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311 老狐狸

黄金渔场

巴特勒直接把车停下了,蹲在车外抽烟,一幅愁眉苦脸的样子。

毛伟龙叹道:“你看看吧,你把人家巴老爷整成什么样了?我说你脑子抽了啊?不要版权费和使用费,直接送人家一剧本?来加拿大以后你这是成雷锋了还是怎么着?”

秦时鸥也无奈:“那时候哪想这么多啊?大秦海鲜才起来多久?”

黑叔叔蹲在路边抽完一支烟,扔掉烟蒂一脸凶悍的回到驾驶室,咬着牙道:“法克鱿,哪有这样的好事?决定了,秦,咱们必须得让他们付出点代价!”

秦时鸥苦笑,道:“其实,咱们海产行业不需要广告吧?咱们不是靠实力做生意的吗?”

黑叔叔一脸严肃:“秦,事情不是这么简单,这是性质的问题懂吗?性质的问题!他们这是欺负咱们黑人和黄种人,欺负有色人种!”

秦时鸥被这话搞的差点笑出声来,黑人这手用的真是顺,什么也能和种族歧视挂上钩,版权问题是他当初自己答应的。

巴特勒是铁了心要在电影里硬插大秦海鲜的广告,这是他预期之中的,路上他不断嘟囔,还给几个律师打去电话咨询这方面的问题。

律师问秦时鸥是否和投资方签订了版权使用协议,他说当时签了一份协议,然后律师就告诉巴特勒,别费劲了,版权现在是人家的了。

得到这个回复,巴特勒大为不满,一边开车一边吼叫:“欺负人吗,欺负人吗,欺负人吗?人权呢?自由呢?民主呢?”

秦时鸥觉得他快要发疯了,起码已经胡言乱语了。

电影剧组在海边包下了一栋公寓楼,巴特勒带着两人一鸟直接杀了过来。

卡梅隆带着主要演员和投资方的监制人来接待他们,秦时鸥下车后,卡梅隆上来和他热情拥抱,将他介绍给了一系列演员。

可惜秦时鸥对好莱坞不熟悉。这些明星里面他就认识一个最大牌的,其他的都不熟悉——男主角是他曾经见过且聊过几句的帅哥小李子,莱昂纳多。

小李子已经不复年少时候的倜傥风流,不过绝对还是一员大帅哥。他将出演秦时鸥当时的角色,坚毅果敢的船长同志。

秦时鸥和小李子热烈交谈,巴特勒在旁边阴恻恻的说道:“嗨,先生们,用一位白人饰演秦的角色不合适吧?他可是一位出色的华人船长!”

卡梅隆哈哈笑道:“这部电影是根据真人真事改编。但更多的还是致敬,向秦和海上灾难爆发时候所有的渔夫致敬,所以我们要的是一种精神不是吗?”

说着,他拍了拍巴特勒的肩膀道:“就像你,巴特勒先生,你不是得知要拍摄这部电影后,愿意无偿的进行本色出演吗?我们都一样,都是致敬奉献的精神。”

听了这话,秦时鸥趁没人注意自己的时候拉了巴特勒一把,低声道:“雪特。你还抱怨我,你怎么无偿出演?”

巴特勒一脸幽怨的看着他:“这能怨我吗?我以为咱们大秦海鲜肯定要在电影里做主角的!于是,我就想,为什么我不趁机跟随大秦海鲜露露脸呢?再于是,我联系了卡梅隆导演,他说这个角色是跑龙套的,没多少技术含量,也不会有多少片酬,最后,我冲动的决定免费出演……”

说着。他右手握拳狠狠的砸在左手心:“法克,冲动了,冲动了啊!早知道我该要一个高价的片酬的,比如一百万两百万!”

秦时鸥呵呵的笑。黑叔叔真的疯了吧?如果卡梅隆真花几百万请他跑龙套,那才是疯了。

卡梅隆抱着尼米兹在那里沟通感情,大军舰鸟无暇理会他,一边看看秦大官人,一边看看老导演,它终于明白了哪里不对劲:朕被这帮刁民害了!

后面剧组给秦时鸥、毛伟龙安排了住处。巴特勒不知道什么时候去找了卡梅隆,然后灰溜溜的回来,忿忿不平的说道:“雪特,那家伙这件事说他做不了主,让我和制片人、投资方谈!该死的,这明显是在敷衍我!”

秦时鸥对待金钱是一种很平和的态度,这不是他装逼,而是一种底气,他确定自己如果缺钱,那只要几天时间就可以搞到几亿几十亿。

至于大秦海鲜这个品牌,从创建以来他就没走心,真正上心的是巴特勒。

看巴特勒这么焦虑,他觉得没必要,就去开解他。

听了他的话,巴特勒不服气的说道:“秦,你的想法很危险!我们不拿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但自己的东西别人也不能碰!版权就是你的,他们要使用,就得付出代价,这是公平交易!”

秦时鸥摸摸下巴,巴特勒说的也对,这是属于他的东西,他要是白往外送那不是傻吗?人家未必领情呢。

另外他考虑的是别的,为什么电影要在迈阿密拍摄?为什么不能去告别岛拍摄?如果去告别岛拍摄,那镇上可以多一大块收入,电影播出后,还能用来打造旅游业。

这点是很重要的,薇妮正愁怎么能让小镇经济更上一层楼,他得想办法帮忙不是?

版权涉及法律,法律上的问题那就问奥尔巴赫,当初版权转让协议就是老律师来主持的。

秦时鸥打回电话,奥尔巴赫安静的听他说完,问道:“你想要版权使用费吗?”

“不,我想植入大秦海鲜这个品牌的硬广告。”秦时鸥说道,“有办法吗?我们已经签订了协议,是不是很麻烦?”

老爷子微笑道:“我有一百种办法,放心,别在意版权转让协议,那是我做的东西,里面全是漏洞,当时就是怕这件事后期有什么纠纷。”

秦时鸥惊讶道:“有办法插入广告?有办法让他们选择咱们镇上为拍摄地?”

奥尔巴赫道:“现在就算你不想让他们拍了,我都有办法将版权拿回来,相信一个老律师的手段吧,虽然他都退休好多年了。”

秦时鸥惊叹道:“简直不可思议,协议如果千疮百孔,那投资方看不到吗?”

奥尔巴赫解释道:“很简单,当时他们小看你了,也小看我了。你在这件事上表现出的配合态度,让他们放松了警惕,而我设计的合同,其实是无效的!”

“什么意思?”

“协议中所有法律条文都是用美国法律为基础谈定的,但你是加拿大人,他们的法律约束不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