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267 复仇小能手

1267.复仇小能手

秦时鸥仔细打量着这些贼头贼脑、肥肥嘟嘟的小虫,他刚开始没认出来,还是猛然间想起它们的身份,这些东西是船蛆啊。

别看名字恶心被叫做蛆,其实它们不是虫子,而是一种蛤,和秦大官人很热爱的蛤蜊是近亲,和他更热爱的鹅颈藤壶是远亲。

从外表看,它们和某些蠕虫没什么区别,如果用放大镜看能看到,它们头上其实有一些很细的白壳,质地坚硬,它们就是利用这种壳,扭动身躯将自己变为小钻子,最终钻进木材里。

船蛆以木材为食,它们从出生开始便会选定一段木材,然后钻进去,吞噬木头,消化木头,以此成功活下去。

陆地上有很多以木材为食的动物,海洋中就很少见了,船蛆是至今为止仅见的一种,而就这种小东西,每年给世界海洋运输业能造成的破坏,就得超过百亿!

比如,在2000年夏天的时候,美国缅因州的几个码头出现莫名其妙的坍塌,那些支撑码头的橡木桩有9米多长、25厘米多粗,从外表看坚不可摧,但内里却被船蛆毁了。

类似的事情加拿大也出现过,1997年,哈司法切克西南码头的一个墩位突然坍塌,6个人掉进了水里,事后警方调查事故原因,发现也是船蛆的杰作。

这样,秦时鸥就有了主意,为何不培养出一种超级船蛆来恶心一下日本人呢?

对于船蛆他了解不多,只是在翻看海洋生物书籍的时候,偶然间看到过,知道这是一种挺彪悍的渔业害虫。

正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东京湾附近的海豚屠夫是他的敌人,船蛆也是海豚屠夫们的敌人,这样他们不就可以做朋友了吗?

秦时鸥发誓,船蛆是他这一辈子最恶心的朋友了,但也是现在能给他帮助最大的朋友。

不过对于这位新朋友。他还是比较陌生,便爬起身来搜查资料。想到有办法对付那些海湾屠夫了,秦大官人无比亢奋,忍不住嘿嘿笑了起来。

薇妮拍了他一巴掌,含羞带怒的说道:“怎么不安分?老老实实趴下,按摩才刚开始呢……”

秦时鸥嬉皮笑脸的伸手挑薇妮的下巴。轻佻的说道:“小娘子,你在后面动手动脚干嘛,哥哥我现在想听音乐,吹个箫呗!”

“女儿在呢,德性!”薇妮随手抓起一个东西扔向秦时鸥。飞在空中的貂哥眼含热泪,为啥受伤的总是我。

秦时鸥打开电脑搜索了一下,发现这些貌似恶心的小盆友,真的很恶心啊!而且,用它们来报仇太合适了,它们堪称复仇小能手!

船蛆以木材为食,或者说,它们以木材的主要成分纤维素为食。纤维素是一种糖分子聚合体。隐含着丰富的营养物质,不过其他海洋生物不能消化木材,因为它们的身体中缺乏一种物质:纤维素酶。

这种酶可以打开紧锁在一起糖分子。这是陆地动物们能享受木材中营养物质的基本条件。海洋生物中,只有船蛆身上的细菌能分泌纤维素酶,因此它们有消化木材的超凡本领。

这样,木材在它们眼里就成了蛋糕,咔哧咔哧、咔哧咔哧,一艘木船沉了;又咔哧咔哧、咔哧咔哧。一座码头支柱垮了;继续咔哧咔哧、咔哧咔哧,港口都要废了!

另外。船蛆是特别理想的复仇者,它们只能在木材中生存。以前可以随着木船在世界各地漂流,现在哪里还有木船,都是铁皮船,这样不管秦时鸥制造出多么强大的船蛆,它都没有泛滥的可能。

除非谁傻乎乎的将含有超级船蛆的木材带去其他码头,或者海神能量改造船蛆可以吃铁,否则它们是无法离开东京湾的。

说干就干,秦时鸥将海豚们送出东京湾之后,立马把四道海神意识都调集了回来,四处出击,寻找海湾沿岸的木头,这些木头里都有船蛆。

因为木材的种类不同,寄宿其中的船蛆种类和个头也不同,个头小的只有2厘米到3厘米长,而大的则可以长到1米,足有婴儿手臂粗细,跟条蛇一样!

不管种类,秦时鸥找到船蛆,便将海神能量输入进去,这次他可是下血本了,完全不计代价,能输出多少就输出多少。

他的目的,只为能让这些船蛆尽快进化,然后尽快繁殖,只要超级船蛆们繁殖开来,那东京湾以后就得改名叫东京钢铁湾了。

根据秦时鸥查资料所知,船蛆的繁殖能力本身就很强,它特别能产卵,大约每年能产出五百万颗。

船蛆的幼虫孵化出来后,起初很小,用肉眼看不见,故而无法察觉到它们的存在,等到发觉不对的时候,往往船蛆幼虫已经遍布整个地区了。

幼虫在水里游泳一个阶段以后,遇到木材便开始附着,它们的生活很幸福,木材可以一起解决它们的食宿问题,连吃带住一起搞定。

而幼虫只要开吃木纤维,那生长的就会特别快,根据统计,这时候的船蛆幼虫16天能长大一百倍;36天能长大一千倍,大约生长一个月左右,便达到性成熟,然后开始产卵……

越了解,秦时鸥越觉得这玩意儿可怕。

什么异形、恐龙、血族寄生虫,在这玩意儿面前统统不够看,只要船蛆体型可以放大十倍,只要它们改变食性变成吃肉,那世界末日立马到来!

而且即使以后日本人发现了船蛆,他们估计也得抓瞎,这东西很不好对付。

首先,它们是寄生在木头里的,这样要想彻底灭绝它们,那得将周围木材全部销毁,可这可能吗?

其次,船蛆幼虫生命力顽强,常规方式是无法杀死它们的。火烧?不行,它们寄生在木头里,一旦点火那木头也完了。冷冻?可以,但怎么将木质码头都用低温冷冻起来?

即使采用化学方法对付船蛆也很难,木头成了它们的保护壳,要想穿越木头作用于船蛆身上是很不容易。

现在广泛采用的办法是使用高压将化学制剂注入到木材里,在海水中,这些化学物质会慢慢释放出来,然后杀死船蛆。

但光看就知道,要通过这种方法对付船蛆造价多么高昂了!

而造价还不是限制化学方法除掉船蛆的主要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