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105 渔场的第一次起诉

1105.渔场的第一次起诉

海拳号缓缓停靠在圣约翰斯码头上,上面发生的事情,后面游艇里的人并不知道,他们只看到ccg的直升机一路监视,以为海拳号被拿下了。

船一靠岸,林顿一行青年就意气风发的走了出来,他们怀里搂抱着娇滴滴的美女,满脸的趾高气昂,好像刚刚斗赢了的小公鸡一样,那个骄傲劲,让尼尔森又拳头发痒了。

不等尼尔森去惹事,鼻青脸肿的林顿已经走过来,伸手指着他的脸恶狠狠的说道:“蠢货,你死定了!你这表子养的贱货,我会找律师告的你家破人亡,你等着去监狱被人……啊法克!”

尼尔森伸手来了个反关节,林顿的脸色顿时变成了酱红色,眼珠子暴突后面疼的喊都喊不出声来。

等候在码头上的海警上船,有人看到尼尔森动手便想拿下他,秦时鸥将游骑兵证甩给海警们,尼尔森一只手拿出挂在衣领上的微型录像机,道:“这家伙威胁游骑兵,你们想看看证据吗?”

这次海警领队的还是个熟人,秦时鸥和他打了个照面,便笑了起来,主动上去握了握手。

去年因为举报马龙集团在告别岛上种植大ma,秦时鸥遭到报复,对方夜里派人想要攻击他,当时他报警后,海警这边就是这位少校带人过来的,秦时鸥不知道他全名,只知道手下人都叫他戴维斯少校。

“秦,又见面了,真是好巧。”戴维斯少校苦笑道,事情关乎秦时鸥。一定会是麻烦,这是圣约翰斯海警总结出来的经验。

秦时鸥哈哈大笑,道:“不,不是巧合,是有人犯罪。我们都发现了,一起出来执法。”

戴维斯少校身边还有一名军官,看军衔同样是少校,不过年龄比他大一些,听了秦时鸥的话一瞪眼,冷冷的说道:“不管他们是否犯罪。我想知道你们有什么资格执法?别告诉我因为你们是民兵。”

秦时鸥眯起眼,理所当然的说道:“我们就是民兵呀,为什么没有资格执法?”

那少校厉声说道:“是什么法律规定了你们有对公民执法的资格?而且据我们所知,你们还暴力执法!什么民兵,谁都知道加拿大的民兵就是普通公民!”

青年们看到这里就了解了当前形势。这位少校显然是来给他们出头的,于是一起期盼的看着他。

秦时鸥右手伸出食指,说道:“第一,他们是在我的渔场进行的违法活动,作为主人,我有权保卫我的财产,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懂吗?”

接着伸出中指:“第二……”

“什么违法活动?”少校直接打断了他的话。“据我们调查所知,这些孩子只是在海上晒太阳而已,中国人。你说话要有证据!”

青年们狂点头,嘲讽的看着秦时鸥,他们给家里打电话后,家长就告诉他们立马将船上所有有问题的东西都扔到海里,他们照着办了,就不信秦时鸥能拿出什么证据。

秦时鸥笑了笑。他捏着嘴唇对沙克吹了声口哨,这是跟薇妮学的。姿势很帅,声音也很响亮。

可是沙克满头雾水。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就在船上傻乎乎的看着他。

秦时鸥心里暗骂坑爹,沙克这家伙怎么还没有虎子豹子它们机灵啊,我口哨的意思多清楚,看来还得好好调教手下这些人。

这样他只能对尼尔森低声说话,后者点点头上了船,这时候秦时鸥说道:“你们不是要证据吗?很好,证据马上来了。”

尼尔森和沙克合伙抬出秦时鸥藏在游艇尾部的箱子,抬出来之后打开,里面是两把步枪和两把手枪,另外还有六把型号不一的弓箭和大量箭支,这些箭的箭头连接部分的箭杆粗大,一看就有问题。

“这就是你们进行犯罪活动的证据,对吧?”秦时鸥对林顿说道。

林顿看到箱子里的东西之后顿时傻眼了,他下意识的看向那高壮的青年,吼道:“亚尔曼,你不是说把它们处理掉了吗?怎么还在这里?!”

这话一出口,那少校脸色变得漆黑,他妈的,这群蠢货!

都不用检查指纹之类,林顿这一句话就证明这些东西就是他们的。

那少校受人所托,这时候也只能死鸭子嘴硬:“好吧,算他们违法携带枪械武器,但这又怎么了?这是警察的事,和你们民兵有什么关系?”

秦时鸥指着被拖在船尾的鲸鱼尸体,对那少校说道:“你怎么那么愚蠢?检查一下鲸鱼死亡原因,检查一下它身体里还含有的炸药残留,再比对一下这些箭杆里的炸药,剩下的事情还用我说吗?”

“还有,少校先生,我前面强调过好几次了,他们犯罪的地方,是在我的渔场!那是我的地盘,我的私人财产!”秦时鸥用手指点着少校的胸口喷着唾沫星子吼道。

戴维斯少校看两人要冲突起来的样子,赶紧上来调解,秦时鸥推开他,说道:“听着,我的律师已经起草控告书递交给法院了,知道他们是用弓箭射杀的什么吗?不光光是鲸鱼,还有棱皮龟!”

“不,我们没有射杀棱皮龟!”林顿焦急的叫道,“只有鲸鱼,我们只射杀了一只鲸鱼!”

那少校脸色阴沉的能滴下水来,他心里草了林顿八辈祖宗,恨不得掏出枪来堵住他的嘴巴,这世界上怎么还有这么愚蠢的人?不用审讯,什么东西都自己交代了,倒也省事!

秦时鸥嗤笑一声,他轻蔑的说道:“到了这个时候,你们还不承认自己的罪孽?”

少校还想努力一把,说道:“好吧,秦先生,是我误会了你们。那这个案子交给我们ccg吧,我们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

“交给你们?你们有资格接吗?”不屑的看着那少校,秦时鸥傲然说道,“ccg的先生们,告诉你们,这个案子你们接不了,这是我们游骑兵的事,不用我告诉你们,我们告别镇游骑兵的责任是什么吧?”

他打了个响指,这次尼尔森没有掉链子,机灵的接话道:“保护棱皮龟野生繁衍生存地!打击棱皮龟盗猎、盗捕等罪恶勾当!”

不远处有一些人急匆匆走了过来,一靠近就有人举起了摄像机,秦时鸥让奥尔巴赫联系的媒体,终于赶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