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140 全员动员5/5

1140.全员动员(5/5)

渔场的大灯全部点亮,仓库里储备的大型碘钨灯拿了出来,分别架设在甜瓜公主号、码头和沿岸的一些地方,电力接通,仿佛是渔场升起了几十座小太阳,将整个渔场照的雪亮!

虎子豹子一行以为有什么活动,兴奋的在沙滩上你追我赶,熊大还去拖着秦时鸥要一起玩,这可把秦大官人气的啊,有没有点眼力劲啦?

薇妮挨个抓住在屁股上拍了两巴掌,小家伙们老实了,坐在沙滩上看着渔夫们忙碌。

丰收号刚刚改为底栖拖网船,这样用来对付水母就爪机无力了,甜瓜公主号头一次上阵,庞大的拖网甩入水中,发动机轰鸣着,庞大的船身开动了。

秦时鸥站在船头看着广袤的深海,忍不住感叹道:“没想到公主号第一次出动,竟然是为了干这个活!大材小用,真是大材小用了!”

即使大材小用,那也得利用起来,水母灾难必须第一时间处理掉,否则就会对渔场造成危害。

如果是公共海域,其实不管也不要紧。

水母繁殖需要特定时节,所以它们不会随意繁殖,不然大秦渔场直接沦为水母殖民地得了。

水母的生命很短暂,就算不管不顾,那顶多半个月,它们也会死亡或者随着海风转移离开这片海域。它们没有脑子,自主活动能力差,移动是靠海风和海浪的。

可问题是,私人渔场靠不起这个时间。首先,水母爆发会损害渔场,抢夺鱼虾的食物、争夺海水中的氧气,还会直接以鱼虾为食;其次,只要水母群存在,那就没法拖网捕鱼,拖到的都是水母!

巨大的拖网放入水中,散开之后准备对水母进行大肆捕捞。

结果秦时鸥通过海神意识,看到渔网落水之后。周围的水母立马就逃跑了,这样拖动着渔网,捕捞效率低下,要打捞起这几百万几千万的水母。绝不可能。

第一网拉上来之后,渔夫们也发现了这个问题,看着甲板上堆积着的蓝色帆水母,沙克摇摇头道:“不行,BOSS。只靠捕捞不能解决危机。”

随船行动的桑德斯想了想说道:“加拿大可能从没有遭遇过水母爆发危机,所以我们处理起来缺乏经验,我建议和加州、华盛顿州的同行们联系一下,看看他们以前是怎么做的。”

“这方面交给渔业部就行,不过,他们给出办法最快也得是明天,你不能指望我们的公务员老爷们大晚上加班加点上班,可我们能等吗?”公牛愤愤的说道。

要捕捞帆水母不是容易事,美国也未必有好办法,因为帆水母一条触手上拥有多达五十万的感受器细胞。一只帆水母又有多少条触手?所以常规办法对它们没用。

秦时鸥让沙克上网找办法,让桑德斯去书本上找办法,他自己则打电话给渔场主同行们,提醒他们注意水母危机,同时也询问有没有处理办法。

这会渔场主们还没有睡,打电话没问题。不是所有渔场主都是像秦时鸥这样优哉游哉的,他手下雇佣了这么多老资格渔夫,又有海神之心这个金手指,这样才能玩着闹着开起渔场。

其他渔场主可就苦逼多了,不管他们是百万还是千万身家。要搞好渔场,都得每天累成狗:早晚巡视渔场、防备盗鱼情况、查看鱼虾生长情况、分析渔获变化,等等,渔场的事情很繁琐。

接到秦时鸥电话。这些渔场主还不敢相信,纽芬兰渔场位于温寒带水域,还没有遭遇过水母危机呢。

秦时鸥优先打给的是上次陶氏化工危机时候赶来帮助他的渔场主,比如唐纳德-布朗。

结果这家伙接到他电话后狐疑道:“你说什么?渔场出现了水母大爆发灾难?怎么可能,我现在正在海里呢,没有看到水母呀……嗨。托尼,有没有发现水母?”

“没有,头儿,什么也没有看到。”

“瞧,我的手下没有看到水母。”唐纳德对着电话说道。

秦时鸥叹了口气,道:“没有集群爆发之前,它们不会浮上水面,你最好仔细找找,我这边的水母已经被海浪拍打到沙滩上了,要不要视频一下?”

还是视频更有说服力,从手机里看到甜瓜公主号甲板上那一堆蓝色水母,唐纳德让手下人下网仔细排查。

夜晚在海里发现水母并不容易,要知道水母整个身体95%是水,形态上它是半透明的,用光学很难发现。

而要用声学来探查也很难,因为水母和海水的界限并不大,如探鱼仪、声呐可以探查到四千米以下的大鱼,却找不到四十米下的水母。

好在仔细下网之后,总能捕捉到一些。

过了一会,唐纳德喊了起来:“哦,细特!我了个上帝啊,秦你说对了,他妈的我的渔场里也有水母,怎么办?怎么办呀?”

听着唐纳德气急败坏的咆哮,秦时鸥无奈的翻了个白眼:“我打电话给你,还想问你怎么办呢。”

这边没有作用,秦时鸥又给安德鲁-塔克打去电话,一样的对话过程重复了一遍,安德鲁起初也不信,后面亲自下网一排查,便大呼小叫起来。

至于对策?抱歉,这对他们来说太难了。

秦时鸥打电话给印第安人塞尔吉,这位纽芬兰赌王曾经在渔场主参观之路上输了他不少钱,但输的心服口服,两人现在没有了利益冲突,关系倒也维系的不赖。

接到电话后,塞尔吉估计正在参加PARTY,那边嘈杂无比,他也喝的晕头了:“什么?渔场出现了水母?那就让它出现好了!秦,我说伙计,你要不要来我这边嗨皮?美酒,美女,大ma,骰子,应有尽有……”

“你他么醒醒吧,你还嗨呢!你再嗨下去,你的渔场里就没有鱼了!”

塞尔吉呵呵笑道:“开什么玩笑,我的渔场什么时候有过鱼?今年我就没在渔场里钓到过鱼。”

秦时鸥无奈,只好挂掉电话,他倒是忘了这些人将渔场仅仅看做度假山庄,渔场里出现帆水母对他们来说可能还是好事,毕竟这东西很漂亮。

不过大多数渔场主得到消息之后都紧张起来,立马开渔船出海对付这些蓝色水怪,至于战况能怎么样,秦时鸥就不得而知了,他觉得这次危机不会很容易度过,起码到现为止他是手足无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