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302 自产蔬菜

黄金渔场

南瓜田面积不大,只有一亩半,秦时鸥种南瓜就是为了过万圣节,渔场人也不太多,几十个南瓜就够了。

这样少年们干起活来也不容易,一亩半的菜地,里面杂草可不少,戈登在里面汗如雨下,干了好一会抬起头看看,靠,怎么才干了这么点?

小沙克挥舞锄头在松土,尼尔森从旁边经过,看到他飞快挥舞锄头的样子,说道:“好好干,小子,锄头挥舞的好,以后上了高中和大学,一定能用的上。”

小沙克傻乎乎的抬起头问道:“雪特,上了高中和大学还要松土吗?那样我宁愿做渔夫,我可不想当农夫!”

尼尔森无语,摇摇头:“只要锄头挥得好,没有墙角挖不倒,这句话你都没听说过?”

小沙克更吃惊了:“雪特,上了高中和大学,还要干建筑活?那我还是愿意做渔夫。”

“你就等着做你的单身狗吧。”尼尔森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南瓜和其他瓜类蔬菜一样,需要非常强壮的根系来吸收水分和营养,否则以后生长出南瓜后,瓜会长得很慢。

所以,小沙克松土和后面克拉肯森施肥的过程是很重要的。好在这两个小牛犊一样的少年都是干活小能手,秦时鸥跟在后面看了看,没问题他就去帮雪莉、米歇尔整枝打蔓了。

现在南瓜藤到了整枝打蔓的时候,要不枝叶过旺,容易引起化瓜这种情况。

秦时鸥教导两人将顶端的蔓苗摘掉,留下侧藤上的蔓苗,让它们横向生长,这样一棵南瓜苗才能长出更多的南瓜。

少年们干了半个下午才将一片南瓜地的活干完,一个个浑身大汗淋漓,身上沾满杂草的草叶和泥土,跟泥猴一样。

喘着粗气走出来,戈登刚要开口抱怨。秦时鸥掏出钱包将钱递过去,顿时,几个少年两眼冒光,将准备了半个下午的委屈扔到了九霄云外。

剩下的工作就是浇水了。秦时鸥将水车开了过来,这个工作无比简单,渔场的水车是用水炮改装的,专门用来给偌大葡萄园浇水,一次喷洒覆盖面积就超过半亩地。也就是机器全力开动,只用半分钟就可以将南瓜地浇完。

秦时鸥将海神能量输入水中,水炮开火,一道水幕出现在田地上空,只用了一会就结束了这项工作,尽情的展示了一下现代科技的力量。

将水车停好,他去旁边的菜田里转了转,盛夏是蔬菜丰产的好时节,芸豆、豆角、辣椒、黄瓜、西红柿等等,很快就收获了一大堆。

傍晚渔夫们干完活。秦时鸥喊了一声,纷纷跑过来领蔬菜。

渔场自产的蔬菜成了给渔夫们的一项福利,自从蔬菜大棚建成之后,渔夫们就再也没有买过蔬菜,都是跟着秦时鸥吃。

别小看这一点,这样一个月下来也能省不少钱,加拿大水果和蔬菜的价格很高,而且涨的飞快,从秦时鸥来告别岛到现在,不到三年时间。蔬菜整体价格涨幅超过了20!

这一点不夸张,秦时鸥看新闻,加拿大广播公司报道说,根据加拿大统计局的数据。6月的食品价格比去年同期上升了3。5,其中新鲜蔬菜涨价11。5,超过了肉类的涨幅4。4。

而这只是一年的数据!

按照加拿大广播公司报道,在蔬菜中,芹菜价格的涨幅最高,今年6月比去年6月涨价19。生菜、番茄和四季豆也价格不菲,今年5月到6月一个月就涨了8。5。

这些蔬菜渔场都有种植,渔夫们吃的是不花钱的菜,而且这些蔬菜因为海神能量的改造,味道更好、营养更丰富,也不用担心食品安全问题。

造成这个问题的原因,是加拿大蔬菜水果80靠进口,他们的自产能力太差了。而肉类和海水产方面,如羊肉、牛肉和猪肉,加拿大是自给自足。

事实上最近两年,随着加元不断贬值,加拿大需要进口的东西什么价格也涨,不光是蔬菜水果,只不过蔬菜水果更容易受到汇率波动的影响。

渔夫们打打闹闹的挑选着蔬菜,秦时鸥感慨道:“雪特,据说外面蔬菜和水果价格涨幅很大,百姓们生活在水深火热中?”

沙克愤愤的说道:“可不是嘛,我们手里的加元不断贬值,通货膨胀率高居不下,税费还越来越多,谁他么说加拿大是全世界最适合移民的五个国家之一?过来老子要用鱼叉请他享受透心凉的快感!”

大老爷们凑在一起,最爱干的就是吹牛逼,而吹牛逼中最好的话题就是国家政治,这比女人、汽车、运动都更能吸引人。

秦时鸥这一开口,渔夫们都来了精神,一边分蔬菜一边骂加国政府。

这一刻,政坛的黑暗被徐徐解开帷幕,大家都在说他们得到的内部消息,什么加国银行打算加印几千亿加元来应对经济危机、什么加国要对哪里开战转移经济危机,秦时鸥听的叹为观止。

很快,大兵们也加入了讨论,于是被骂的政府除了加国,美帝也入围了。

秦时鸥让鲍威尔和戈登去厨房冰箱里拿出啤酒,大家索性喝着啤酒搞个座谈算了,反正这时候也没什么事了。

小酒一喝,这氛围就更火热,‘狗屎’、‘法克’之类的词汇接连不断的出现,大家疯狂的吐槽,各种内幕传闻接连不断,听的秦时鸥大开眼界。

黑刀几个人仗着有战友在一些机密部门就职,那牛逼一旦吹开,简直刹不住车,好像他们天天跟奥巴马、希拉里们喝酒吃饭一样,什么内部消息都往外蹦。

秦时鸥听的津津有味,威斯也很感兴趣,凑上来听他们吹牛。

因为渔夫大兵都是粗人,说起这种话题老是冒脏话,秦时鸥就不让威斯在这里听,威斯不甘心,说道:“我是美国人,丝父,我得了解这些国家内幕,否则以后怎么行走江湖?”

秦时鸥翻白眼,“回家问你爹地,你爹地知道的内幕更多,对了,你什么时候回家?”

威斯耸耸肩道:“不知道,我爹地说到时候会有飞机来接我,然后我们一起飞华府,好像华府要召开什么会议,我们总统和一些欧洲国家领导人的会议,我爹地也要出席。”

他这话一出口,刚才还口沫横飞的大兵们顿时面面相觑,黑刀学秦时鸥口吻说道:“小兄弟,这个B你装的有档次,我必须为你进行三百六十度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