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201 .li-ning1/5

1201.LI NING(1/5)

生物胶是进入21世纪之后,欧美医学上的一项新技术,全称是创面修复生物胶,可以用来解决伤口治疗过程中的出血、疼痛、感染问题。

说句简单明了的,就是这种胶可以用来黏合血管,配合使用可以很好的解决手术出血问题以及抢救中对内脏小型伤口的黏合问题。

这类生物胶的核心材料是改性甲壳素,现在桑德斯就从鹅颈藤壶提炼胶中检查到了这个东西,但他说他有更重要的课题在研究,没来得及做实验,所以并不确定他们提炼出来的生物胶的效用怎么样。

甲壳素是一种具有独特双向调节功能的物质,除了应用于医学,它还可以应用于美容学。因为它能够平衡修复伤口,创造湿润、无菌的无疤痕愈合的环境,使受损皮肤修复平整、光滑、细密,真正从细胞学角度抑制疤痕的形成,被美容、整形方面的专家认为是通往无疤痕愈合的必由之路。

现在韩国很多医疗机构就在研究甲壳素的人工合成问题,一旦成功,这将成为整形史上的一场革命。

但甲壳素的合成并不容易,否则现在医疗出血问题也不会成为困扰世界手术台的难题,而这就是鹅颈藤壶生物胶的价值,它或许可以提供新的研究思路。

马伦问秦时鸥想卖多少钱,秦大官人利用当年陪爹娘摆地摊所积攒的经验,说道:“你这个价钱不合适啊,这样,我再给你个机会,你再报个价吧。”

一听这话,马伦差点没气的跳起来给他一拳头!这是谁给你的勇气让你这么做?谈判惯例,买家给出价格了,卖家也要给出一个价格,双方要坦诚啊,要有诚意啊。要耿直啊!

秦大官人腆着脸,他就拿出了无知者无畏的架势,反正这是他的地盘,他可以主导这场谈判。如果马伦不愿意,那大可离开。

了解了生物胶的价值之后,秦时鸥相信有的是国际医药品公司对他的这份胶感兴趣。

马伦确实不能走,因为总公司给他的任务,就是竭尽全力谈下这份专利。

于是。他只能忍气吞声,委婉的说道:“秦先生,我们得遵守国际商业谈判规则不是吗?”

秦时鸥认真的点点头,说道:“对,我们要遵守规则,无规矩不成方圆啊,对不对?那马伦先生,请问你们到底愿意出多少钱买我的专利?”

听了他前半句,马伦还想笑,但听完整句话。马伦差点哭出声来,他不知道眼前这位是故意调侃他还是真的这么蠢,规则哪?坦诚哪?

没办法,马伦苦笑一声,继续进行了报价,道:“好吧,秦先生,我把我们的底价说出来,如果可以合作,那我们就合作。不能合作就算了。”

“多少?”

“二百六十万,美元!”马伦说道。

二百六十万美元就是三百万加元左右,这个价格相对一份胶水专利来说已经算是天价了,可是对于生物胶。那价格就远远不够了。

不过马伦这么做已经展示出他的诚意了,秦时鸥不为难他,说道:“我愿意出售这份专利,按照先前的价格,180万加元……”

马伦手下四人一幅难以置信的样子,看秦大官人的眼神跟看傻逼一样。

但马伦在沉声静气的等待。他相信秦时鸥后面还有话。

果然,秦时鸥继续说道:“180万加元,这个价格的十倍!”

“嘶!”倒吸凉气的声音响起,马伦手下四人看秦时鸥的眼神不变,依然用看傻逼的眼神看他。

但秦大官人无所谓,他带着马伦上了院子里,指着西北角若隐若现的化工厂厂房道:“我们都知道生物胶的价值,对吗?你看那个位置,那是我买下的工厂,改造一下便可以进行生物胶的生产。”

马伦笑了起来,这是忽悠鬼呢,他是医药品方面的专家,否则总公司不会派他一个总监出面来谈这么重要的生意。

他很明白医药品生产的严格性和困难性,就这样的小厂房还想生产生物胶?有这么简单,这玩意儿还能这么值钱?

秦时鸥也笑了起来,说道:“我可能说的不够清楚,我不是自己生产,而是和另外一家公司进行合作,那就是陶氏化工!如果你觉得我在胡扯,那你可以去查查去年的新闻,陶氏化工曾经差点就踏上我的岛,但他们给我的价码我不满意,然后我们崩了。”

“可是,马伦先生,请你相信,只要我愿意,那陶氏化工随时可以回到我们岛上。”

陶氏化工的名字虽然带有‘化工’两字,实际上它们并不是只生产化学品的公司,而是和3M一样,是一家多元化公司,行业涉及纯水、食品、油漆、包装、个人护理产品、建筑、家居和汽车等众多领域。

当然,他们也涉及医药品和医学用具的开发、研制、销售,而且在这方面实力还相当强大,起码比3M公司更厉害,毕竟化学和医学很多地方是重合的。

听了这话,马伦的表情才认真起来,但他摇头道:“我相信你说的话,秦先生,可你的价格太离谱了,一千八百万?不,这不可能,没有人愿意拿这样的价格来买。”

秦时鸥笑了笑,说道:“那你不妨回去打听一下陶氏化学的高层,他们愿意给出的价格可比你们更有诱惑力。”

这样就代表谈崩了,马伦不甘心,问道:“这个价格对我们来说实在太困难了,难道我们真的无法合作吗?”

秦时鸥考虑了一下说道:“不,可以合作,如果你们允许我们专利和技术入股,依然是一百八十万的价格,然后再加上分红,我愿意和你们合作。”

“这绝不可能!”马伦斩钉截铁的说道。

秦时鸥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低下头,看我的鞋子。”

“什么?”马伦茫然问道,“这是什么品牌?我不太买奢侈品。”

秦时鸥指着鞋上的‘LI-NING’标志说道:“这是我们的民族品牌,他的宣传语就是——Anything-is-possible,一切皆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