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155 携手捕猎5/10

1155.携手捕猎(5/10)

可不能让野猪冲到跟前,这些大家伙轻的也有两三百公斤,冲击力跟小汽车一样,是会出人命的!

秦时鸥从后面一把扣住父亲双臂,让他抬起枪来,左手稳稳当当的拖着枪口,枪柄顶在父亲肩膀上,脑袋一侧眼睛找到准星和后面红了眼的母猪,手指轻微扣动:“啪啪啪!”

三声脆响,步枪的枪口有节奏跳动着,跑在最前面的母野猪好像被大锤砸在了脑袋上,嚣张的脚步顿时变得踉跄起来。

但野生大家伙的生命力就是顽强,这母野猪的脑门都被掀翻了老大一块,愣是又硬挺着往前追了十几二十米。

辛巴大王回头看了一眼,差点给吓疯了,嗷呜嗷呜夹着尾巴惨叫,继续跑啊!

后面还有四五只或大或小的母野猪,最小的体长也有一米半,难怪小猞猁吓成这样,要是被这些野猪追上围堵住,那辛巴大王会变成辛巴大亡的。

听到枪声和犬吠声,看着最前面的大姐大凄厉死状,加上有猎犬和棕熊出现在前方,这些母野猪吓到了,它们奔跑的脚步为之一停,犹豫的看着秦时鸥一行人不敢继续追小猞猁了。

这会轮到虎豹熊狼们发威了,虎子豹子两面夹击,熊大咆哮着从中路狂奔,身边还跟着一只呲牙咧嘴的半大白狼!

母野猪们被松露气味勾引起来的性趣顿时飞到了九霄云伟,它们惊恐的在原地转了两圈,随便找了个方向便逃跑,有一只慌了阵脚,竟然不是回头跑而是向侧前方跑,顿时撞上了虎子的獠牙。

普通的拉布拉多犬,在野猪面前撑不过两个回合,不是一个重量级的对手。

虎子和豹子不是普通的拉布拉多犬,说它们是犬王一定不夸张,要是扔到斗狗场里。虎子和豹子能咬的那些藏獒巴西非勒比特犬之类魂飞魄散!

追上那只野猪,虎子跟捕食的猎豹一样,一个箭步跳起来,凶狠的撞在野猪的脖子上。四肢结结实实的扒住,张开大嘴就狠狠咬住了它脖子上的大动脉。

要害被扣住,这只野猪奔袭速度难免减缓,豹子跟着追上,同样的办法死咬住野猪的另一端脖子。小白狼更是凶悍,冲到跟前后咬住了野猪的一条后腿。

母野猪疼的嗷嗷惨叫,此时它的凶性也被激发起来,瞪大猩红的眼睛扭头想寻找对手,扬起嘴巴露出短短的獠牙——雌性野猪虽然和雄性野猪一样会长獠牙,可是短的多。

它一扭头,看到的是比它体型还要大的多的山林之王,科迪亚克棕熊!

熊大张开大嘴先发出一声恐怖的咆哮,露出狰狞锋利的牙齿,接着一只大巴掌举起来。劈头盖脸的就冲母野猪的脑袋上拍去。

母野猪不甘示弱,拖着三个小家伙往熊大撞去!

熊大的大巴掌拍中它的后脑,但它也撞到了熊大的肚皮将之撞翻在地,接着凶猛的甩动身体想将三个跗骨之蛆甩掉,同时仰天咆哮,那股凶气,尽显野猪在山林里的霸气。

虎子豹子力量极强,野猪没有甩掉它们,便要倒地去压死它们。如果是一对一,这个战术是正确的。可现在它有太多对手了,尤其还有个身大力不亏的棕熊在虎视眈眈。

野猪一要倒下,虎子和豹子灵活的跳了下来避开,‘轰隆’一声。野猪倒在地上,这下子它起不来了,熊大跟武松打虎一样跳在野猪的肚子上,挥起两个大巴掌就开始狠拍了起来!

就熊大跳上去那一下,这母野猪的生命力就被削减了一半,菊花一鼓。连屎都被压出来了!

秦时鸥等人看的喉咙干涩,卧槽,这母野猪好惨。

看着熊大狠拍母野猪,阿尔芒满脸惊叹:“棕熊还有这么攻击的?它们应该是摁住对手用獠牙撕咬才对,熊大就好像散打高手,真是让人吃惊。”

“我觉得它练过咏春拳。”姐夫喃喃道。

被熊大压住,这母野猪无法翻身,虎子豹子小白狼又上去死命撕咬,连番飙血之后,母野猪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了,它哼唧哼唧的叫了几声,便四肢一伸,挂掉!

秦时鸥上去看了看,这母野猪死的真惨,脑袋快被熊大拍扁了,秦父也看了看,摇头遗憾道:“不好拾掇猪头肉了。”

阿尔芒:“……”

这野猪要不是作死的自己躺下,估计这会还在和熊大它们恶战呢,野生凶兽的生命力和战斗力太恐怖了。

当然,人类更恐怖,先头那只母野猪体型更大更彪悍,却被三枚子弹就放倒了,一个回合都没有挺住!

两只野猪,秦时鸥叹气,这群小家伙太积极了,其实一只猪就够他们吃的了,薇妮不太爱吃野猪肉,这样两只完全吃不了,又得带下山了。

秦父在一边感慨:“老喽,老喽,年轻那会,刚才我自己就放枪撂倒这野猪啦。”

阿尔芒将手机递给秦时鸥,说道:“这幅照片配上个什么标题更好?力量的传承?”

屏幕上,是秦时鸥从后面帮父亲扶住枪开火的一幕,阿尔芒抓拍能力很强,那么紧张的情况下他用手机还能拍下这个场景,很了不起了。

确实,这算是力量的传承,小时候秦时鸥学写字,一开始就是秦父在后面这么抓住他的手,一笔一划的教他画方格,现在换过来了,他帮助父亲开枪。

“很棒的照片,回头麻烦传我一下。”秦时鸥真心实意的对阿尔芒说道,大舅哥这次干的不错。

拖拉着两只野猪回去,薇妮不满的说道:“你们这是干嘛?渔场还有好几只野猪在养殖着呢,你们又猎杀这么多,简直是浪费。”

“我们就杀了一只,另一只是熊大它们弄死的,你看那猪头的惨样。”秦时鸥指着给薇妮看。

秦母倒是挺开心的,说道:“这么两头大肥猪,还是野猪呢,带回去做腊肉、风干肉不也挺好的吗?这野猪可贵家伙了,在咱家里,得一百块钱一斤呢。”

秦父点头,两人和薇妮意识不一样,他们是传统小农意识,薇妮是加拿大女性的环保意识。

听到秦时鸥和秦母的话,薇妮立马改口。

她唤过虎豹熊狼,用纸巾给它们擦着爪子上嘴巴上的血迹,开心的说道:“孩子们表现真好,你们已经能狩猎野猪了?太厉害了,你们都长大了,妈妈很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