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275 两个孩子5/7

黄金渔场

《鬼吹灯》是秦时鸥最喜欢的小说之一,三年前来加拿大的时候,他担心自己没有娱乐活动,便下载了这部小说的电子书。

这样,今晚正好派上用场,只是有点可惜,这本书应该属于探险惊奇类小说,而不是恐怖小说。

秦时鸥用抑扬顿挫的声调讲了一段,渔夫们安静的听着,偶尔配合的发出一声惊呼,一切很完美。

可是当秦时鸥讲到他认为最精彩的地方,也就是胡八一和王胖子准备下墓探险的时候,渔夫们不听了,他们纷纷摇头,很失望的说道:“这个家伙是盗墓贼吗?”

秦时鸥说道:“是的,但不单单是盗墓那么简单,他要做很多有意思的事情。”

沙克说道:“那算了,盗墓是很卑劣的事情,一个人不管为了什么理由去盗墓,我认为都不合适。雪特,我们怎么能去打扰亡者的沉睡呢,是吧?”

这点是中西方文化的诧异,加拿大人对死者很尊敬,而且一般不太害怕,所以有些住宅区建在墓地附近,他们认为墓地是人间隔着天堂最近的地方。

这样,对加拿大人来说,恐惧不是阻止他们盗墓的因素,敬畏才是,盗墓贼是很受鄙视的,干这个工作的大多是瘾-君子,是社会中最底层的人。

秦时鸥不想探讨盗墓这种事情的价值、意义之类,入乡随俗,他得尊重沙克等人的价值观。只是,他有些地方还是不服气,说道:“那考古呢?考古不也是盗墓吗?”

烟枪不屑一顾的吐了个眼圈,说道:“就加拿大还有考古学?这国家有个屁的历史啊。”

秦时鸥想想,发现自己竟然无言以对。

“你说一个恐怖点的、简短点的鬼故事,最好别是那种你说开头大家就能猜到结尾的。”沙克说道。

秦时鸥耸耸肩,道:“好吧,我有一个家乡的经典鬼故事——那天晚上我见到了一个女鬼,她放了个屁,然后把自己崩死了。”

一时无言。渔夫们静悄悄的看着他,只有柴火炉上的咖啡在‘咕咕’翻滚。

薇妮过来问道:“嗨,你们在讲什么鬼故事?很可怕吗?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

渔夫们默默的低下头,他们实在无力吐槽秦时鸥讲的故事。

秦大官人也实在无力吐槽他们的理解能力。多经典的鬼故事啊,这可是国内网络上流传最广的段子之一。

沙克踢了踢海怪,让他讲一个。

海怪哼哧哼哧的喘了会粗气,说道:“那是在纽约的一家歌剧院里,有一段时间。怪事频繁地发生,原来的首席女主角险些被砸死,剧院出现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虚幻……”

“虚幻你妹啊,这不是歌剧魅影吗?你把巴黎换成纽约就算成新故事?而且这算什么鬼故事?”尼尔森打断他的话不悦的说道。

旁边的公牛抹了把汗,说道:“雪特,吓死我了,我就说这故事怎么听着那么熟悉?”

客厅里再度变得安静无声,这次众人看向公牛,薇妮捂着小嘴偷笑。

晚上的活动搞的很失败,因为双方存在文化差异。秦时鸥自认为是比较胆小的,可他对渔夫们说的什么幽灵、吸血鬼毫无恐惧感。

渔夫们对他讲的鬼故事也是一样,中国的鬼故事以神秘、未知为卖点,有些故事通篇没有鬼出现,可发生的时期却是人力所不能解决的。

渔夫们理解不能,他们不明白故事里没有出现鬼那有什么好怕的?至于那些人力做不到的事情?或许是上帝干的呢?

这样原本定好的恐怖故事之夜变成了挑刺之夜,一个人讲鬼故事,其他人挑选其中不合理的地方,这样气氛倒也是火热。

到了该睡觉的时候,秦时鸥送渔夫们离开。薇妮已经先上楼了,他便自己来打扫满地的啤酒罐、烟蒂烟灰和咖啡污渍。

雪莉去厨房找东西喝,看到秦时鸥打扫卫生就上来帮忙。

秦时鸥将垃圾扫到一起让雪莉帮自己拿拖把,叫了几声雪莉也没反应。他奇怪抬头,看到雪莉在迷惑的看着厨房。

“怎么了,甜心?”秦时鸥笑着问道。

雪莉满脸疑问,道:“秦,刚才都有谁来玩了?他们带着小孩吗?怎么有两个小男孩待在厨房角落里。”

秦时鸥往厨房一看,里面黑洞洞的什么都没有。外面阴云密布,其实什么也看不清。

“哪有什么小男孩?少来,雪莉,我知道你想干什么,你想吓唬我是吧?”秦时鸥笑了起来。

雪莉拉住他的手,着急道:“真的,秦,我没有吓唬你,你看不到吗?那里有两个小男孩?一个是黄色头发、一个是黑色头发,我以为是谁带游客的孩子来玩了。”

见雪莉说的认真,秦时鸥心里有点哆嗦了,他坚定的说道:“不,没有,雪莉,里面没有人!”

雪莉指着厨房角落道:“明明就有,就在那里俯视着我们!我发誓,秦,如果那里没有孩子,你可以把我赶走到学校寄宿!”

秦时鸥知道,对雪莉来说这是很重的誓言了,比什么对着上帝发誓之类严重的多。

这样他的头皮就有点发麻了,卧槽不是吧,难道厨房真有什么鬼玩意儿?

他吞了口唾沫,摁着雪莉的肩膀认真道:“你看到了角落里有两个孩子?”

雪莉使劲点头,惊慌的问道:“你看不到?”

秦时鸥赶紧掏出手机,倒霉催的,刚才他做事情都用手机照明,已经没电了,他强制启动,手机开机后闪烁了一下,然后屏幕再度变黑。

“妈的掉链子!”秦时鸥骂了一声,他回头看到虎子和豹子,想到老家传说狗眼能看到鬼,立马将它们拉了过来。

虎子和豹子萌萌的看着他,一蹦一跳想要撒欢,秦时鸥只好将它们拍开,又骂了一句:“妈的你们也掉链子!”

一道光线突然亮起,秦时鸥吓了一跳,回头看是雪莉打开了她的手机灯。

“你看,是不是那里有两个孩子?两个男孩,一个黄头发、一个黑头发?”雪莉用手机灯照着角落惊慌的说道。

秦时鸥大着胆子按照雪莉小手指示去看,然后看到真的有两个孩子,一个黄头发一个黑头发,不过是贴着冰箱门上,另外两个孩子头顶还有一行字母:Hai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