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243 不容乐观3/5

1243.不容乐观 3/5

渔业部非常重视这次的渔业拍卖会,因为这是一个试点,如果成功那可以推广开,让渔场主们可以赚到更多的钱,这样搞渔业养殖的人便会更多一些了。

故而,这次来主持拍卖会的是马修-金,加拿大的大部长亲自披挂上阵。

有时候秦时鸥觉得这些国家高官的日子也不大好过,正所谓‘生活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外界的人光看到马修-金统帅整个加拿大渔场,一声令下就可以开放或者关闭若干渔场导致几千人失业或者就业,但又有谁知道,他背负的压力呢?

这次和马修-金相见,隔了一年时间,秦时鸥觉得部长先生苍老的更明显,眼角的鱼尾纹深了很多。

相比之下秦时鸥的日子可就好过多了,闲云野鹤一样,渔场是个聚宝盆,源源不断的为他赚钱。

而如果缺钱了他可以跑去海底找一艘沉船,现在还有一艘黄金船在打捞中呢,一旦打捞上来,他的资产又可以进行突破了。

马修-金平时没事要考虑加拿大的渔业怎么发展,秦时鸥呢?他考虑的是今晚吃什么、明天陪女儿去哪里玩……

见面之后马修-金没有和他多说什么,两人握了握手便分开了,秦时鸥接着被唐纳德一行熟悉渔夫给拉进去了人群。

这次参加拍卖会的人不少,得有小两百号人,将会场填补的满满当当。这些人隐约形成两个群体,一个是以圣劳伦斯湾为主,一个是环北大西洋。

秦时鸥到来之后,唐纳德将他拉走,但接着有圣劳伦斯湾这边的渔场主来找他聊天扯关系,话题就是从卡梅隆大导演这次要拍的电影开始。

这部电影男主角的原型就是秦大官人,这是非常值得他骄傲的事情,放在三年之前,他可不敢想自己有一朝一日会成为好莱坞顶级导演拍摄的原型。

当然,那时他也不敢想象。自己会在异国他乡这么受欢迎,在拍卖会现场,几乎每个人都想和他交朋友,他的受欢迎程度还要超过渔业部长马修-金。

唐纳德不无嫉妒的对他说道:“你成了万人迷。伙计,幸好我们不是举办PARY,否则我想你就是这里的舞会皇帝了。”

秦时鸥轻松的问道:“那我有没有迷住你?”

唐纳德嘿嘿一笑,狡猾的说道:“如果你愿意出售给我一批大西洋鳕鱼、狭鳕和黑线鳕的鱼苗,我那我肯定会被你迷住。”

和他的目标一样。其他人接触秦时鸥,也是为了得到他的鱼虾蟹苗。

从去年开始,国际海产行业就不好做了,加拿大的渔业是国家支柱产业之一,渔场主们要赚钱靠的是外汇,这里几乎每个人都是做出口生意的。

可是,全球经济不景气,加拿大的海水产销售情况一再滑坡,让渔场主们忧心不已。

这也和加拿大政府的定位有关,因为靠近北极。加拿大不管是北大西洋还是北太平洋海域的海水都污染较轻,而寒带水域的鱼虾蟹生长慢、营养丰富、口味好。

故而,加拿大的海水产都是按照高档次来定级的,这样随着各国经济越发低迷,高档海鲜的销售能力也在逐步下滑,最终受损失的便是渔场主们。

如象拔蚌、雪蟹、珍宝蟹、北极参、白尼参等名贵海产,二十一世纪的头十年,加拿大每年的出口额都是按照百吨为单位来算的,现在一年出口几个百吨就很不容易了。

今年缅因龙虾出口需求量大增,但因为龙虾基夫氏菌的缘故。加拿大的龙虾捕捞量锐减,连国内市场都供应不了,谁还去出口?

秦时鸥之所以这么受关注,就是他的情况不一样。在大家伙的海鲜都卖不出去的时候,他创建了一个大秦牌的高档品牌海鲜,还是超级高档那种,竟然一点不愁卖,这不让人羡慕嫉妒恨吗?

在场的渔场主都是有脑子的人,他们知道嫉妒恨是没用的。便千方百计的交好秦时鸥,希望可以得到他的帮助,将自己的海产品放入大秦牌中销售。

他们都算过,哪怕只是卖出大秦渔场渔获一半的价格,也能赚翻天!

人来的差不多后,马修-金宣布开会,第一个环节是自由发问,渔场主们可以就政策和现如今的海产贸易状况进行提问,有好的建议也可以提,大家共同讨论。

唐纳德很积极,抢占了第一个发言的机会,他直接对马修部长开炮:“部长先生,我们想知道马上就要到鳕鱼和金枪鱼捕捞季了,今年给我们的配额能不能增加一些?”

为了保护渔业可持续发展,加拿大在海产捕捞配额方面是比较谨慎的,会根据过去五年的捕捞、销售情况计算出一个比较合适的数值,然后将这个数值再保守的缩小一下,最后分配下来的就是大家的捕捞配额。

渔场还好一些,那些出海捕捞的渔船都需要购买捕捞许可证,而这张许可证上有捕捞量标准,超过是不允许的,故而一艘船出海能赚多少钱几乎可以提前算出来。

马修-金沉默了一下,说道:“即使增加捕捞配额又如何?你们认为市场能吃下那么多鱼虾蟹吗?如果吃不下,那你们打算怎么办?降价处理?”

“这是国家的事情,我们是养鱼的,不是从事进出口贸易的。”有人气愤的说道。

一有人抱怨,其他人就跟上,会场顿时变得吵吵闹闹起来,这两年渔场主们大多是损失而不是赚钱,憋了一肚子气,有机会向渔业部长发难,谁不是放开的抱怨?

秦时鸥双手交叉不言不语,这种场合他还是不掺和的好。

但这时候他作为核心人物,想要置身事外也不可能,马修-金直接将话题转移到他身上,说道:“我知道这里很多渔场主赔钱了,可为什么一位年轻的渔场主却能赚钱,你们这些经验十足的老渔场主,却赚不到钱?”

几百道目光汇聚到了秦时鸥身上,秦大官人微笑着向周围点头示意,心里则暗骂马修-金这老头子不讲义气,这是将他挂在火上烤啊。

好在,他提前准备好了烧烤架,自己可以逃过一劫:“我要感谢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