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137 你所不知道的2/5

1137.你所不知道的(2/5)

薇妮冰雪聪明,看出秦时鸥情绪不对劲,她从后面环抱住自家男人,柔声道:“么么哒、么么哒啦,亲爱的,对我来说你是最好的老公啦。”

秦时鸥叹了口气,道:“只是对你来说是最好的,对于其他人来说好像不是。”

看到阿尔芒,他首度有了点自卑的想法,薇妮和福克斯是差不多的女人,甚至现在的薇妮还要更胜几分,如果他不是拥有海神之心,和薇妮的轨迹根本合不到一起。

秦大官人情绪低落的走上楼,薇妮失笑,跟上去拉着他的手说道:“好啦好啦,你怎么跟小孩一样?这也要攀比吗?你干嘛要做其他人眼里的好丈夫?阿尔芒不错,但能比贝克汉姆更好吗?”

“那我连贝克汉姆都不如吗?”秦大官人感觉自己的信心再度受到打击。

薇妮说道:“当然不是啦,对我来说,你比贝克汉姆更好,但阿尔芒比不上他而已。反正你别这样了,好不好?”

秦时鸥点点头,回到卧室躺在**,大白趴在它的床头小窝中,看到老爹情绪不佳,便爬了起来,一溜烟爬上床,在枕头边蹲下,伸出舌头舔着,他的耳朵,以此来安慰他。

这反而让秦大官人更伤心了,娘希匹,自己太逊了,都得让这些小家伙来安慰自己。

秦时鸥逗弄着大白,门‘吱呀’一声打开,虎子和豹子的小脑袋一起露出来,它们看了看,咧开嘴做出个笑脸表情。推开门就钻了进来。

拉拉汪会自己开门,秦时鸥没多想。爬起来张开手臂示意它们跳到自己怀里。后面,紧随着虎子和豹子。辛巴、小萝卜头和熊大们也钻了进来。

看到小家伙们纷纷现身,秦时鸥就知道不是虎子豹子打开的门了,显然是薇妮带它们进来的。

他从**坐起来,薇妮推开门走进来,怀里还抱着松鼠小明和肥嘟嘟的小金雕。

“陈纳德有点太胖了。”薇妮抱怨道。

小金雕伸长脖子嘎嘎叫了两声,秦时鸥接过它,从**将它推了下去。

地上有厚厚的毯子,秦时鸥不担心会摔到它,所以推的很坚决。

小金雕被从**推下。下意识的拍打翅膀,虽然身体有点胖,可还是成功滑翔了起来,很稳健的落在了地毯上。

这让秦时鸥精神振奋一些,没想到小金雕学飞这么成功,现在它距离飞翔起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可迈出了很好的一步,这表现,比小布什当年可要强多了。

不过显然。小金雕不喜欢拍打翅膀飞翔,它更喜欢迈动有力的双腿来跑动,就跟大白鹅一样。落地之后,它踩着软绵绵的地毯。一边嘎嘎叫着一边到处跑,很是兴高采烈的样子。

薇妮一起上床躺在秦时鸥的身边,将脑袋贴在他胸膛上。搂着他问道:“你到底为什么不开心?”

秦时鸥叹道:“我觉得我不是那种很棒的男人,让你嫁给我。会不会受委屈?”

薇妮惊讶的问道:“喂,你是认真的?”

秦时鸥点点头。有点小沮丧。可能是结婚综合征,平时不管做什么都心态坦然的秦大官人,面对薇妮的家人时候突然变得敏感起来,患得患失。

薇妮抱着他,说道:“好,那我们认真谈谈,亲爱的,就从我们认识时候开始谈好吗?”

“第一次在飞机上相见的时候,我对你没有印象,虽然我安慰了你,可是我安慰过很多人。第二次是你将头等舱的位置让给了一位需要帮助的老先生,我当时只感觉你是个有教养的年轻人。”

“后来,我们又在飞机上相遇,我觉得你起码是个有心人,你那时候想要泡我对吗?知道为什么我决定给你一个机会吗?因为你三次乘坐飞机,都是和我在一个航班上。”

“证明我们之间有缘分?”秦时鸥问道。

薇妮撇撇嘴道:“什么呀,缘分只是用来欺骗小女孩的。三次航班我们都在一起,显然是你特意查询过我的航班之后订的行程,我觉得一个男人愿意通过这样内敛的方式对一个女孩展示好感,那女孩该给他一个追求的机会,不是吗?”

秦时鸥挠挠耳根,他想起来了,这是奥尔巴赫帮他搞的,航班是老头子特意选的,就为了让他和薇妮更多的相遇,增加产生火花的几率。

他需要感谢奥尔巴赫,老爹为他做的事情太多了,没有老爹,他现在不会和薇妮在一起。

“后来,我们在多伦多逛风景区,参观游艇展览会,回到渔场一起生活了一段时间。那时候我很犹豫,因为我们在一起的日子,我觉得你有很多缺点,没有上进心、自卑又自傲、敏感猜忌、有贼心没贼胆……”

“我这么逊啊?”秦时鸥更加沮丧了。

薇妮说道:“听我说完!可是碰到虎子和豹子之后,我对你看法开始改变,你愿意收养两只脏兮兮的流浪小狗,你给它们洗热水澡,耐心的抚养它们,将它们养成很棒的孩子。”

说着,她挠了挠虎子和豹子的下颌,拉拉汪调皮的伸出爪子去抱住她的手臂,微眯眼睛露出享受的表情。

“那时候我的看法开始逐渐改变,起码你是一个有爱心的男人,有爱心的男人总不会差到哪里,不是吗?”

“我们继续认识下去,我发现我之前对你的认识不够,是有误解的。你并不是自卑又自傲,也不是没有上进心,而是甘于平淡,更是胸怀广阔。”

“逐渐的,我对你的看法变化越来越多,从你身上看到了很多很多东西,其他男生没有的东西,仁慈、责任、坚强、包容,秦,你知道我是什么时候迷上你的吗?”

薇妮深情的看着他,亮晶晶的双眸中,隐藏着让他感动的东西。

秦时鸥摇摇头,他真不知道薇妮什么时候爱上他的,反正他觉得两人之间的感情是水到渠成的。

“其实很早,比你想象的要早得多,我们第一次见到伊沃森,你那时候喝醉了酒,我们在巷道里看到了他,然后你的第一个动作是把我挡在身后。”薇妮摸着他的脸颊,“那时候我就知道,可能以后我会落到你的手里。”

确实够早的,那时候秦时鸥还没有正式对薇妮发起追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