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215 巴博斯船长和他的水手们5/5

1215.巴博斯船长和他的水手们(5/5)

海神能量对巨妖的改变,最大的地方其实不是生长速度,而是它对不同水压的适应性。

乌贼属于软体动物,它们的细胞适压能力比较差,当外压太小内压太大的时候,细胞中一些无机盐成分会发生逆流,导致细胞水电失衡,进而产生肌肉无力或者**。

巨妖的细胞适压能力便很强,只要不是短时间内进行压力改变,那总能适应的了压力变化,它可以自由自在漂在海面上晒太阳,也可以在海底与巨鲨搏斗。

秦时鸥用海神意识控制了它,便飘啊飘的往海面游去。

海面上,一艘五百吨级的拖网渔船在轰隆隆的开动着,船上的渔夫很小心的将巨大的拖网放下,船长操纵着一支巨大的镭射灯四处照耀,刺眼的灯光如一把利剑,总算刺穿了海面上的浓雾。

“都给我小心点,混蛋们,你们如果不想过早的去见上帝,那就多注意你们手上的活!”船长粗糙的嗓门吼叫了起来,声音很大,跟拖拉机喇叭一样。

一名强壮的年轻水手哈哈笑道:“巴博斯船长,你放心好了,我们可不想这么早的就离开花花世界,不就是放个渔网吗?我们闭着眼睛也能做好,是不是伙计们?”

配合放渔网的两个年轻人笑了起来,跟着起哄。

巴博斯船长嘟囔了一句‘兔崽子’,便推动绑定着镭射灯的小车往船头走去。

甲板上有人在随意的眺望,巴博斯船长用灯光照耀着他,发现这家伙精神散漫后他大为生气,又吼道:“嘿。诺里斯,你这该下地狱的混球!我给你说什么来着?集中你的注意力,集中你的注意力,集中你的注意力!”

诺里斯是个老渔夫,得有四十多岁的样子。一幅油头滑脑的样子,听了船长的咆哮,他举起望远镜有气无力的说道:“哥哥,你至于这么小题大做吗?这片海域根本没有暗礁,我们在船头站着干嘛?你知不知道这让我看起来很像十五世纪贩奴船上的傻逼瞭望手?”

巴博斯瞪大眼睛吼道:“闭上你的狗嘴,诺里斯。在船上你不准叫我哥哥!叫我巴博斯船长!还有,我他吗只是你的堂哥,不是你的亲哥哥,别叫的那么亲热!”

诺里斯撇撇嘴,举起望远镜继续往前看。嘟囔道:“好吧好吧,巴博斯船长,威风凛凛的大船长,我遵循您的命令,一定努力做一名合格的瞭望手,该死的瞭望手!”

巴博斯翻了个白眼,阴沉着脸说道:“听着,诺里斯。别给我叨逼叨,我他么不是上帝,不想听你的废话!我告诉你。你最好给我瞪大你的眼睛,暗礁我不怕,我他吗怕的是该死的花狐狸号!”

听到‘花狐狸号’这个词,诺里斯顿时打了个哆嗦,他回过身喊道:“亲爱的哥哥,这种天气里你能不能说点好听的?花狐狸号。是的,花狐狸号。我们都知道这片海域有幽灵船,可你为什么还要坚持来这里捕鱼呢?”

巴博斯同样扯着嗓子吼道:“你说为什么?因为这个中国人的渔场里渔获资源最他妈的丰富!因为这里的渔获价值最大!明白吗?”

“你如果想赚钱。就给我他妈的瞪大狗眼看好四周,只要趁着大雾天气我们把鱼舱都填满,那我保证,今年剩下的日子你可以天天醉生梦死!”

听了这话,诺里斯高兴起来,他嬉皮笑脸的说道:“放心好了,不会有任何问题的,刚才坎麦尔不是说过吗?他通过无线电联系了一下,老柯恩的船也在这里捕鱼,就算真有幽灵船,那我们碰上的几率也只有百分之五十,不是吗?”

巴博斯对他的话显然不满意,他大眼一瞪又要发火,这时候船舱忽然探出一个大脑袋,接着一个惊慌的声音响起:“船长,快来看,该死的!上帝啊!快来看,快来看!”

“怎么了,坎麦尔,你有什么发现?”巴博斯心里一紧快步走过去问道。

坎麦尔着急的说道:“看探鱼仪,船长,探鱼仪发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大家伙在靠近我们!这是什么东西?我从没在探鱼仪上见过这个东西!”

诺里斯跟着巴博斯跑进驾驶舱,他探头往探鱼仪上看了一眼,随即怔住,愕然道:“上帝!你们看这个家伙的形状,像不像一艘船在从海里升起来?”

巴博斯回头瞪着他,沉声问道:“你是什么意思?”

诺里斯慌里慌张的说道:“你说什么意思?不是报道说,从没人发现过幽灵船是怎么出现的吗?它会不会就是从海里浮上来的?就像飞翔的荷兰人号那样?”

他这话一出口,坎麦尔直接惨叫一声,好像被蝎子蛰了屁股:“幽灵船?我们遇到了幽灵船?!不,上帝,别这样,我下个月就要和麦琪订婚了呀!”

巴博斯给了坎麦尔一拳,吼道:“闭嘴,你这蠢货!诺里斯这该死的酒鬼说的话你也信?快点开船离开这里,告诉彼特,让他们把放下的拖网赶紧收起来!”

说实话,巴博斯现在心里也很慌,可他是船长,必须得稳定大家的情绪,于是他就用大嗓门来掩饰内心的慌乱,努力保持镇定指挥船员工作。

诺里斯刚要去船尾传达巴博斯的通知,结果他一出门,听到船尾响起几声惊呼。

巴博斯同样听到了,他推开诺里斯对着船尾吼道:“混蛋们,你们在那里该死的乱吼乱叫什么?发生什么事了?”

有人在船尾大声说道:“船长,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们的拖网突然被拽下去了!你快过来看看,我们看不到拖网的影子了!”

一幅拖网的价格可不低,巴博斯咒骂着该死的天气该死的渔场该死的一切跑向船尾。

驾驶舱门口,诺里斯往茫茫白雾中看了一眼,忽然进了驾驶舱然后关上了门。

正在给船加速的坎麦尔问道:“你干嘛关门?”

诺里斯表情凝重的说道:“伙计,你有没有注意到,雾气好像更浓了?你知道吗?我前妻是吉卜赛人,她的家族都是占星师和通灵师,跟着她我也学到了一些东西,我也懂一些东西。”

“你什么意思,诺里斯?”坎麦尔一幅骑了鬼的表情,满脸惊恐。

“我的意思是,我有预感,海上要发生恐怖事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