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145 醉美天下

1145.醉美天下

party还没有开始,希克森老爹的冰酒就在到来的人群中掀起了一股旋风。

告别岛四面环海,冬季湿冷,故而当地人在十来岁就开始喝酒,未成年人不能喝酒这条法律,在告别岛是没有用的,当然也不会有人傻乎乎的来这里追查什么。

故而,这里的人都是品酒好手,喝过这种冰酒之后能够察觉到其中的美妙。

休斯品尝着杯子里的酒,恭维道:“老爹,即使是世界级的酿酒大师,一生可以酿造出这样一批酒也足以自傲了,从今我们得说,告别岛上有一位酿酒大师。”

这话并不夸张,要酿造一批好的冰酒,比酿造普通葡萄酒要更难的多。

在德国,有关冰酒有这样一句话:“所有的葡萄园主人每年总像期待爱情一般祈盼着霜冻降临深秋的果园,能够品尝到真正冰酒的人就像能够得到真正爱情的人一样稀少。”

由此可知,冰酒生产过程是多艰辛,在市场上又是多么珍贵,整个告别岛,能自己酿冰酒的只有希克森老爹,他也是有家传技术又经过几十年摸索后才走到这一步的。

薇妮的爷爷奶奶、奥尔巴赫、桑德斯、安德烈几个老家伙坐在客厅的角落里,桌子上放着个老式的收音机,一人面前有一瓶冰酒,夕阳斜光照进来,斑驳陆离的停留在他们身上,时间在这一刻仿佛停下了脚步。

对他们来说,一瓶好酒和一首心仪的老歌,加上一束温暖的阳光,那就是一个完美的傍晚。

看着众人都在谈论冰酒。秦时鸥拿着吉尼斯发布的世界纪录证书一时无语,薇妮说道:“去宣布这个消息呀。”

秦时鸥苦笑:“现在谁还在乎?”

“但这就是我们的主题之一,不是吗?”薇妮笑嘻嘻的鼓舞他,“这可是小镇上第一次获得世界纪录的认可呢。”

秦时鸥捏了捏薇妮的小手,他跳到一个啤酒桶上。握着话筒喊道:“伙计们,先生们女士们,请从美酒中苏醒几秒钟,听我一言好吗?”

“首先,欢迎大家参加ty,然后我要告诉大家。这次party的主题。”

“第一是要欢迎薇妮的家人,当然大家都知道,他们也是我的家人马里奥、米兰达、阿尔芒和福克斯!”

很配合的,下面响起欢呼声:“欢迎来到告别岛!欢迎来到南方的极乐之岛!”

秦时鸥举起手中的纪录证书:“第二个主题,那就是有些朋友已经知道的……”

“世界纪录!吉尼斯世界纪录!”小休斯带头怪叫。一群小青年跟着他嗷嗷扯着嗓子乱喊,还有人将准备好的手持式花炮打开,一大堆彩带从天空中飘落下来。

“还有其他的吗?”有人问道。

秦时鸥笑道:“当然还有,比如我们的渔场度过了水母浩劫、比如希克森老爹酿造出了世界上最好的冰酒,反正我们有足够的理由去欢庆,今晚让我们不醉不归!”

“不醉不归,亲爱的!”众人高声尖叫。

戈登拉着威斯偷偷摸摸的钻进人群,因为身体原因。威斯不喜欢这种场合,他用手指堵着耳朵,不满的说道:“戈登。你干嘛呀,带我来干嘛?”

戈登做了个嘘声的姿势,低声道:“我听说这里有好酒,特意带你来品尝一下,你喝过酒吗?”

“你大点声,我听不到你说什么!”

“那你他么摘下堵在耳朵上的手指。就你现在这样子,我他么得拿渔船喇叭在你耳朵旁喊话才行!”

“好吧。你说吧。”

“你喝过酒吗?”

威斯摇头:“不,戈登。我还是未成年呢,我妈妈说十八岁前我不能喝酒。”说着,他警惕起来,“你想来偷酒喝?哦,该死,绝对不行,我要告诉秦!”

戈登顿时冷笑:“去吧,告状鬼,你就听你妈妈的吧,我想问你,哪位大侠行走江湖不喝酒?你不喝酒,怎么成为行走江湖的大侠客?”

这话捏到了威斯的软肋,是的,不管还是电视电影里,侠客们好像都是好酒量。

戈登见他犹豫,于是再接再厉:“威斯,你看到了,小沙克和克拉肯森他们都喝酒了,他们不比我们大不是吗?喝酒可以抵御寒气,我们不是为了酗酒而喝酒,而是要养生,对不对?”

威斯终于被他说动:“你说的对。”

戈登眉开眼笑,偷偷拿了半瓶冰酒和两个杯子,过来给他倒了满满一杯:“来,大侠客,让我们干杯!”

威斯接到手里一仰头,整杯冰酒‘咕咚咕咚’几下子就干了下去!

将没剩下一滴酒的杯子放下,威斯打着酒嗝嘟囔道:“什么好酒,味道太苦了,一点不好喝,还不如佳得乐呢。”

戈登目瞪口呆,杯子里的酒还一点没动,他傻傻的看着地上那个干干净净的酒杯,困难的说道:“你把一整杯酒,全喝了?”

威斯理所当然的说道:“不是你说干杯的吗?喂,该死的,你怎么没喝完?快,一口干了它!”

戈登绝望的看着杯子里满满的酒水,叫道:“你个蠢货,我说干杯,意思是喝一口,你他么竟然真的干了,你要死吗?”

威斯小脸酡红,眼睛也是红彤彤的,他伸出手指指着戈登:“快给我喝了它,否则我就一手指戳死你、呃、戳、戳,呃,戈登,我、我,你练分身、分身大-法了吗?我看到了、看到了好几个你……”

戈登飞快跑去找秦时鸥,慌张的说道:“狗屎,秦,你去看看,威斯喝了好多酒。”

“谁让他喝的?”秦时鸥皱眉喝问道。

戈登满脸委屈:“我只想和他尝尝你们说的酒中美人什么味道,除了被雪莉拧耳朵,我还没有接触过其他美女呢,于是就好奇了。谁知道他干了一杯!上帝啊,他干了一杯!”

秦时鸥赶紧去找威斯,他怕威斯身体出问题,结果少年现在壮实的很,正在那里拉着一个少女的手晃晃悠悠:“瞧、瞧我的醉拳,我、我们丝门,醉拳,醉拳,怎、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