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177 御剑飞行2/5

1177.御剑飞行(2/5)

秦时鸥最终也没弄明白小王子的意思,他就那么没头没尾说了几句,好像是开玩笑,可他觉得,以自己和小王子的感情,还到不了这么开玩笑的地步。

有备无患,秦大官人觉得自己得对小王子进行一点防备,联想前面他看到薇妮时候的反应,不太靠谱啊。

挖了鹅颈藤壶,渔场还准备了象拔蚌、大菱鲆、鲣鱼干、鬼头刀鱼、彩虹龙虾、大西洋比目鱼、白尼参等海鲜,蔬菜自然是冬天种植的,味道更好,营养更高。

小王子们是穆斯林,秦时鸥担心自己准备的食物冒犯人家的信仰,特意去查了一下,发现准备的这些还好,鱼虾蟹都没问题。

《古兰经》第5章《筵席》中第96节有记载:海里的动物和食物,对于你们是合法的,可以供你们和旅行者享受。

材料用的渔场出产的果蔬海鲜,但做菜的人并不是希克森老爹,而是小王子的那位助理,准备吃饭的时候阿费夫介绍过,说这位助理有多个身份,其中之一就是著名的中东美食家。

秦时鸥估计,他也是中东著名的摄影师。

不光自己带了厨师,做饭的厨具也是他们自己带来的,秦时鸥理解这点,穆斯林不能用他们的厨具和炊具,不过他特意准备了新的生活用具,最后也没有用上。

酒水方面,总算用到了渔场的东西,秦时鸥准备了希克森老爹酿造的冰酒,他觉得这冰酒口感比市面上那些所谓的五大庄园货色更好,酒水中的果木香味,沁人心脾。

哈曼丹进行过全球环游,什么美食没有见识过?他来秦时鸥这里做客只是被妹妹逼的,实际上他对食物和酒水并没有抱任何希望,甚至游艇里有他带来的美酒。

可是开吃之后却大为惊喜,尤其是乡村厨师自己酿造的冰酒,口感和味道更出乎他预料。

秦时鸥看着哈曼丹吃饭。暗地里摇头,倒不是他吃相不好,实际上小王子受过最专业的餐桌礼仪教导,举手投足好像表演。刀叉甚至筷子都会用。

让其他感慨的是,哈曼丹吃饭太费劲了,一瓶酒开喝前,首先是他的保镖先品尝一下,每一道菜从助理那边出锅后。那位助理也会先尝尝……

阿费夫私底下向秦时鸥说了句抱歉,不是小王子矫情,而是他现在必须这么谨慎,因为拉希德王子去世后,小王子现在是沙特阿拉伯王室第一顺位继承人,做什么都要小心。

秦时鸥没有那么小心眼,笑笑说没什么这个他知道,希克森老爹后面没什么精神了,本来还觉得给王室的人做饭是种荣耀,结果他成打下手的了不说。做出来的菜人家还不信任。

毕竟远来是客,秦时鸥中途去厨房安慰了一下老爹,这样老爹受伤的心才好受起来。

严格来说这顿饭和老爹关系不大,他提供的帮助主要是红酒供应,做菜这块,几乎是哈曼丹的人一手包圆。

吃完饭,哈曼丹、阿费夫、萨玛拉等人自然是去圣约翰斯的五星级酒店住宿,秦时鸥给他们安排好了总统套房,乘坐滑行艇将他们送了过去。

有翼滑行艇速度确实快,加速之后双翼打开。游艇贴着海面高速掠行,秦时鸥感慨道:“我感觉我是在驾驶摩托艇而不是游艇,速度可真快。”

听了这话,阿费夫感兴趣的问道:“你喜欢玩摩托艇?”

秦时鸥笑道:“也不是喜欢玩。不过我有渔场,水质也不错,如果不玩摩托艇有点浪费吧?”

坐在沙发上看照片的萨玛拉高兴的抬起头说道:“你这里的水质不是不错,而是很棒,是不是哥哥?”

哈曼丹虽然有点傲气,但不会睁着眼说瞎话。他点头道:“是的,渔场的水质很好,看来你们的环境保护做的很好。海鲜的味道也好,我去过很多地方,几乎没有能比得上你这里出产的海鲜。”

秦时鸥笑着说大家喜欢后面可以慢慢享用,阿费夫建议道:“你为何不去迪拜开一家大秦海鲜的连锁店呢?我相信以你的海鲜质量,一定会大受欢迎。”

哈曼丹也有所意动,他回味了一下大菱鲆鱼肉的娇嫩、彩虹龙虾的艳丽、鹅颈藤壶的鲜味,不得不承认道:“起码据我所知,我们迪拜的海鲜餐厅还没有能比得上你这里的。”

秦时鸥说他会考虑,这件事得交给巴特勒,估计大胡子黑叔叔不会这么着急往中东扩展业务,稳打稳扎,他们在美国的市场还不稳定呢。

小王子等人到来之后,其他宾客也纷纷到达,接下来来的是威斯的父母,乔治和薇薇安。

不愧是钢铁大王,以前乔治夫妇和秦时鸥见面,都保持了低调,这次稍微高调了一些,是乘坐湾流g500豪华客机飞来的,直接降临在大秦渔场的机场上。

这款飞机价格超过四千万加元,威斯看到后说这是他们家的,平时他去纽约、洛杉矶看病,就是乘坐这个飞机。

小辉听说平时威斯就是乘坐这款飞机的,顿时大为羡慕,道:“那你真威风。”

威斯不屑的摇摇头道:“这有什么威风的?你等我什么时候练成御剑飞行,那才叫威风!到时候我一定踩着飞剑天天回芝加哥看我的爹地妈咪——爹地,妈咪!”

乔治夫妇急匆匆的从机门走下,威斯看到两人顿时露出惊喜的笑容,小旋风一样奔跑过去。

看着儿子因为奔跑和激动而涨红的小脸,薇薇安蹲下身将他搂在怀里,双眼湿润的问道:“嗨,boy,这段时间不在爸爸妈妈身边,你还好吧?”

威斯点点头道:“很好,在这里我很舒服的,不用去医院吃药,练武功就好!不过,就是有人老是欺负我!”

乔治微笑着看向自己儿子,他不动声色的将手放在威斯胸口试了试心跳,感受到有力而节奏匀称的心跳后,问道:“谁欺负你?你丝父没有帮你吗?”

说着,他笑着看向秦时鸥,却不是伸出手掌,而是握拳向前伸去,好像是老朋友见面那样,用的是撞拳的方式。

威斯回头看向戈登,戈登顿时瞪大眼小心脏砰砰跳,尼玛兄弟别这样,卧槽江湖侠客之间的恩怨还带告状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