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306 飞起来谢谢大家支持

1306.飞起来(谢谢大家支持)

巨妖对北极霞水母的捕食,让秦时鸥再一次觉得自己放走长尾鲨的行为是正确的,本来他都打算出动渔夫来收拾它们了,因为北极霞水母影响了鱼群的固定性。

结果,不用渔夫们出手了,巨妖会吃掉它们的,一举两得。

捕捞北极霞水母是非常费劲的过程,普通情况下需要请专门的海洋捕捞公司来处理,因为它们块头大、重量大,得需要大马力的大船才能将之打捞上来。

秦时鸥是打算出动甜瓜公主号来着,渔船只有它的功率大到可以捕捞北极霞水母。

不过,现在用不着了,以巨妖的胃口,迟早可以干掉这些霞水母。

这也秦时鸥就收回海神意识,然后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

薇妮环抱着他,将俏脸贴在他胸膛上含含糊糊的问道:“怎么了?看你每次躺到**,情绪都不大对劲。”

秦时鸥笑了笑,抚摸着她柔顺的秀发道:“习惯在**想一些事情了,睡觉吧甜心,明天早起好吗,给你一个小惊喜。”

“你这样让人家怎么睡?惊喜是什么?告诉人家啦。”

“说是惊喜了,怎么能告诉你呢?睡吧。”

“不行,我睡不着了,快说快说,惊喜是什么?不说你也别想睡。”薇妮说着,便娇笑着伸手去挠他。

秦时鸥顿时精神抖擞,本来他就不困,爬起来道:“哎呦呦,不困了是吧?要惊喜是吧?来,我给你好好惊喜,你要老树盘感还是老汉推车或者是烧鹅抱月……”

清晨四点钟,秦时鸥提前醒来,平时都是五点钟起床然后晨练做早饭的。

他悄悄下床,拉开窗帘看了看,外面还黑漆漆的呢,大概还得半个小时才能天亮。

穿好衣服下了楼。秦时鸥刚出门,虎子豹子就摇摆着尾巴懒洋洋的跟了上来,貂哥貂妹抱成一团在酣睡,小雪貂们看上去好像很没有安全感。

渔场还有起的比他更早的。伯德、尼尔森、鱼鹰都起床了,正在飞机场忙活,将热气球的气囊和挂篮连接起来,给气罐灌上液化气,检查安全等等。

秦时鸥驾驶沙滩车在海边行驶。近海处有蓝色光芒在闪耀着,斑斑点点,仿佛是星空坠入海洋一样。

当然,这些闪光的小东西其实是夜光帆水母,它们夜晚捕食,然后在天亮前潜水,躲避会带给它们死亡的阳光。

海边水汽潮湿,秦时鸥开到飞机场之后,身上已经湿漉漉的了,伯德扔给他一条干毛巾。道:“在海边住着就这点不好,是吧?”

旁边有咖啡炉在燃烧,秦时鸥自己倒了杯咖啡抿了一口,说道:“有失有得,伙计,这样的天气喝一杯咖啡多带劲,在沙漠里你可体会不到这样的感觉。”

热气球的准备工作完成了,尼尔森将小充气车开过来,汽车发动机‘轰轰轰’的响着,干瘪的气囊开始逐渐饱和起来。

准备工作进行到六点钟才可以。气球那巨大的气囊已经腾空而起了,伯德不得不将它拴在猛禽皮卡上,要不然已经可以带着挂篮飞起来了。

薇妮等人从住的地方可以看到热气球了,她准备好早餐后打电话问道:“这就是你说的惊喜吗?”

秦时鸥笑道:“不。只是惊喜的开始。”

薇妮带来了早餐,秦时鸥和尼尔森、伯德等人一边吃一边聊天,吃完忙活完,秦时鸥让薇妮上热气球,问道:“你坐过这玩意儿吗?”

薇妮摇摇头抿嘴微笑起来:“不,没有乘坐过。我觉得这个危险,我讨厌危险。”

伯德和鱼鹰做驾驶员,尼尔森去帮忙,秦时鸥和薇妮则上了挂篮,他说道:“放心,咱们的热气球安全性没有一点问题,来吧,让我们在空中度过一个周末。”

虎豹熊狼们也兴冲冲的跑了过来,看到秦时鸥和薇妮进入挂篮的安全屋,它们也要往上跳。

秦时鸥怕这些小家伙到了空中恐高,就没有让它们上来,结果等热气球飞起来了,他回头一看貂哥貂妹正在角落里嬉闹呢。

“雪特,这俩小家伙身手这么灵敏?”秦时鸥晕头。

尼尔森说道:“BOSS,现在扔下去来得及,雪貂可以和松鼠一样用尾巴缓冲重力,才三四米高,摔不死它们。”

此时热气球上升靠的是本身浮力,伯德还没有打开点火器,没有热浪往外冲,清晨阳光温和,待在有安全屋保护的挂篮里还是挺舒服的。

貂哥貂妹不安静,它们在角落里待了一会,便爬上一张小桌子往挂篮外看。

热气球非常缓慢的升空,地面上的风景进入秦时鸥的眼帘。

先是机场,当热气球飞起十多米的时候,就可以观看到整个机场的全貌了。机场上停的直升机、空中拖拉机和几辆车子变的越来越小。

接着是渔场,渔场的全貌也出现了,秦时鸥从高空俯瞰自己的地盘,看着那一片片的农田、菜园、养殖场、码头还有刚刚规划出来的花园,很有成就感。

当热气球飞起四五十米的时候,就可以在热气球上看到小岛的全貌了。

夏天的告别岛郁郁葱葱,金色的朝阳光辉沐浴在岛上,让一切生物充满活力。

早晨无风,沉宝湖湖面少有的安宁起来,阳光照耀在上面散发着淡金色的光芒。

尼尔森递给秦时鸥一个望远镜,他往小镇扫视,看到不少熟人,休斯在便利店外对着热气球挥手,秦时鸥也挥手,尼尔森茫然看着他:“BOSS,你在这里干什么,镇上的人都看不清的。”

秦时鸥随口道:“我不是给镇上的人看,而是给自己的心看。”

鱼鹰奇怪的看向伯德,问道:“伙计,这啥意思?我上学少,听不懂。”

伯德耸耸肩道:“不用在意,第一次乘坐热气球的人都会这样,他激动的手足失措了吧。”

秦时鸥怒视两人,薇妮笑了起来,愉快的说道:“喂,你现在不恐高了吗?”

秦时鸥道:“我什么时候恐高过?”

薇妮耸耸肩,笑吟吟的说道:“是啊,不知道谁在飞机上被吓得差点尿裤子。”

秦时鸥道:“你为什么不觉得我是在用计接触你呢?”

薇妮上来伸手摸了摸他的脸,微笑道:“如果你有这样的情商,那你现在早就成情场浪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