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253 火车呜呜响

黄金渔场

姜还是老的辣,桑德斯冷静的下压双手说道:“别着急,boss,这不是什么事,别在意失败者的看法,也别管他们说什么,我们赚自己的钱,过自己的生活,这样不就行了吗?”

秦时鸥心里憋着一股气,桑德斯说的没错,做人难得糊涂,自己就是一介平民,不是什么国家领导人甚至都不是公务员,这种种族啊国家啊之类的大事,和他没关系。

平时,秦时鸥也是这么想的,可是当他遭遇种族歧视事件的时候还是受不了。

但正如桑德斯所说,他对此无能为力,哪里没有种族歧视?就是同一个国家、同一个民族,不也有地域歧视吗?

秦时鸥后面没有再说什么,这件事让他更清晰的察觉到了人在他乡的困窘,加拿大不是天堂,即使他有钱也只能说在这里过的舒服些,这里永远不会成为他的家乡。

这样,他就更有必要将告别的经营好了,那个地方就是他的巢穴,他要打造成自己的地盘,水泼不进的地盘。

自从来到加拿大,来到告别岛,拥有了大秦渔场后,秦时鸥其实就一直没有安全感。

他身边的人都无法理解他的一些举动,比如他购买了四艘海拳号武装高速艇,比如他购买的那些防火导弹、防火火箭炮之类的武器,比如他想方设法给自己搞了个游骑兵的民兵身份等等。

事实上这些都是他为了保护自己和自己的财产所做的准备,就像是野兽时时磨砺自己爪牙一样,这么做都是希望自己变得更强,哪怕这种强只是看上去强。实际上没什么卵用。

但能给自己带来安慰,这样也足够了。

今天的所见所闻更坚定了秦时鸥有关掌控告别岛的想法,华人在海外待着不容易,有些事不能依靠别人,只能靠自己。

有了明确目标。秦时鸥的情绪就变好了很多,刚才他情绪恶劣,更多是因为他发现面对现实中一些困境他无力应对,只要有办法应对了,那剩下的就是该怎么做,而不是该怎么发愁。

鱼鹰取票分给四人。秦时鸥低头看了一眼惊愕道:“法克,一张票竟然要九百加元?有没有搞错,飞机票才不到两百块!”

鱼鹰解释道:“咱们订的是头等舱软卧票,价格当然特别高。那个,boss。这个就当我请你的,不用你给我钱,呵呵,那个,人生嘛,开心就好,是不是?”

他还是想安慰一下秦时鸥。

秦大官人翻了个白眼,说道:“本来我就没打算给你钱。”

鱼鹰:“……”

尼尔森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好兄弟,你真的很大方,非常感谢你请我坐头等舱的火车。回去我请你去闪耀星酒吧好好玩。”

鱼鹰抓住他的手臂,说道:“别多想,伙计,我只是请boss,你还是得自己出钱,九百二十块。一分不能少!”

这样说说笑笑,小团队的氛围总算轻松下来。鱼鹰和尼尔森走在后面偷偷讨论,以后出行一定得先查查新闻。有类似这种涉及种族歧视的事情一定不能让boss碰上。

他们四个人迟到了,不过有运通集团的安排,火车一直在等候着。

车上的普通乘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正在怨声载道,所以当火车站的站长看到秦时鸥四人到来后,赶紧火急火燎将他们送进头等舱。

难怪价格昂贵,火车的头等舱卧铺车厢非常豪华,秦时鸥他们所在的这一节车厢总共才容纳十六个人,非常宽敞。

上车之后他看了看,这节车厢是自带厕所和洗漱设备的,车厢首部设有观景座位、尾部还有供应点心的小餐厅,另外还设有淋浴室以及餐车。

火车开出巴斯克港城市之后,迅速进入一片丛林之中,这座港口城市被森林环绕,事实上就是从树林里建设起来的。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导致城市周围有很多造纸厂。

明礁、河流及成群湖泊等切割而成的肥沃土壤养育了这片茂密的森林,秦时鸥坐在观景位置上往外看,不时的可以看到驼鹿、野山羊以及狼群等野生动物自如地行走。

当然,偶尔还能看到一座座大烟筒,那是造纸厂和冶金厂的地标。

火车开入树林中后,起初是小树林,慢慢的树木变得繁茂起来,一些高大的云杉出现了,这样景色就变得大不一样。

秦时鸥注意到,和国内火车行驶不一样,这趟火车不断拉响汽笛,而且汽笛声不是单纯的‘呜呜’,而是有节奏变化,跟一首简单音乐似的。

桑德斯看他疑惑,便解释道:“这是在驱赶野兽,火车轨道附近没有杂草乱石,一些野兽会在这种地方**,所以火车得时不时的鸣笛吓跑它们。”

“即使这样,每年火车也会伤害到几万只野生动物。”一个中年妇女厌恶的说道,“人类真恶心,是吧?为了自己生存,侵占了多少生物的生存空间?”

秦时鸥尴尬的笑,不知道该怎么接这位妇女的话,刚刚他才因为是华人而被那些白人渣滓歧视,现在来了位更猛的,直接歧视全人类。

傍晚火车开进小城市康纳布兰卡,乘坐火车就可以享受和海洋不一样的风情,火车是从内地直接切入,纽芬兰大城市很少小城市挺多,火车的线路便是在这些小城市之间穿插,故而景色变化节奏很快。

康纳布兰卡是纽芬兰境内为数不多的农场城市,这片城市周围都是农场,平地一望无际,与天相接,中途在这里要停四十分钟装卸货物,秦时鸥获准可以下车在火车站内游览观光,便走了出去。

尼尔森和鱼鹰赶紧跟上,他们拿着烟说出来换换气,其实是怕秦时鸥出什么事。

天公不作美,今天天气阴沉,在这片平坦的土地上看不到夕阳西下的美景。

小城市没有多少高大建筑物,秦时鸥站在火车站里眺目远望,感觉自己似乎可以看到这座城市的边缘,因为它实在太小了。

火车站有人推着小车卖特产,秦时鸥买了一些云莓奶酪蛋糕、松糕饼、炒麦和果露等做零食,这些东西质地很考究,味道也不错,他品尝了感觉味道不错的多买了一些,回去给薇妮和孩子们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