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317 小明去哪了

1317.小明去哪了

看秦时鸥提着貂哥貂妹,薇妮过来问道:“怎么了?”

秦时鸥有些苦恼,道:“这俩雪貂老是对小黄鼠们虎视眈眈,我怕它们吃掉小黄鼠。”

说着,他瞪了旁边乖乖坐着的虎子和豹子一眼,骂道:“站起来,你们两个坐在这里干嘛呢?看电影吗?不知道帮小黄鼠一把?”

虎子和豹子赶紧站起来,对着秦时鸥讨好的摇尾巴。

薇妮笑着抱起那只惊魂未定的小黄鼠,她说道:“不,未必是捕食,我觉得它们可能是想玩猫捉耗子的游戏,逗小黄鼠们玩。”

这时候草丛里又探出几个黄色的小脑袋,这些小黄鼠探头看到秦时鸥和薇妮,便赶紧跑了出来,有的黄毛上沾染着斑斑血迹,有的跑起来翘着脚一瘸一拐,跑到两人跟前后就呜呜的叫了起来。

貂哥、貂妹对着它们张开嘴尖叫了一声,小黄鼠们急忙后退,可怜兮兮的凑在一起。

秦时鸥看着小黄鼠狼狈的样子,面色不善的说道:“这两个雪貂还是野性未驯啊,你看它们将小黄鼠一家弄的,这是逗着玩的样子吗?”

薇妮看看黑足雪貂,掏出手机查了一下,恍然大悟的说道:“噢,我知道了,不是逗着玩,雪貂从三四个月大小的时候,就开始学着捕猎,它们是拿着小黄鼠一家练习捕猎技巧呢。”

黑足雪貂对鼠科动物情有独钟,如草原犬鼠当初可是被它们一族搞的生不如死。

秦时鸥知道这点,可貂哥貂妹年纪还小,个头也小,比小黄鼠小了两圈多,他没想到这种状况下,小黄鼠们也不敢和黑足雪貂正面杠。

这就叫做天敌威慑,本来小黄鼠就是一种温顺的小野兽,它们胆子小,一有风吹草动就打洞钻进去藏起来。尤其是黑足雪貂还是它们的天敌。它们更害怕了。

秦时鸥恨铁不成钢的点了点小黄鼠们的脑袋,将貂哥貂妹放到它们跟前,怒道:“就这么个小东西你们怕什么呀?”

貂哥貂妹一靠近,小黄鼠一家立马往后退。接着头朝下飞快的打了个洞,接连钻了进去,好一会才敢怯生生的露出头来。

秦时鸥叹了口气,道:“没有小明罩着它们,这些小家伙混不开。对了,小明呢?它怎么会允许自己小伙伴被欺负成这个鸟样?”

薇妮向四周看了看,说道:“不在这里吧,否则小黄鼠们早就去找它了,小雪貂也不敢这样欺负它们。”

找了一会没有找到小明,秦时鸥去糖枫树下看了看,没有小明的踪影,就有些担心起来。

薇妮先回屋了,抱起两天没见的女儿在那里宝贝宝贝的叫,小甜瓜一个劲扭动身躯。不想让她抱起,只想自己下去爬着玩。

秦母乐滋滋的说道:“咱家孩子长得真快,你看她现在爬起来像模像样,用不了多久就能走路了。”

薇妮笑道:“如果小甜瓜会跑了,那小家伙们可倒霉了,她和我小时候有点像,我小时候是个小霸王,秦呢?秦是不是?”

秦父哼了哼,道:“你问小鸥?小鸥是耗子扛枪窝里横、跳蚤蹦跶炕头猛,在家里他最厉害。出门就怂了。”

秦时鸥有气无力的哼了哼,然后继续去忧心忡忡了。

秦母惊诧的看着他,问道:“你这怎么了?脸色不大好呀,要不要叫奥多姆医生给你瞅瞅?”

秦时鸥无奈道:“我没事。我是在担心小明。对了爸妈,你们这几天有没有看到小明?”

小松鼠饭量小,大多数情况是自己解决食物问题,它能爬能跳、能跑能蹦,不管是松子浆果还是蔬菜,都难不到它。所以平时不怎么回来吃饭。

秦父秦母都摇头,秦母说道:“是呀,好几天没看到小松鼠了。”

秦时鸥更担心了,说道:“不行,我得出去找找。”

他自己找不到,但有虎子和豹子,他拿出照片给拉拉汪们看了看,问道:“它去哪里了?”

虎子和豹子看了看秦时鸥,回过身向门外跑去,秦时鸥赶紧跟上去。

结果出了门,拉拉汪们冲着小树林方向就一阵狂奔,秦时鸥追不上,只好喊它们慢点。

薇妮将他叫了回来,说道:“你找不到小明的,它应该是去了山里找同类了吧?夏季是红松鼠的发qng季节,这不是很正常的吗?”

秦时鸥还是有点担心,小明是跟随他最早的小家伙,但毕竟是红松鼠,这种动物没有被驯化过,故而天性不是很喜欢贴着人。

这样有了虎子和豹子之后,秦时鸥就冷落了它,现在想想觉得有点对不住小明。

虎子和豹子在远处吐着舌头回头看他,他咬咬牙,开上沙滩车跟了上去。

果然,拉拉汪跑进了小树林,到了小树林它们也没辙了,就仰头看着秦时鸥汪汪叫。

秦时鸥将两个拉拉汪抱上车,心里安稳了一些,这样看来薇妮说的对,小明是进山找对象去了。

想起找对象的问题,秦时鸥忍不住看向虎子和豹子,这可是两条标准的单身狗啊,它们已经膘肥体壮,是到了该爽一把的年纪,自己可不能忽略这个问题。

虎子和豹子傻乎乎的,见秦时鸥看它们,就扒着他的肩膀往上猛凑,用滑溜溜的小脑门蹭他的下巴,开始卖萌。

看看天色还早,秦时鸥从小明身上,想起很久没有陪小家伙们玩闹了,就回去拖上熊大、菠萝、辛巴大王和萝卜头,开动摩托艇拉着它们往海里开去。

这下子吓坏了萝卜头,它是最怕水的,趴在漂流岛上用爪子摁着塑料板,仰头向天空一个劲的嚎叫:“呜呜!呜呜呜呜!”

暗夜雷神带动水花四处溅射,沙克他们乘船回来正好碰上,看到这一幕赞叹道:“嗨,boss,洛波不愧是狼王,你看她在水上吼叫的样子,风采不输山狼啸月!”

“我敢打赌,洛波是想下水呢,它这是对海洋吹响了征服的号角,是吧?”

小萝卜头扭头瞪着渔夫们看,什么仇什么怨?不知道老娘下水会变成秤砣的吗?

白狼小姐这里正害怕,熊大忽然站了起来,对着渔夫们瞪大眼睛,接着昂头吼叫了两声,在漂流岛上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