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205 扣下这艘船5/5

1205.扣下这艘船(5/5)

时不时的想一下,秦时鸥觉得自己的渔场能变得如今这么富饶,也不光是和海神之心有关,他为渔场付出的心血也是很多的。

不说别的,就为了防盗鱼,他做了多少措施?安装监控雷达、购买了四艘高速艇、策划幽灵船传说、扣屎盆子控告林顿四个青年……

终于,效果开始出现了,进入捕鱼季之后,别家渔场都在防备盗鱼船,他这边海上风平浪静,已经好些天没有盗鱼船进入了。

但他高兴了没多久,接到纽芬兰省最高法院的电话后第二天,值班的受气包就告诉他道:“boss,一艘货船进入了咱们渔场海域,要不要监视他?”

现在盗鱼的也聪明了,千方百计的伪装,跟万圣节搞面具晚会一样,渔场主们只要看到有船到来就心惊胆颤,在离开渔场之前他们可不敢确定这些船的真正目的。

秦时鸥这边方便很多,高价安装的雷达起了作用,它可以扫描出一艘船的大型形状给出反馈,这样有经验的渔夫一看就知道这艘船的大概用途。

听说是一艘货船,秦时鸥便摇摇头,说道:“不用监视,追踪一下就行,如果没有长时间停留在咱们海域,那就没关系。”

结果两个小时之后,受气包又来找秦时鸥,说道:“boss,那艘船没有过多停留,不过照着咱们码头的方向来了,我觉得这有必要向您汇报一下。”

正躺在沙滩上吹海风的秦时鸥一跃而起,惊愕的问道:“什么?照着咱们码头来了?会不会是什么熟人?让伯德开直升机过去瞧瞧怎么回事。”

来的不是熟人。伯德开直升机汇合那艘渔船之后将信息反馈了回来,船名叫做本森海马。是一艘注册在美国纽约州的货船,主要跑纽约州到格陵兰岛的航线。不知道突然靠上来干嘛。

过了半天时间,这艘货船靠近了渔场的码头,见此秦时鸥便上了东方海拳号,沙克发动高速艇,快速的向货船靠去。

之所以这么做,他是要确定这艘船的身份和目的,海上和陆地不一样,不能随便让一艘船靠上码头,否则这船一旦有什么问题。到时候可就扯不清了。

高速艇靠近货船,公牛举着个大喇叭,扯着嗓门喊道:“嘿,伙计们,你们是怎么回事?”

货船的驾驶室里出来一个穿着蓝色工作服的中年人,笑道:“抱歉,伙计,我是这艘船的船长本森。是这样的,我们货船的储油箱出了点问题。想在你们码头停靠一夜,然后到你们镇上买点柴油。”

公牛警惕的问道:“那你们船上运的是什么?要去哪里?”

本森老老实实的说道:“船上运的是一些棉纺织品,不信你们可以派人上来查看一下,我们是从纽约州的斯巴克港口出海的。目的地在格陵兰岛的查理斯港,这些信息都登记在海关公证处,如果不信你们可以回去查查看。”

来的时候秦时鸥已经查过了这艘船的相关信息。确实如本森说的那样,这艘船是从纽约州向格陵兰岛运送丝绵和纺织品的。

公牛还想问什么。秦时鸥摇摇头,挥手示意这艘船向码头开。然后他回身对开船的沙克说道:“通知岸上的黑刀,带上家伙,这艘船靠上码头后给我扣船控制人。”

沙克吃惊,问道:“怎么了,boss,这么严肃?”

秦时鸥说道:“你们不觉得这艘船有问题吗?”

沙克摇头,说道:“一艘货船而已,有什么问题?美国和加拿大每年跑去格陵兰岛做纺织生意的船太多了,我年轻的时候也跑过这条航线。”

秦时鸥翻了个白眼,耐心的说道:“既然做过这个生意,那你应该知道船的储油箱出了问题该去哪里吧?咱们的渔场隔着圣约翰斯码头很近,他们为什么不去圣约翰斯码头停靠?说这里面没问题,你能信?”

“或许他们的油不够开到圣约翰斯码头了呢?”公牛猜测道。

沙克打断他的话道:“算了,公牛,boss说的对,这艘船可能有点问题。我们隔着圣约翰斯有多远?这么近的距离能消耗多少油?他们竟然靠上我们这个不知名的小码头而不去圣约翰斯,这确实有点反常。”

不管是渔船还是货船,如果有什么问题要停靠,除非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否则会尽量停靠在私人小码头上,依然是秦时鸥先前担心的问题,这种码头靠上去万一出点什么事可解释不清。

沙克用对讲机通知黑刀带人去准备,他们则跟在本森海马号的后面,跟押解罪犯一样将这艘船押到了渔场码头。

船一靠上码头,黑刀带着四个大兵便迅速的跳上了甲板,然后挥手示意驾驶室里的人出来。

“伙计们,怎么了?看来我们在这里并不受欢迎啊。”本森满脸笑意的走出来说道。

黑刀绷着脸问道:“你们有多少人?请出来接受检查。”

听了这话,本森脸上的笑意不见了,他不悦的说道:“嘿,伙计,你们可不是海警或者海关之类,你们没有搜查我们船的权力ok?事实上我们只是想在你们镇上补充点柴油和淡水,我们只停留一会,而且还会给你们停靠费,所以我们互相尊重一下不好吗?”

高速艇从后面堵住了这艘货船,秦时鸥上了船,笑道:“别误会,卡森船长,我和我的伙计们当然很尊重你们,但是我们也得履行我们的一些职责不是吗?”

卡森满头雾水的看着他问道:“你们的什么职责?渔场有什么职责?”

秦时鸥笑容可掬的说道:“我们可不光是渔场的渔夫,还是民兵,游骑兵听说过吗?”

一听这话,跟着卡森走出来的两个青年脸色顿时大变,其中一个惊声问道:“游骑兵?上帝,美国人派特种部队来了?”

秦时鸥脸色也变了,妈的,加拿大民兵这个称呼弱爆了,每次说出来人家都以为自己是给美帝打工的苦逼大兵!

不过从这两个青年的反应来看,这艘船确实是有问题的,他们的反应不对。

卡森和两个青年显然也意识到了这点,当那青年说完话后,他们便想退回到驾驶室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