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208 中计了继续

1208.中计了 (继续求推荐票)

经过清洗之后,两只纯白的雪貂改变了样子,露出了与之前大不相同的毛色。

秦时鸥用吹风机给两个小家伙吹干毛发,顿时,两只憨态可掬的小雪貂出现在他的面前。

洗掉毛上的染色剂后,两只小雪貂的头上和背上毛色呈浅黄色,腹部的颜色类似但更淡了一些,眼圈则是深褐色,好像大熊猫一样。

此外,它们的嘴巴是雪白色的,而四肢和尾巴中段则是黑色,好像穿着黑色的长筒靴一样。

秦时鸥给它们吹干毛发,两个小家伙温顺的趴在他的手掌里,大眼睛咕噜咕噜转动,透着一股机灵劲,而喉咙里则发出模糊的‘呀呀’声,好像小孩撒娇一样用脑袋蹭着他的大拇指。

看到这两个小家伙的真面貌,黑刀惊叹道:“上帝,真的是黑足雪貂!这些家伙是从哪里搞到的这对小宝贝?这可是真正的濒危灭绝动物,这一对至少价值百万美金!”

秦时鸥上网搜索了一下这种动物的信息,原来别看现在北美地区这么流行家庭养殖雪貂,实际上黑足雪貂是唯一一种真正原产于这片大陆的雪貂。

和它们的近亲相比,黑足雪貂有着更光滑的皮毛、更敏锐的感觉、更可爱的外表和更凌厉的捕食能力。

但导致它们险些种族灭绝的原因却不是它们的皮毛或者外表,而是食物。

全盛时期,黑足雪貂数量众多,广泛分布在加拿大南部。并沿着落基山脉向东一直到美国的奥克拉荷马、堪萨斯州和内布拉斯加广大地区,都能见到它们的身影。

那一片地区也是北美大陆著名的大草原地带。活跃着很多老鼠和草原犬鼠,而这两种小动物恰好是黑足雪貂的最爱。

可是。这两种动物也恰好是牧场主们的死敌,尤其是草原犬鼠,它们喜欢啃食牧草根系,又喜欢群居,往往一个种群几千只草原犬鼠,可以毁掉几十公顷的牧草。

上个世纪,为了消灭这种对牧场有破坏作用的啮齿类动物,牧场主们投放了大量的毒饵,以灭绝草原犬鼠。

这一招很有用。草原犬鼠遭到了灭顶之灾,同时,以它们为主要食物来源的黑足雪貂也紧跟着遭了殃,数量急剧减少,到了上世纪七十年代,加拿大野外宣布了这种可爱小生灵的种族灭绝。

好在天不绝黑足雪貂家族,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老美的生物学家巧合之下在怀俄明州发现了一个大约120只黑足雪貂组成的小种群。

本来对于一个生物种群来说,120只数量也不算少。好好保护一下几年就能繁衍到上千只,然后就是上万只,再然后就可以摘掉濒临灭绝这个牌子了。

可倒霉的是,在1985年。黑足雪貂种群连续爆发两场疾病,最终就幸存了18只,要不是生物学家们动手早。这18只也活不下,这样人们的保护措施可就然并卵了。

以这18只雪貂为母本。加上什么试管婴儿、冷冻受精卵之类的先进技术,美国科学家终于保存下了这个生物种类。但因为不是野外种群,这些雪貂的生命力和繁衍能力都很差,到现在数量也不过才五百只左右。

不知道本森这些人是从哪里搞到了两只小黑足雪貂,黑刀刚才的报价其实有点保守了,这种小动物,一只就不止百万美金。

要知道,黑足雪貂是比大熊猫还要稀缺的动物,中国现在可以拿大熊猫送去别国进行外交,可美国人就不舍得用黑足雪貂来做外交吉祥物。

那,现在大熊猫在黑市是多少钱?黑足雪貂只会更贵!

这种小东西在卖相上可不比大熊猫差多少,尤其是现在小小的嫩嫩的,毛茸茸的肉滚滚的,秦时鸥只相处了一会就被它们的卖相征服了。

真的很可爱啊!

可惜,这两个小家伙是两枚会跑的核弹,美国人会将每只刚出生的黑足雪貂做完整档案,包括它们的毛色、基因、体态特征等都记录了下来,绝不会丢失一只。

估计现在美国人已经发觉他们丢了两只黑足雪貂,难怪他们刚才自称游骑兵的时候本森等人怕成那样,美国人为了寻找一对黑足雪貂,真的可能派出精锐游骑兵部队!

如果秦时鸥私自留下这对小雪貂,那等美国人抓到本森等人搞清楚状况,估计会直接将他送上法庭,那时候他的民兵身份可就保不住他了。

在美国,黑足雪貂是禁止运输、禁止交易、禁止私人养殖的保护动物,保护力度比白头雕还要大,因为数量太少了。

秦时鸥爱抚着两只小雪貂,刚才用海神意识控制它们的时候,他顺手输入了一些海神能量,两个小家伙现在对他也充满了依恋,老老实实的趴在他的怀里。

带着雪貂上了甲板,秦时鸥看着本森一行人微笑道:“我刚才说过啥很么来着?你们继续嚣张呀,嗯哼?怎么不嚣张了?”

渔夫们显然也认识黑足雪貂,他们围上来啧啧称奇的看了一会,然后轮到他们嚣张了:

“靠,我读书少不懂法律,谁能告诉我私自贩运黑足雪貂是什么罪名?”

“哈哈,要是被美国人抓到,可以私底下直接枪毙的水平。”

“真牛逼啊,卧槽你们怎么搞到的黑足雪貂?我觉得能从美国人手里偷出这个玩意儿的难度比从花旗银行偷到黄金还要难吧?”

看着小雪貂,本森等人脸色都白了,棕发青年哆嗦着嘴唇说道:“船、船长,他们找到了!怎么办?他们找到了黑足雪貂!我们完蛋了,我们会不会被打死啊?”

本森没有理睬身边这些心惊胆颤的同伴,他一脸着急样子,对秦时鸥吼道:“是谁让你给它们洗澡的?你是不是用水洗掉的它们身上涂料?”

秦时鸥愕然道:“用水给它们洗澡怎么了?”

本森站起身迎上去,气急败坏的叫道:“你知不知道它们身上涂抹的是什么东西?上帝!上帝!这两个小家伙完蛋了……快快快,拿过来!快拿过来,否则来不及了!”

秦时鸥不明白本森什么意思,不过下意识的他觉得自己犯了错,便将小雪貂交给他。

而本森拿到小雪貂的瞬间转身便跑,三步并作两步跑到船边将小雪貂扔到了海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