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179 交换戒指4/5

1179.交换戒指 4/5

出来的是一名精力充沛的壮硕中年人,他看到秦时鸥后露出一口白牙,喊道:“嗨,秦,好久不见!”

这人名叫查古尼斯,和秦时鸥之间的交集在于当初运通年会他们爬山探险,这家伙在比奴迪拉河钓鱼的时候碰到了一条巨大淡水电鳐,还是秦时鸥救了他一命。

离开大堡礁后,秦时鸥和他联系比较少了,这次订婚仪式他只打了个电话,当时是查古尼斯的秘书接的,说他正在参加波音高层会议,秦时鸥本来对他不抱希望的,没想到他还是来了。

和查古尼斯一起来的都是大佬,铁路大亨摩尔-弗里茨、万宝路的CEO安德烈-卡兰兹普洛斯、Onex公司第三方私募股权投资的执行总裁希德-施瓦茨,这些人都是在美国经济界跺跺脚就能引起地震的人。

尤其是安德烈-卡兰兹普洛斯,这位可是世界五百强企业之一的老大,说他日理万机一点不夸张。

但他们还是来了,一是要卖施特劳斯家族的面子,他们和科尔是好友,二是秦时鸥本身或许不算什么,可他身边所围绕的能量,确实很大。

当然,在秦时鸥心里,这里的人都不算什么——以海神之心起誓,他说的不是安德烈-卡兰兹普洛斯,而是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午餐和晚餐都订在了圣约翰斯一家名为‘海岸花园’的五星级酒店,结果吃过午饭之后,秦时鸥电话响了起来,来电是个陌生号,他奇怪的接通,一个清脆的女声响起:“嗨,秦,还记得我吗?”

说实话,秦时鸥很讨厌玩这种故弄玄虚的把戏,如果是男人这么问。他会直接挂断电话。

现在是女人在问,他就没必要这么做了,不是怜香惜玉或者绅士风度,而是他交往认识的女性很少。记忆力又好,交流过的女性打来的电话都能分辨出来。

男人就很困难了,因为他交道的男人太多了。

“妮基-希尔顿小姐?”秦时鸥微笑着问道,“好久没有联系,你最近可是一切顺利?”

对面的男人竟然根据声音一下子判断出了自己的身份。小希尔顿有点吃惊,随即开心的说道:“还好,挺顺利的。是这样的,我听说你要订婚了?哦,天啊,世界上又少了一个优秀的单身男人。”

秦时鸥笑着说多谢夸奖,然后问她打来电话干什么,他估计不是单纯来送祝福的,两人关系不到那个程度,小希尔顿也不会来自讨没趣。毕竟秦时鸥没通知她。

听了他的疑问,小希尔顿竟然对他突然撒起娇来,说这种事情的请客宴,为什么不放到他们家酒店呢?一定要求他晚上改变下家,改到她们的希尔顿酒店。

这样秦时鸥有点不明白了,现在生意这么难做?不光银行拉存款,酒店还拉客户了?即使拉到希尔顿酒店去,对妮基-希尔顿也没有好处吧?

别看希尔顿姐妹在镁光灯下多风光,实际上希尔顿家族产业和她们关系不大,她们只占有很少股份。所以她们才年纪轻轻就创业,没办法,家族的钱她们拿不到多少,只能利用家族的资源来赚钱。

显然。这种事不能问原因,既然小希尔顿强烈要求并且还给他办好了VIP卡,他只能答应,晚宴转移过去。

答应小希尔顿要求后,秦时鸥以为对方要开门见山了,结果姑娘再度祝福了他。然后挂掉了电话。

这搞得秦大官人满头雾水,只能收起电话,将这个疑问埋到心里深处。

真正的重头戏是在二号的中午,从早上开始,穿着笔挺西服的渔夫和大兵们就忙着布置渔场,订婚仪式就是在这里举行。

秦时鸥本来想将渔场的几个镇场之宝拿出来的,可这样的话,等他结婚就没有后手了,于是蓝鳍金枪鱼和佛州刀鲚鱼等水产他就没动。

订婚仪式说简单也简单,就是新人双方交换戒指,女方父母推出祝福大蛋糕,然后大家该吃吃,该喝喝,权当一次安静点的party。

主持人是奥尔巴赫,他介绍了秦时鸥和薇妮认识、恋爱的一些事情,然后让秦时鸥亮出订婚戒指。

订婚戒指是丽芙昨天来的时候捎过来的,戒指盒子是天蓝色,秦时鸥打开之后,两枚火红而晶莹剔透的珊瑚戒指展露身影,正午的阳光从首饰盒上扫过,戒指的光芒如火焰般跳动起来。

“哇哦!真是漂亮极了!”毛伟龙站起身率先鼓掌。

秦时鸥笑了起来,摘下属于薇妮的那枚戒指给她轻轻戴在了中指上。

两枚戒指质地一样,设计形状不一样,薇妮的戒指要窄一些,上面雕刻着玫瑰花瓣,秦时鸥的戒指更宽一点,上面是雕刻着橄榄叶。

在戒指的内侧,则镂空有两人的名字,绝对的低调奢华有内涵。

薇妮戴上戒指,然后又将另一枚给秦时鸥戴在了中指上。

东西方的首饰文化不一样,如戒指,西方戴在中指上是代表订婚,东方则代表热恋,因为东方订婚不用交换戒指。另外,西方人如果在拇指上戴戒指,那是一种相当轻佻的表现,东方人在拇指上戴戒指或者扳指,那代表的权力至尊!

交换了戒指,这场订婚仪式的重头戏就结束了,接下来是吃蛋糕。

蛋糕是从圣约翰斯买来的,一个七层大蛋糕,秦父秦母和米兰达、马里奥共同推上来,秦时鸥上去切蛋糕,马里奥拍了拍他的肩膀,亲昵的说道:“嘿!小伙子,我最心爱的珍宝,从此就交到你手里了。”

秦时鸥一手环抱着薇妮的纤腰、一手抱着可爱的女儿,笑道:“我一定会好好保护她们,从此之后她们就是我最心爱的珍宝了。”

他这里正和薇妮秀恩爱,小甜瓜那边不耐烦了,瞪大眼睛伸手指着一个桌子,张开嘴啊啊哇哇的叫了起来。

那一桌坐的是渔夫和他们的家眷,小甜瓜看到的自然是公牛的大胖儿子。

那小子本来正抱着一块蛋糕开心的吃着,被小甜瓜一指,他吓得哆嗦一下,扔掉蛋糕将脑袋埋进安娜怀里,好像钻地小黄鼠一样,露出个肥肥的屁股在拽啊拽……

公牛无奈的嘟囔一句:“嗨,小子,你可真没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