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199 这可是大事4/5

1199.这可是大事(4/5)

ps:下一章等一下,我得去买菜做饭,饿着肚子呐……

佛州刀鲚鱼的产卵问题占用了秦时鸥大多数时间,白天夜晚得随时监控,入海口位置被海蟒把控住了,可是上游会有鲈鱼、大马哈鱼之类顺流而下,一样得防备。

一连当了一个多周的奶爸,秦时鸥忍不住感慨,这种鱼数量稀缺真是有它的原因,这次可不能怨人类过度捕捞了,它们的存活能力太差!

只说存活能力,毛鳞鱼其实更差,佛州刀鲚鱼好歹能到三十公分,这在淡水中算是大鱼了,毛鳞鱼顶多能十多公分,之间是有差距的。

可是,毛鳞鱼的繁衍能力是非常强大的,一条母鱼一次可以繁殖百万千万的鱼卵,另外它们虽然战斗力不行,可活动能力不差,甚至可以从鲸鱼嘴下逃生。

佛州刀鲚鱼性情太温顺,就从雌鱼产卵雄鱼竟然在周围以身饲虎的举动就能看出来,此外它们繁殖能力不够强,这种注定是食物链最底层的生物,难怪数量涨不起来。

七月初,天气有点热了,秦时鸥在沙滩撑起遮阳伞,铺上野餐垫,自己躺在荫凉里玩手机,旁边放着小甜瓜,薇妮备战小镇大选,他负责看女儿。

小甜瓜精力充沛坐不住,自己玩¥≈¥≈¥≈¥≈,≯.↘.n↓et了一会,很快爬起来满沙滩乱窜了。

秦时鸥吹了声口哨,虎子和豹子跟上小甜瓜,无精打采的逗着她玩,当她靠近海水的时候。便将她叼回来。

小甜瓜很快找到了新的玩法,豹子用爪子刨了个坑。结果刨出两只招潮蟹,小招潮蟹冒出头来后。赶紧举起盾牌一样的大螯,火柴棍一样的眼睛盯着虎子和豹子这两个庞然大物,戒备森严。

之前小甜瓜没见过招潮蟹,如今看到后,她大为好奇,这两只招潮蟹逃跑了,她便自己坐下挖沙子。

渔场的招潮蟹资源丰富,小甜瓜随便挖了挖,便挖到了一个招潮蟹洞穴。

她挖出招潮蟹后咯咯笑着伸手去抓。结果那小螃蟹很生气,于是后果很严重大螯一闭,小甜瓜娇嫩的小手顿时血若泉涌,接着她便扯开嗓门嚎啕大哭:好疼啊!

听到闺女哭,秦时鸥大惊,他爬起来一看,闺女满手的血!

“怎么了这是怎么了?”秦时鸥过去抱住小甜瓜,手忙脚乱的寻找东西给女儿止血,可是什么也找不到。只能用衣服给她捂住手上伤口。

虎子嘴里叼着罪魁祸首,扔到秦时鸥跟前之后义愤填膺的吼叫了两声,豹子跟着叫唤,做出同仇敌忾的姿势。

俩小家伙算计的很清楚。秦时鸥找它们就是来看孩子的,结果孩子出了意外,责任在它们身上。这会赶紧将功补过。

秦时鸥瞪了俩小家伙一眼,抱着女儿跑回屋。薇妮正在看书,隔着老远听到女儿嚎啕大哭声迎出来。打眼一看女儿肉嘟嘟的小手全是血,顿时着急了:“这是怎么了?”

责任倒转,现在责任在秦时鸥头上了,他知道接下来肯定是一场狂暴雨,便低眉顺眼的说道:“没啥,闺女挖到一个螃蟹,被夹破手指了。”

秦父秦母也出来,两人更是大惊失色,异口同声的吼道:“秦时鸥,你怎么看孩子的?”

薇妮找儿童消毒液给小甜瓜做了处理,然后用纱布简单包扎,秦父问道:“要不要去医院瞧瞧?反正隔着镇上医院也近。”

薇妮勉强微笑道:“没事的,爸爸,孩子爬行走路的时候经常会出小意外,这不要紧,消毒以后很快会好起来的。”

秦时鸥赶紧展示自己的责任心:“要不去让奥多姆再看看吧?不行的话重新消毒。”

对待秦父秦母,薇妮尽显儿媳度,对待秦时鸥,那就不一样了,她咬着贝齿一字一顿的说道:“我说不用了!”

“那就不用。”秦时鸥耸耸肩。

小丫头第一次受伤这么厉害,之前她爬行的时候,因为家里的东西都被保护起来了,顶多就是摔一下,不怎么疼,这次真是疼坏了,钻在薇妮怀里痛哭不已。

秦父秦母上去哄她,薇妮说道:“没事,爸爸妈妈,甜瓜交给我哄,你们去骂秦时鸥吧,必须让他涨涨记性,他看孩子一点不认真!”

一听这话秦时鸥急眼了,卧槽,不是说好了要做彼此的天使吗?老婆你怎么这么说话?

秦母拉着秦时鸥开始数叨,秦父不耐烦的挥手,说道:“以后孙女别给他看了,咱们留下看孩子,这孩子才会爬就弄这样的事出来,以后会走了,让他看着,还不得丢了孩子?”

秦时鸥辩解道:“这不可能,有虎子豹子盯着呢,怎么能丢的了?”

“你还有脸说?这次你是不是又把孩子扔给狗了?”秦母问道。

虎子豹子乖乖坐好,垂头丧气,一幅很沮丧的样子。

好在这时候对讲机响了起来,扳机说道:“boss,有人找你,是3m公司的,他们来找你商讨超级胶的专利转让问题,我带他们来找你吗?”

秦时鸥说道:“嗯,让他们过来吧。”

薇妮抱起甜瓜和秦父秦母离开客厅,临走之前薇妮瞪了他一眼,用口型无声说道:“这事没完!”

秦时鸥伸手对她做飞吻的动作,一个劲的嘿嘿笑,妄图将这件事揭过去。

3m公司派来商谈收购专利问题的是个小组,看的出来他们对待这件事相当认真,一共来了五个人,加拿大分公司的一位总监带队,其他四人分别是粘合剂方面的技术员、助理、法务。

总监名叫马伦波特,见到秦时鸥之后他热情握手,说道:“秦先生?您比新闻照片上可要年轻和帅气的多啊,很荣幸得到您的接待。”

秦时鸥笑道:“客气客气,请问你们是想购买有关qs生物胶的专利是吗?”

马伦瞬间有点愣神,他经历过开门见山的谈判,但没有见过这么开门见山的,秦时鸥还没介绍自己这直接把终极话题抛出来了,这让他多了一些想法,是不是这家伙急着出售这种胶的专利?

这么想着,马伦的笑容便愉快起来,说道:“其实也不是特地来购买生物胶的专利,我们更多的是想来拜访一下您和桑德斯教授。”

秦时鸥道:“哦,不是来买生物胶专利的?那恕不接待,再见。”

我草泥马,能不能按套路出牌?还能不能愉快的玩下去了?马伦的笑容僵硬在了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