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248 给你上一课3/5

1248.给你上一课(3/5)

秦时鸥看向卡特,后者在对着他微笑,还伸手做了个绅士的邀请动作。

唐纳德解释道:“他这是在邀请你报价。”

秦时鸥侧目,兄弟你当我是撒比还是怎么回事?我连这个动作都看不懂?

不过考虑到唐纳德也是好心,这家伙是实在人,说这话应该不是抱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思,这样秦大官人就不好开罪与他,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凑上去说道:“看我怎么弄他。”

秦时鸥没有直接报价,他无视了卡特的挑衅动作,双手托腮趴在桌子上看其他人。

但其他渔场主都在等着看戏,有人还掏出手机,这让秦大官人蛋疼无比,大家能不能认真点?看电影去电影院,到底是谁卖不出海产才跑来参加这次拍卖会的?

没人接口卡特的报价,白手套脸上挂着职业化的笑容继续报价,一连说了两遍,眼看第三遍就要落锤了,秦时鸥才悠然说道:“001号,三万块!”

期待看热闹的渔场主们立马精神抖擞,这价格报的可是够高的。

对于改良后的斑节对虾来说,三万块的价格不算高,这种虾的存活率也是相当高的,而对虾生存在海底,喜欢藏身在礁石缝隙中,隐蔽能力很强。

②,??卡特听了他的报价冷笑一声,举起手中的连环画喊道:“002号,四万!”

“嘶!”渔场主们惊呼,而改良对虾的那位渔场主则笑的合不拢嘴。

紧接着。秦时鸥面无表情的也举手报价:“001号,五万!”

“嘶!”更响亮的惊呼声响起,更多的渔场主震惊。

卡特不屑的看了他一眼。又报价道:“002号,六万!”

“001号,七万!”

“002号,八万!”

“001号,十万!”

“002号,十二万!”卡特笃定秦时鸥会采购这种虾,因为他研究过大秦渔场的发展思路。发现这个渔场缺少可以打通亚洲海鲜市场的拳头食材,毫无疑问,斑节对虾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所以。他决定要狠狠的恶心秦时鸥一次,他知道对面那个中国人多有钱,也知道斑节对虾对大秦海鲜来说多重要,根据他的猜测。对面那中国人的心理承受价格。应该在十五万左右。

于是他等着秦时鸥的下一次报价,他已经决定了,当秦时鸥再度报价,他就停止报价,那时候这中国人的表情一定很好看。

这么想着,卡特期待的看向秦时鸥,等着他继续报价,可是对方的表现让他心里一沉

秦时鸥耸了耸肩。然后对他竖起大拇指。

卡特身边的渔场主不知道是真傻还是看热闹看傻了,他看到秦时鸥的动作后凑上去说道:“伙计。他是在夸奖你,看来你的豪爽已经征服了这个中国人,干得漂亮!”

卡特气急败坏,一把推开他低声吼道:“滚,你个蠢驴!”

白手套不管下面的小动作,只要没人报价,他就开始安装规矩来进行报导:“002号的先生报价为12万,请问还有哪位先生要出价?”

傻子现在才会报价,一个单位的对虾十二万,现在加拿大市场上斑节对虾的价格也不过是二十元左右一斤,可现在虾苗一只就是十二元了,除非最后出产的虾能进入大秦海鲜这样的水产奢侈品品牌,否则指定赔钱。

卡特着急了,他哪有像奢侈品海产品牌供货的渠道?以前还有个莫里家族帮他处理优质海鲜,可现在因为巴特勒的打压,莫里家族的日子不好过,光是他们在美国本土的海产合作伙伴都照顾不过来了,怎么还会找卡特来采购海鲜?

他眼巴巴的看着秦时鸥,希望对方像一开始那样到了最后关头再提价,现在他已经后悔了,自己为什么要玩火?!

白手套用缓慢而坚定的语气说道:“十二万报价第一次!十二万报价第二次!!十二万报价第三次!”

‘砰!’一声闷响,白手套落锤在桌子上,用高亢的声音说道:“恭喜002号先生,现在五个单位的斑节对虾属于他了,接下来进行下一个产品的展示……”

卡特满脸痛苦,完了,自己酿造的苦酒,到头来是自己喝掉了!

这可是六十万加元,注定要赔掉的六十万加元,当然以卡特的身价来说,他的渔场至少价值六千万加元,毕竟是新斯科舍省最大的渔场主。

但要考虑到,渔场主们的身价是在渔场和海中水产品上,他们实际上没有多少自由资金可以流动,一般用的钱都是从银行贷款的,有渔场做抵押,贷个几百上千万轻而易举。

这样对于卡特来说,六十万不就是小数目了,尤其是今年海鲜市场这么难做!

更让他痛苦的是,偶然间一扭头,他看到秦时鸥不知何时竟然掏出了手机,正在对他的面部表情进行拍照……

“这个该死的中国人!”卡特咬牙切齿的低声骂道,可令他无奈的是,除了能在口头上发泄一下,他没有别的办法让自己更爽。

之后还有海产品源源不断的拿出来参拍,秦时鸥又拍下了十个单位的扇贝、二十个单位的生蚝、五十个单位的粗腿雪蟹等等。

估计因为秦时鸥坑卡特那一下子太狠,当他参与后面这些海产品报价的时候,渔场主们都不敢和他竞争,即使有人看中了,那提价也很谨慎,生怕成为卡特第二。

这样,一直到拍卖会结束,秦时鸥拍下了九种海产品,他算了算总共花的钱也不过是四百万左右,这里面很多还是如粗腿雪蟹之类的大数量海产苗。

结束了拍卖会,渔场主们拿着银行卡去进行结账接洽,这次的拍卖会可是渔业部组织的,没人敢赖账,否则就是不给渔业部面子。

秦时鸥走向卡特,后者注意到他的身影,愤怒的看向他,这位暴脾气的新斯科舍省渔场主暗下决心,如果这混蛋刚上来冷嘲热讽,那就当场揍他!

可秦大官人理都没理睬他,径直走到卡特对面,向那位亚裔面孔的中年渔场主说道:“您好,尼克杜先生是吗?我是秦,大秦渔场的秦。是这样的,你的对虾苗可有富余吗?我想采购一批。”

听了这话,卡特大怒,就他妈知道你想要养殖这种对虾,可为什么刚才你不跟我杠到底?

尼克杜显然了解两人的恩怨,他已经和卡特做了生意了,不能再和秦时鸥做生意,否则肯定会得罪其中一个。于是,他为难的说道:“抱歉,秦先生,五个单位的虾苗已经是我的极限余额。”

听了这话,卡特脸上露出愉快的表情,得意的看向秦时鸥,就知道你想要这种对虾,但你就是买不到!不过,他也暗暗决定,要是这中国人掉头向他服软,他还是愿意将自己手里的对虾资源进行出售的。

这可是六十万啊!他的银行卡里余额有没有六十万都不好说!

秦时鸥笑了笑,说道:“不,杜先生,我想您的渔场一定可以再空出一些虾苗。您真的不想赚放到眼前的钱吗?而且我没有猜错,咱们是同胞吧?”

尼克杜点头道:“是的,我也是华人,我的老家是粤省。但说实话秦先生,我真的很难再拿出一批虾苗卖给你了。”

秦时鸥笑道:“我的渔场还有一批鳕鱼苗,大西洋鳕、黑线鳕、银鳕、狭鳕、斑点鳕都有,不知道有没有你需要的?”

听了这话尼克杜的眼睛亮了起来,他问道:“有多少的单位?”

秦时鸥说道:“看你能提供多少单位,我这边至少是十个单位。”

“十个单位?没问题,回去我立马给你筹备!”尼克杜兴奋的说道。

这样卡特简直要疯了,更让他抓狂的是,秦时鸥紧接着补充道:“你的单位售价是多少?看在老乡的份上,我的鳕鱼可以用起拍价给你。”

尼克杜明白他的意思,便不好意思的看了看卡特,摸着鼻子小声道:“我也是可以用起拍价卖给你。”

卡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