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271 反常

1271.反常

求一下保底月票,今天是一号,一些兄弟姐妹手里估计有月票,弹壳在这里求一下,拜谢

不过,事情都有两面性,发现秦时鸥开始扩大养殖规模和种类后,比尔也高兴了起来。

过去一年时间,大秦渔场再没有从他手里购买任何东西,渔场完全实现了自足自给,这样比尔自然无法从秦时鸥手里再赚到钱reads;。

他曾经问过秦时鸥要不要扩大渔场规模,得到的答案是,渔场规模已经足够,现在要做的就是等待鱼苗成长,而不是盲目扩张。

好了,现在渔场再度进入扩张状态,那他手里的资源又有用了。

比尔这次过来,准备了很多种渔业资源推荐给秦时鸥,但这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慢慢来,他预期的计划,是在本月结束之前,给大秦渔场输送一种资源。

万事开头难,开头很重要,比尔为了重新获取秦时鸥的重视,特意准备了一种重量级的资源,那就是光棘球海胆。

他带来了养殖手册和样品,秦时鸥拿起来观看,问道:“这就是光棘球海胆吗很可爱的小东西。”

这些海胆用瓶子盛着,好像小刺猬,浑身是密集的紫黑色尖刺,只有乒乓球大小,外壳呈半球形,壳高略大于壳径的二分之一。

比尔愉快的点头:“是的,光棘球海胆,这是加拿大和你的祖国进行的渔业合作养殖的重点项目之一,母海胆都是从你们的海城引进的,绝对是质量最好的。”

说着,他对秦时鸥挤挤眼,道:“你知道那个合作项目是吧泛大洋渔场合作化养殖,里面的项目可都是非常神秘珍贵的,不是谁都能从里面得到资源。 广告”

秦时鸥看着这种海胆,笑道:“干得漂亮,比尔,我就知道你比别人更厉害。”

其实他并不了解光棘球海胆。加拿大好像没有这种海胆,只是看比尔这么郑重其事,他猜测这玩意儿应该很珍贵才对。

得到秦时鸥夸赞,比尔满意的笑了起来。他问道:“那你有什么计划打算养殖多少海胆”

秦时鸥不了解这玩意儿,他不能随便答应,便说道:“这个过几天我再联系你ok现在我得先去运送这些鱼苗。”

比尔耸耸肩,心里却警惕起来。根据他对秦时鸥的了解,这位爷可是标准的土豪。花起钱来从不心疼,只买最好不买最实惠。

按照他的预期,秦时鸥见到光棘球海胆,应该欣喜若狂才对,现在他的表现太平静了。

这样,比尔就难免多想会不会有其他的海水产公司和秦时鸥合作了呢

这让他患得患失起来,最后咬咬牙,决定回去将压箱底的好货都拿出来,秦时鸥这个大客户,他必须得牢牢把握在手里

鱼苗送上船之后。秦时鸥和薇妮告别,直接开船向新斯科舍省海域,给卡特输送鱼苗。

卡特的渔场位置很好,在新斯科舍省的凯吉姆库吉克海滨一带,比尼克杜的渔场还要靠南方,在加拿大的渔场里,水温属于最合适的。

北大西洋的海鱼以寒带鱼和温带鱼为主,而世界海洋生物无数,大多数是生活在热带,以鱼类来看。温带和寒带的海鱼种类占比不足18

所以,在北大西洋,一般是越靠南,渔场中的海鱼越多。

此外。说卡特渔场好的另一个原因,是渔场南部有一条圣凯瑟琳河,这条河直通安大略湖,和大秦渔场那条一丁点大的高山小溪不同,这是条正儿八经的江河

对于渔场来说,周围有大河是很占便宜的。首先淡水和海水相遇的地方往往资源充沛,可以吸引很多鱼虾生存;其次,如果附近有大河,那渔场中就可以容纳大量需要往淡水洄游的渔业资源。

消耗了十四个小时,凌晨时分,运输船才到达卡特渔场。

进入渔场海域之后,运输船却无法停靠,因为卡特的渔场只有码头,水位太浅,大运输船不能靠近,需要一艘中转船来进行输送才行。

秦时鸥站在船头,猎猎晚风吹拂,他感觉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

旁边的沙克也摇头,说道:“boss,你是不是觉得这个渔场太小了”

卡特渔场号称纽芬兰私人渔场规模第二,指的只是产值能力,因为天时地利,他的渔场很丰饶,加上以前又有莫里家族这条大鱼帮衬,产值很厉害。

但只说面积,这渔场并不大,秦时鸥看介绍,卡特渔场的海岸线只有二十五公里,在地广人稀的加拿大,这样的渔场面积一般reads;。

大秦渔场合并告别岛其他五大渔场之前,海岸线都有二十公里,合并之后面积更是暴增,双方没有可比性。

沙克话音落下,秦时鸥翻了个白眼,道:“我摇头是因为这里的海风也不比咱们那里温暖,谁跟我吹嘘,说仅仅隔着一个省,新斯科舍省比起纽芬兰就像是赤道”

周围的渔夫们哄笑起来,沙克摇头笑道:“那怎么可能,虽然隔着一个省,但又有多远呢”

他们聊着天,卡特渔场的小码头上有几艘小型运输船开了过来,后面渔场灯火辉煌,看来卡特一直在等着他们。

当初拍卖会上,秦时鸥坑了卡特一把,他一位这次来,卡特肯定是要找他麻烦的。就像尼克杜的遭遇,愣是被他狡猾的给剪掉了两成鱼苗的收入。

结果卡特上船之后热情的和他握手,问道:“嘿,伙计,这一路是不是很辛苦到我的渔场去,我准备好了夜宵,大家放松一下,船上的事交给我的人就行。”

事若反常必有妖,秦时鸥看着笑眯眯的卡特,问道:“现在就清点吗光线不好,不太合适吧”

相比拍卖会的时候,这会卡特跟换了一个人一样,豪爽大方,他拍着秦时鸥的肩膀笑道:“噢,秦,你这么说不是嘲笑我吗哪有什么不合适事实上我认为不用清点,谁会信不过秦呢,对吧伙计们”

他最后是问向跟随秦时鸥的渔夫们。

渔夫们不自然的哄笑,公牛把别在裤腰里的短鱼叉又往下掖了掖,伊沃森更是满脸疑惑,含糊的嘟囔着问公牛:“小牛,不是来打架的吗”

秦时鸥在路上反复强调过他和卡特的恩怨,并且告诫他们,到了卡特渔场,只要不爽了那就别多说,一个字,干

现在看来,貌似不是这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