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142 忙做一团

1142.忙做一团

以甜瓜公主号为旗舰,其他船只一字拉开,从南向北对水母进行驱逐。

秦时鸥站在船头看着灯火辉煌的渔场,心里暗暗惆怅,如果没有这些水母,自己现在早就搂着薇妮么么哒了,真他么该死的水母,一定要弄死它们!

这次可真是无妄之灾,秦大官人估摸着,纽芬兰渔场又要上新闻了,这次的水母灾害可是不小。

纽芬兰渔场也是倒霉,本来渔获情况就每况愈下,先是人工灭绝了鳕鱼,后面龙虾基夫氏菌又干掉了近海水域的龙虾,现在水母灾害一爆发,对渔场打击就更大了。

最惨的是,大多数渔场主还不知道发生了这件事,秦时鸥只通知了他认识的渔场主,但愿这个消息能扩散出去,也但愿他们能找到对付水母的办法。

这么想着,他的心里好受一些……

桑德斯的主意是靠谱的,声波仪统一了声波频率之后,能辐射的海域很广,平时在沉宝湖惊吓亚洲鲤鱼,一个声波仪就能辐射半个湖面,现在渔场的声波仪可是得有四十多个!

通过海神意识,秦时鸥看到渔场的水面下,无数水母甩动触手向着北方游动。

这个场景是极其宏伟壮观的,大大小小的水母在水中飘荡着,触目所及,,全是晶莹剔透的伞盖和触手……

尽管对水母的出现持厌烦态度,可秦时鸥不得不承认,无数水母在海洋中游荡的场景是极具震撼力的,这种场景他认为只有在海洋中才能看到。陆地上很难看到几十万同类型动物汇聚一堂的场景。

告别岛海域的渔获资源分布情况比较特殊,一圈渔场。只有公共渔场的渔获比较少,故而秦时鸥决定将这些水母驱赶到公共渔场。那里捕捞起来会更简单。

渔船转着圈驱赶水母,从浅海向深海逐步深入,好在战线不需要拉扯到几百公里,水母们受到海浪的力量从深海进入浅海,离岸大概一百公里后,水母数量就很少了。

声波仪驱赶、棱皮龟吞食、海神能量控制,三管齐下,水母群慢慢被集中了起来,随后就是渔网在公共渔场守株待兔。一次次将水母捕捞出来。

水母数量极多,非常不好处理,这时候伯德想到一个主意,那就是开动鲣鱼干生产线。

那两条生产线是专门烤制鲣鱼干的,机器拥有甩干、烤制一系列功能,伯德说用烤鲣鱼干的方法来处理这些蓝色帆水母,它们含水量高,处理起来比鲣鱼简单也更快,只要脱水烤制就行。

水母一脱水那就没有多少部分了。只有一小团皱皱巴巴的身体,重量可以降低百分之九十,再经过烤制处理,那重量能剩下百分之五就了不起了。

水母干是不占空间的。这样渔场的冰库、舱房可以利用起来,储备这些水母干完全没问题。

秦时鸥试验了一下,鲣鱼干生产线处理水母干是靠谱的。机器全力开动,很容易就将水母脱水处理。一次流程仅仅需要三十秒钟,因为它们身体储水能力很差!

从小镇码头到罗斯先生渔场再到舱房冰库。一条运输线就建设了起来,源源不断的水母被捞起来,源源不断的水母干被送入冰库中,渔夫们几乎忙疯了。

秦时鸥是最爽快的老板,干到十二点的时候,他就让沙克通知下去,凌晨十二小时之后的时薪按照三倍计算,同时从镇上雇人,时薪是一百二十加元。

这个时薪自然是相当高的,但这不是秦时鸥拍脑袋给出的价位,而是按照加拿大劳动法来的:这是夜班,工人干活要提薪;帆水母还有毒,从事这样的工作,还要提薪!

现在秦时鸥不在乎钱,雇人也花不了多少钱,只要将水母处理好就行。

他的决策是正确的,重金之下,不管渔夫还是临时雇佣的人干活都很卖力,忙活了一晚上,渔场的帆水母处理的差不多了。

这一晚上他花费的钱可不少,人工费就得两万多加元,更大头的是船只油料,所有机器轰隆隆的连续干这一晚上,也得两万多块钱。

日出之后,干了一夜的秦时鸥疲惫的坐在码头上,顾不得屁股下面是一滩滩海水,也顾不得屁股下就坐着有毒的帆水母尸体,秦大官人只想休息一下。

虎子一阵风一样的跑过来,嘴里叼着一个浴巾,秦时鸥笑了起来,回头一看,看到薇妮站在别墅门口对他微笑。

他和渔夫们干了一晚上,薇妮也忙活了一晚上,为渔夫们准备宵夜,不断准备换洗衣服即使是春季,衣服被海水弄湿之后,再被晚风一吹也受不了。

此外,薇妮还得带着渔夫的家人不断准备温暖的肥皂液。

渔夫们即使再小心,也会被帆水母蛰到,这东西的毒性比较小,只会让人麻痹和刺痛,但积累多了总不是好事,得用肥皂液清洗伤口,中和毒液。

“老板娘真是好样的。”沙克坐到秦时鸥身边,忙活了一晚上突然放松下来,即使是硬汉渔夫们,也忍不住龇牙咧嘴。

不光是累,他们身上也被水母的触手不知道刺了多少下,现在感受到那种带着麻痹的刺痛感,可真是酸爽。

秦时鸥笑道:“薇妮很棒,你们的太太也很棒,所以我要努力奋斗不是吗?为了妻子,为了家庭。”

沙克对他伸出拳头:“耶,为了妻子,为了家庭!”

大秦渔场这边处理的差不多了,其他渔场就乱了套了。

纽芬兰和新斯科舍省的渔业部门真是冷静,他们说上班处理这些事,那就上班才处理,秦时鸥准备睡觉的时候,才看到新闻报道说纽芬兰和新斯科舍海域都爆发了水母危机。

秦时鸥的手机不断的响了起来,都是渔场主们打来的,问他有什么对付水母的心得办法。

秦时鸥把自己用的法子告诉了渔场主,但他不确定这有用,因为这需要耗费的人力物力太大了。

反正,这次渔场主们又要损失了。

捕捞帆水母的时候,很容易会将鱼虾一起捕捞上来,而要分类是很费劲的,渔场主们要损失一批渔获,这可是钱,春天正是渔获长肉的时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