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234 政治狗

1234.政治狗

作为主持人的迪克正在演讲台的下面,他本来正笑吟吟的看着镇民们,结果发现镇民们突然哄堂大笑,便奇怪扭头,接着看到一条惊恐的狗冲他而来,这引发了他的惊恐……

“哦,上帝!”迪克惨叫了起来,“小休斯,我要杀了你!”

比特犬扑向迪克,一人一狗在一起翻滚,小休斯慌忙上去拉开自己的爱犬,屠夫先生发现主人后急忙钻到他的怀里,尾巴死死夹在屁股沟里,惊恐的呜呜叫个不停。

小休斯再度将比特犬抱上台,等他小心翼翼的撒手,这狗立马又要跑。

这样小休斯就只能抱着狗尴尬的站在台上,前面的一名镇民哈哈大笑道:“伙计,选举开始了,你赶紧发言啊,代表你的狗发言也行啊。我教教你怎么发言,汪汪、汪汪汪,哈哈……”

“法克鱿,萨布兰,你给我闭嘴!”小休斯气急败坏的吼道,“你惹上事了,看等我有时间怎么收拾你!”

不光萨布兰惹上事了,小休斯也摊上了大事,这可是镇长选举不是舞台剧,他这样闹可不合适。

但他也是没办法,比特犬很蠢,智商不高,这会吓尿了已经,怎么安抚都没用,一个劲的想要往台下跑。

秦时鸥带来了虎子和豹子,两个小家伙看台上有狗在闹,感觉有意思,便摇摆着尾巴跑上了演讲台。

看到同类,比特犬总算有了转移注意力的地方,它那蕴含在血脉中的斗志觉醒了,趁着小休斯疏忽它逃了出来。对着虎子和豹子吼叫起来。

虎子豹子鄙夷的看了比特犬一眼,真是丢了你家的狗脸,连发言台都不敢上还有脸冲俺们兄弟嚎叫?懒得理睬你!

两条拉拉汪站在发言台上兴致勃勃的看着台下乌压压的人群,或者说,它们在享受被人围观的感觉。自从做了法庭治疗犬之后,它们就很喜欢被众人围观的感觉。

尤其是,今天镇长选举,小镇的人几乎都出动了,上千人站在街上,不像以前在法庭里只有几十个人。这么多人一起看着自己,虎子和豹子感觉更好了。

与之相反,比特犬的感觉就不好了,虎子和豹子的小眼神让它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便吼叫着冲了上去。

台下响起镇民和游客的惊呼声。作为主持人的迪克更傻眼了,这时候没人敢上去,包括主人小休斯,比特打起架来可是敌我不分的,这会被它咬上一口就惨了。

比特犬凶悍的冲上去,摇摆着尾巴正在显摆自己的虎子和豹子猛然回头盯上它,接着两个小家伙飞快转身从两翼包抄,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比特犬扑倒在地……

毫无反手之力。被小休斯寄予厚望的斗犬之王就这样被放翻了,虎子和豹子用爪子摁住它,呲牙咧嘴对着它发出闷吼声。比特犬剧烈挣扎但根本逃不脱,最后只能呜呜叫着服软。

见此,虎子和豹子放开摁着它的爪子,然后比特犬爬起来,夹着尾巴灰溜溜的逃跑了。

小休斯一边喊着‘屠夫’一边在后面追,台下响起众人的哄笑声。休斯扛着儿子满脸无奈,而他儿子像小大人一样叹了口气。不屑的说道:“我的脸都被叔叔丢光了,这样以后我可怎么和小伙伴们玩耍?”

秦时鸥赶紧出去把虎子和豹子喊下来。台下的镇民却起了看热闹的心思,纷纷喊道:“留下!让它们留下!”“虎子豹子棒棒哒!”“我们要求换镇长候选人,让虎子豹子上!”

虎子和豹子很聪明,它们能察觉到台下人们高涨的情绪,于是便更开心了,摆出骚包的姿势,昂头挺胸将爪子搭在台子上,愉快的伸出舌头舔着嘴唇看向台下。

“赶紧给老子滚下来!”秦时鸥威胁挥拳头。

平时乖巧的虎子和豹子这会叛逆起来,两个小家伙假装没听到,摇摆着尾巴开心的待在台子上,时不时的还嗷嗷吼叫两声,惹的台下的人欢呼不断。

对于镇长选举,小镇上大多数居民其实很腻歪了,他们要在街上站两三个小时听一些没什么用的话,其实想要选谁他们心里都有谱了,不会因为谁说的好听改变主意。

换句话说,这种演讲活动就是一个套路形式!

所以,这次小休斯建议安排一条狗做候选人的时候他们都同意,增加点趣味性嘛。现在看来,让动物去参选果然很有趣味性,虎子和豹子把现场氛围给调动起来了。

秦时鸥只好上去把虎子和豹子拖下去,他一手夹一个狗,虎子和豹子怏怏不乐的耷拉着脸,它们还没有出够风头呢。

小镇居民对秦时鸥发出嘘声,他下场后还有人拉着他,喊道:“秦,你放这两个孩子回去,我们要看它们参加竞选!”

“别闹别闹,卧槽,大家都严肃点啊!”秦大官人蛋疼了。

没有狗在台上了,迪克总算敢上去救场了,他也是无奈至极,估计自己老爹干了一辈子主持人都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形,轮到自己怎么就给碰上了呢?这也太倒霉了吧?!

不过这样也好,竞选的氛围变得热烈了起来。

后面其他人出场,演讲内容没什么亮点,千篇一律要带着小镇好好发展,以前居民们听了这样的话没什么反应,现在因为虎子和豹子的闹剧,人们情绪高涨,对一些论点有了反应。

薇妮最后出场,她确实很认真的准备了这次竞选,从衣装到化妆,非常专业。

套装无疑是职场女性的必备之选,薇妮选了一套普通的女士黑色西装,简约的剪裁尽显利落,直筒裤搭配高跟鞋有效的拉长了双腿比例,轻松打造出了干练、沉稳的感觉。

另外再搭配上梳成黑马尾的发型和美丽无匹的样貌,这样她一出场,便获得了满堂喝彩。

秦时鸥欢呼的尤其起劲,他盯着跟前的大兵们,受气包刚缓口气,他拉了一把,横眉怒目:“一万块的奖金呢!”

受气包举手做出投降的样子,然后继续扯着脖子高呼,黑刀扛着一个彩色板,上面写着:薇妮,天命之女。

尼尔森哀嚎:“雪特,沙克猜的真对,boss的钱可真是不好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