦渔场现在是观鲸圣地,边缘海域生活着加拿大海域最多的鲸鱼和鲨鱼,虽然它们吞吃了渔场大量资源,可是生态圈循环,它们也稳固了渔场的生态链。

终于,直升机和游艇相遇,当然是直升机的机载雷达先发现了游艇,伯德精神一振,便压低操纵杆,控制直升机向海面掠去。

鲸鱼的尸体依然漂浮在游艇旁边,有海浪扩散,周围海域的血色已经淡了很多。一些海鸥争抢着在鲸鱼尸体上取食,不时还有海鸥闻讯而来,加入这场饕餮盛宴。

船上的青年们没有鲨鱼和鲸鱼射猎,无聊之下便将注意力放在了海鸥身上,他们还带了枪,等到海鸥多的时候就瞄准开枪,每次有海鸥被打爆,他们就会发出狂笑声。

好像是在玩什么有趣的游戏,秦时鸥看着这些青年心里咋舌,他觉得这些人绝对心理有病。甚至是变态。

为了便于让飞机上的人明白这些人是在干什么,秦时鸥控制一只被诱鲨剂引诱而一直在附近游弋的牛鲨,让它浮出水面去吞食漂在水面上的鳕鱼。

船上的青年已经注意到飞来的直升机了,但他们不在乎,这样当看到有许久不见的鲨鱼出现。依然选择拿出弓箭去射杀那牛鲨,无视了天空中的直升机。

牛鲨浮出水面一口吞掉鳕鱼便被秦时鸥控制着深潜入水中,船上的青年们半天才见到一条鲨鱼,都很是激动,争先恐后将箭支射向那牛鲨。

这些箭都是定时爆炸的,射出之后四秒钟倒计时。然后爆炸,恰好不会伤害到游艇。

不过他们这次射出的箭支有点多,同时在水下爆炸,产生的冲击波互相叠加威力也不小,冲击的游艇晃荡了起来。

船上的青年并不害怕。只是不满的破口大骂:“法克,又没有射中!这里的鲨鱼怎么他么的这么机灵?”

直升机上的人也在破口大骂,沙克看到他们对鲨鱼射出的箭后面爆炸,顿时怒道:“这些表子养的,他们在用炸药射鱼,这比日本人捕鲸捕鲨更可恶!”

秦时鸥装作不懂的样子让沙克解释一下,沙克惊怒交加,将炸药捕鲸的推测说了一遍。最后说道:“我们通知海警,他们这是违法的,只要抓到他们。肯定能给他们判刑!”

听了他的话,秦时鸥摇摇头,指着那艘豪华的游艇道:“你觉得对于这样的富豪来说,用炸药射几条鱼会被法律判刑?不,伙计,我们都知道。加拿大的法律是用来保护富豪的。”

沙克不甘的说道:“难道任凭他们射杀渔场的鲸鱼和鲨鱼?我们没有解决问题的办法吗?”

秦时鸥再度摇头,冷笑道:“当然有。其实,谁说他们是在射杀鲸鱼和鲨鱼?我说他们是在射杀棱皮龟!”

这就是他的办法。他要让这些混蛋吃点苦头长点记性,单纯报警没用,看这些人嚣张的样子,就知道他们必然是有所依仗的,只是用炸药射鱼,他们甚至可能不会被判刑,只是拘留几天进行教育就算完事。

加拿大和美国一样,明面上喊着立法公正执法透明,其实法律从来都是用来保护特权阶级的,而在资本主义国家,有钱人就是特权阶级。

可如果说他们是在猎杀棱皮龟,那问题就要扩大化了,因为秦时鸥的民兵名义上就是保护棱皮龟的,他们可以优于海警进行抓捕行动。

秦时鸥就打算这么做!

伯德操纵直升机飞到游艇上方,然后机身侧旋,贴着游艇在四周转起了圈子。

这样的距离,螺旋桨飞快转动所带来的气流力量非常强大,吹的游艇上的烧烤架、餐桌、塑料躺椅、各种衣物四处乱飞。不过,相对游艇二十多米长的身躯,这样的风力还不足以影响到它的平衡。

即使这样,船上的人也吓得够呛,青年们骂骂咧咧赶紧躲避,而那些女人则惊声尖叫。

秦时鸥看着青年们夸张的嘴型和竖起的中指冷笑不已,这样就受不了了?抱歉,这只是餐前小菜,还有更过瘾的正餐等着他们呢。

海神意识掀起惊涛骇浪,游艇开始剧烈的晃动起来。这种情况下,没人会多想,只会以为是游艇平衡性不好,被直升机螺旋桨带起的大风吹的动荡。

这下子青年们脸色可就变了,海浪的力量是有叠加性的,它们一次次拍打在游艇上,力量叠加起来,会导致游艇摇晃的越来越剧烈,最后甚至可能侧翻,非常可怕。

不过这些青年倒也彪悍,他们船上有枪,竟然有人拿出枪来对直升机进行攻击。

当然,在这样的气流下,子弹射出就不知道飘哪里去了,何况这些青年站都站不稳,怎么瞄准?只是装装样子而已。

直升机自带的摄像机将这一切拍摄了下来,秦时鸥对尼尔森点点头,道:“给这些孩子上一堂课,告诉他们枪可是很危险的东西,不能随便玩。”

尼尔森笑着拉开舱门,伯德稳定飞机,一把早就该淘汰掉的恩菲尔德步枪伸出舱门,子弹壳往外抛飞,游艇的一排玻璃‘噼里啪啦’的被扫碎了!

游艇上的女人都不敢叫了,她们以为自己遇到了海盗,噤若寒蝉的缩在角落里。几个青年也软了,伯德用扩音喇嘛通知他们扔掉枪蹲在地上,他们立马按照指令执行。

一个青年还算有种,去了游艇驾驶室里通过无线电和秦时鸥联系,强自镇定的喊道:“你们是谁?为什么攻击我们?我们已经报警了!我们已经报警了!”

秦时鸥不屑说道:“听着,小子,你们报警没用,还是打电话给你们爹地吧,你们不配和我谈,让你们的爹地来找我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