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232 这才是**再度

黄金渔场 1232.这才是**(再度求订阅)

沙克说的对,秦时鸥不是竞选负责人,奥尔巴赫才是。

傍晚的时候奥尔巴赫返回了渔场,他不是自己回来的,还带了一位老妇人和一条老迈的苏格兰牧羊犬。

虎子和豹子这次没有叫唤,凑在一起眼巴巴的看着那条牧羊犬,嘴巴张着舌头耷拉着,秦大官人觉得它们小哥俩是有点垂涎人家的味道。

秦时鸥拉了拉薇妮胳膊,低声道:“虎子和豹子长大了啊。”

薇妮微笑着挥手向奥尔巴赫两人打招呼,漫不经心的说道:“亲爱的,麦考莲女士来了,你就先别管孩子们的事了,先招呼好老太太吧。”

是的,和奥尔巴赫走在一起的,是去年来过渔场的加拿大政坛铁娘子,黑兹尔-麦考莲!

相比奥尔巴赫,秦时鸥的所作所为太小家子气了,看看人家是干了什么,花钱不算本事,将麦考莲请来才是王道,有这样的人来助选,那吊打其他候选人绝对不要不要的。

虽然麦考莲的名声是她任市长的三十六年时间积攒起来的,但她不光做过市长,也做过镇长的,密西沙加现在是加拿大第六大城市,但四十年前还是一个小镇集合体,也就是说,她也有管理小镇的经验。

秦时鸥带着薇妮迎接上去,后者拥抱麦考莲,微笑道:“欢迎您,麦考莲女士,很高兴我们能再次相见。”

人老了,变化真的会很快,秦时鸥敏感的察觉到,麦考莲的精神气和状态比去年差了一些,老态更加清晰,已经看不出二十年前她和安大略省长、省议会争锋的英姿了。

似乎正好形成了对比,大白抖擞着毛发从别墅里走出来,它好奇的看了看苏格兰牧羊犬,然后便自得其乐的跳到熊大后背上,陪着它去找虎子和豹子玩耍了。

熊大和大白走在夕阳下。一大一小两道影子越拉越长,直到最终交汇在一起。

麦考莲和秦时鸥握手,回头看着小镇上空那个巨大的热气球,笑道:“奥尔巴赫说。这是你做的是吗?哦,上帝,哈哈,我以为我到了迪克斯维尔山口小镇,这竞选的氛围可真棒。”

迪克斯维尔山口小镇是美国新罕布什尔州北部靠近美加边境的一个小镇。那里群山环抱、景色秀丽,是一个旅游胜地。小镇居民寥寥无几,全部人口只有70多人,注册选民更是只有21人。

可是虽然地处偏远山区,选民数量微不足道,然后自1960年以来,在历届美国总统选举中,这小镇都享有“全国第一”的美誉,因为这里的投票活动最早举行,选举结果也最先公布。因此在其他地区的选举正式投票开始前,美国人都在关注它。

故而,这是一个很好的广告平台,每到总统大选的时候,小镇的竞选氛围便会很浓烈,两个党派将小镇当做了战场上的咽喉之地,会在这里展开最猛烈的拼杀。

薇妮甜蜜的依偎在秦时鸥身边微笑道:“这是我的未婚夫为我做的,他希望能满足我当选镇长的心愿,竭尽全力的帮助着我。”

秦大官人不太好意思,其实是薇妮一直在帮助着他。

麦考莲用赞赏的眼光看着秦时鸥。说道:“这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四十年前,我的丈夫也是这么帮助我的。”

说着,她的情绪稍微有点低沉了。再度回头看着热气球,悠悠道:“时间真快呀,四十年,一下子就过去了。”

显然,麦考莲想到了过去的一些时光,这样的话题太沉重了。秦时鸥赶紧将她迎接进别墅里,放学回来的雪莉和鲍威尔一个乖巧的榨果汁、一个忙碌的切水果,全家都围绕着麦考莲转悠。

虎子和豹子也在这样转悠,当然,它们的目光不是麦考莲,而是麦考莲身边的苏格兰牧羊犬。

注意到拉拉汪的异常,薇妮这才想起刚才秦时鸥好像问过自己什么,便说道:“亲爱的,刚才你问我什么来着?有关虎子和豹子的。”

秦大官人无奈的翻了个白眼,道:“我跟你说,虎子和豹子好像长大了。”

“长大了才好呀,孩子总是会长大的嘛。”薇妮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不知道这有什么好感慨的,“你想说时光荏苒?”

秦时鸥说道:“不,我的意思是,它们两个到了**时候了!我们不能压抑它们天性,你看它们现在审美观都有问题了,这只苏牧可是老狗了!”

薇妮明白了怎么回事,她看看那条随意趴在麦考莲身边但带着慵懒风情的苏牧,觉得这狗的身上有种女性的妖娆,便猜测道:“或许,它们喜欢熟-女风情?”

秦时鸥一脸惊恐的看着薇妮,说道:“不会吧?虎子和豹子又不缺乏母爱父爱,它们干嘛有这样的心理?”

麦考莲看两人在一起聊的热切,笑眯眯的问道:“你们在说什么,好像很有意思的样子?”

秦时鸥和薇妮同时扭头露出个灿烂微笑:“我们在讨论晚上吃什么。”

异口同声的说完,两人对视一眼,忽然哈哈的笑了起来:还真是有默契。

虎子和豹子撇嘴看着两人,妈的,这是虐单身狗啊!

晚餐依然以素食为主,渔场有的是新鲜蔬菜,秦时鸥冬天的时候在大棚里种植了一些花生玉米,有海神能量支撑着,这些作物都完成了反季节性生存,成长的很好。

秦时鸥做了一道杂粮海鲜,先将蒸熟切开的螃蟹和龙虾混合炒,然后放到炖锅里,加上洗干净的花生和玉米段一起煮,这样海鲜和粮食的不同香味混合,产生一种新的味道。

麦考莲和薇妮在聊天,薇妮向她请教竞选中发言的一些注意事项以及公共管理的技巧。

两人聊了一会,麦考莲拍拍她的手慈祥的笑道:“女孩,你有一个很好的小男孩,看到你们在一起,我真是感到开心,从你们身上,我看到了很多过去失去的好时光。”

薇妮笑着道谢,她回头看去,看到秦时鸥在厨房忙活着,脚边是爬来爬去的小甜瓜,他一会掌控灶台一会蹲下逗逗女儿,很是忙碌。

走进厨房,薇妮拥抱着秦时鸥给了他一个深吻,秦大官人莫名其妙,但这种时候要做的不是问原因,而是享受夫妻间的感情交流。

虎子和豹子不满的蹲在门口看着他们,又在虐单身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