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133 超级胶

黄金渔场 1133.超级胶

秦时鸥看这些人扛着摄像机背着照相机之类,还以为这次的挑战活动是要上电视的,于是他赶紧回去特地换上了唐装,还给虎子豹子打了领结,同时暗骂坑爹,怎么给其他小家伙订制的服装还没到?

然后,瘦高个小马甲告诉他,录像机只是来记录挑战活动的,电视台没有来人,不会上电视……

秦时鸥心里再度开骂,坑爹啊,你说你们不上电视,搞得这么隆重干什么?这换衣服可是很忙碌的,而且就虎子豹子戴上了领结,其他小家伙敏感的玻璃心又被击碎了,回头肯定还要闹。

负责主持这场的活动的小马甲叫做凯利-保罗,是吉尼斯世界纪录有限公司在加拿大代理机构的一名总监,平时这个级别的人出去做活动,基本上都是要上电视的节目,所以说吉尼斯也算是很看重这次活动了。

当然,倒不是这次活动多有意义,而是桑德斯关系网很厉害,他是找人帮忙联系过吉尼斯,后者得卖联系者的面子,派了个总监过来主持活动。

薇妮给一行人泡茶倒咖啡,招待的井然有序、纹丝不乱。二十多个人被她用不同饮料迅速分区,而喝着饮料,大家下意识就降低了说话的声音,这样闹哄哄的环境变得安静下来。

凯利接薇妮咖啡后说了声谢谢,然后对秦时鸥挤挤眼,道:“秦先生,我想您申请错项目了,您应该为夫人申请一个吉尼斯世界美人纪录,我想我会为你的夫人投上一票的。”

“谬赞谬赞,哈哈,不过如果有这个挑战纪录,那我真希望给我太太报名。”秦时鸥得意洋洋的说道,薇妮确实是他最大的骄傲。

以前的薇妮,虽然美丽典雅,但因为刻意强调那种冰清玉洁的气质,有点不够真实。现在生育孩子后。她身上带有了母性的温婉气息,更增添了几分魅力。

喝着咖啡,凯利开始和秦时鸥谈正事,就是这次的挑战活动。按照桑德斯提交的资料。他们是采用渔轮拖起游艇的方式来验证这种超级胶水的黏性。

秦时鸥说没问题,挑战材料都在现场,处理起来很简单,他这就让渔夫们准备。

凯利最后说道:“秦先生,我必须得提前向您告知:所有试图挑战和创造纪录的个人或单位。都要自己承担挑战和创造纪录的危险。我们吉尼斯世界纪录有限公司及其代理机构不承担任何尝试所引起的、包括潜在的责任在内的任何责任,您有意见吗?”

秦时鸥说道:“这没什么,我理解。”

凯利点头,叫过一名助理,给了秦时鸥一份合同让他审核签字。

秦时鸥也叫过自己的助理,那就是奥尔巴赫。老爷子一目十行在合同上扫了一眼点点头,秦时鸥便大笔一挥,划下自己的名字,龙飞凤舞!

这次挑战活动,说起来很简单。就是通过一根钢棍,使用甜瓜公主号的船尾吊机将巡航艇告别号钓起来。

巡航艇的重量在五吨到十吨之间,这种游艇在同体积小艇中重量属于比较重的,因为为了保持航行的舒适性,必须得让游艇尽量抵抗住风浪袭击,这样就需要它自身够重。

告别号的重量是17900磅,差不多是8.1吨,适合做挑战者,因为之前保持超级胶纪录的是一种名为PR?100的快干胶,提起了一辆重达七吨半的铲车。在空中停留了一个小时。

PR100是世界著名胶水3MM?Scoc-ldM快干胶产品的王牌,属于3M公司,这家公司是著名的多元化科技新型企业,总部位于美国明尼苏达。每年销售收入达到300亿美元,全世界雇员约8.4万名,在超过65个国家经营业务。

用了半个小时进行短暂的准备,吉尼斯这边自己带来了一些道具,是截断的钢棍,直径大概六七厘米。平面光滑,桑德斯拿来合成出的胶水,涂在钢棍平面上,让两截钢棍粘连在一起。

秦时鸥和桑德斯操作的时候,凯利作为公证人进行监督,有摄像师对他们现场录制,还有一名主持人询问:“请问这次发起挑战的胶水名为什么?”

这个问题简单,名字问题早就解决了,桑德斯说道:“我们胶水的名字为QS超级生物胶,是我们的团队从一种特殊藤壶中提炼出来的,它属于生物胶的一种,但通过化学分析和重新合成,我们将之转化为了化学胶,保证可以进行大规模生产。”

QS生物胶,Q是秦时鸥的姓氏首字母,S自然是桑德斯的姓氏首字母,很投机取巧但也很好的一种取名方法。

这个名字是称呼名,而不是学名,胶水粘合剂都有一种学术称呼,代表其中的成分,QS生物胶的学术名字是氰基丙烯酸胶粘剂,这个名字在产品专利没有申请下来之前,是不会展示出来的。

“起重不是一两分钟就可以了,而是必须维持一个小时,离地要有一米高,您对胶水有信心吗?”主持人继续问道。

桑德斯做名人久了,发挥那叫一个挥洒自如:“当然,我们对它的信心就像对上帝对人类的信心那么充足!如果时间允许,我希望可以维持两小时,它肯定没问题!”

“这次挑战活动还有另一个难度,”桑德斯继续说道,“为了得到吉尼斯世界纪录的认证,我们在粘合剂涂敷上去后四小时的时候,就开始进行拉举行动。”

旁边站着的凯利补充了一句:“我们都知道,通常粘合剂在涂敷后,需要24个小时的时间方能达到最大强度。”

录像取证之后,剩下的就是等待,告别号里的东西固定好了,甜瓜公主号尾巴上的大型吊机也检查完毕,拇指粗细的钢缆穿过吊机选在半空,待会和钢棍进行连接就行。

两截钢棍完整的粘合在一起,当时切割很成功,重新连接后,不仔细看甚至找不到之间的缝隙。

凯利去看过钢棍和之间的胶水,回头说道:“你们的胶水确实很厉害,只说稀薄程度就很让人吃惊了,你们以后打算向什么方向推广?高科技电子产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