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319 狗屁的气功

1319.狗屁的气功

薇妮本来正在帮秦母下厨做菜,秦时鸥一行回来她出来看看,结果就回不去了,熊大直接钻进她怀里吧嗒吧嗒流泪了。

“这、这是怎么了?”薇妮震惊的问道。

秦时鸥干笑着摸摸鼻子,道:“不知道啊,是不是熊大也到了**季节?一看自己没对象愁的哭?”

薇妮露出经典微笑,两条娥眉缓缓倒竖起来,樱唇上挑露出危险的笑意。

秦时鸥解释道:“这是有可能的啊,你不知道,我以前在海岛市的时候,经常会因为没有女朋友愁的哭,偷偷哭,特别伤心。”

薇妮微笑道:“你要顽抗到什么时候?”

秦时鸥无奈的叹了口气,只好将实话说了出来。

听他说完,薇妮气炸了肺,恰好这时候小甜瓜爬过来揪熊大耳朵,小脸上挂着天真的笑容,小手抓着熊大软绵绵的小耳朵就使劲往下扯。

这下好了,薇妮炸弹正处于爆炸状态呢,父仇女还,薇妮抱起来啪啪给了她小屁股两巴掌,严厉的说道:“说过多少遍了,不准这样撕扯小伙伴知道吗?”

小甜瓜仰头看着她,随即明白自己屁股被打,小嘴一撇就嗷嗷的嚎啕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伸手拍打薇妮。

听到孙女的哭声,厨房里的秦母着急的跑出来,问道:“怎么了,这是怎么了呀?”

薇妮回头微笑道:“没事,妈妈,你继续做菜吧,我哄哄她就行了,小丫头刚才被我拍了一下闹脾气。”

秦时鸥觉得女儿这次要惨了,薇妮从来不惯孩子坏习惯,女儿撕扯熊大耳朵也就罢了,挨打了竟然还敢还手打她,这不是找虐吗?

结果薇妮没有去训小丫头,而是给她擦干净眼泪晃了晃她。轻声哼着摇篮曲开始哄她,同时也抱着熊大的脑袋,用手揉搓它的大胖脑袋。

这样小丫头很快就停止哭声,只是偶尔哽咽两声。熊大也不掉眼泪了,但秦时鸥觉得它是被吓得,刚才薇妮训小甜瓜的样子,一定让它想起了若干不好的回忆。

哄好了两个小家伙,薇妮将甜瓜塞给熊大。这次小丫头没有再去撕扯熊大的耳朵,而是坐在它的怀里自己玩了起来。

薇妮绷着脸让秦时鸥坐旁边,秦时鸥讪笑道:“我以为你会好好收拾一下女儿呢。”

薇妮瞪了他一眼,道:“女儿还不懂事呢,等她懂事了,犯错挨打了要是还敢耍小性子,你看我怎么收拾她!”

秦时鸥说道:“到时候我帮你一起收拾她!”

薇妮道:“别转移话题,女儿小不懂事可以被原谅,你也小吗?你也不懂事吗?这件事我绝不原谅你,你怎么能这样吓唬熊大?”

秦时鸥无奈道:“这能怨我吗?我只是想开个玩笑而已。”

薇妮生气的说道:“开玩笑?你将熊大自己扔在海里!那可是海洋!这些小东西理解不了你的玩笑。它们只会感觉自己被抛弃了!”

秦时鸥只好举起手,道:“好吧好吧,以后我不这么开玩笑了。”

说着,他坐到熊大对面,伸出手道:“我向你道歉,宝贝,今晚我们一起吃饭好不好?”

熊大低着头依然不理睬他,宁愿陪着以前最不愿意陪的小甜瓜玩。

薇妮哼了一声,道:“自己想办法吧,熊大这次可真伤心了。”

晚饭的时候。秦时鸥给熊大加了张椅子坐饭桌上,虎子豹子萝卜头们看到了叼着饭盆跑过来闹腾,小猞猁更是利索的跳到了他腿上,向着桌子探头探脑。

“那句话咋说来着?不患贫什么来着?”秦父看到这一幕呵呵笑了起来。

雪莉一边往面包上涂黄油一边说道:“不患贫患不均。是吧?”

秦母夸奖道:“雪莉的汉语越来越顺溜了,以后做驻华大使吧?”

雪莉甜甜一笑,道:“我考虑一下吧,但我更想做小提琴演奏家。”

秦时鸥翻着白眼,雪莉不满的问道:“秦,你什么意思?”

秦时鸥不耐烦的说道:“不是针对你。我是被这帮混蛋给烦的——ok,惹不起我就不惹了,大家一起去地毯上坐着吃。”

不光是陪着熊大吃饭,晚上秦时鸥还在客厅里铺了一张凉席,抱着熊大一起睡,让它时时刻刻感觉到自己在身边,不想丢掉它。

熊大这样才好受一些,睡觉的时候紧贴着秦时鸥。

秦时鸥去拿了女儿的婴儿爽身粉,熊大的毛倒是不太硬,可也太热了……

刚准备睡着,威斯抱着他的小枕头也跑了下来,说道:“丝父,我们一起睡吧。”

秦时鸥无奈的说道:“威斯,这个没必要吧?你做噩梦了吗?”

威斯闷闷的说道:“不是,明天我爸爸妈妈过来接我回美国,得等到九月底开学才能回来。”

秦时鸥恍然想起,华盛顿有个什么能源会议好像就在这几天开幕,威斯上次说他爸妈也会参加,他差点忘了。

这样他就不好拒绝了,特意让开道:“来,好徒儿,到师傅和熊大之间睡,熊大也会想你的哦。”

威斯欢快的笑道:“嗯,丝父,我也会想你和熊大的。”

躺了一会,秦时鸥快要睡着了,威斯突然又开口:“丝父,我想去你那边睡。”

秦时鸥含含糊糊的说道:“靠着熊大多好呀,一直到九月底,你也看不到熊大哟。”

威斯:“可是我热。”

“忍一忍吧,想想熊大会很久见不到你,现在赶紧亲热一下。”

“那丝父你把婴儿爽身粉给我,我出了好多汗!”

布鲁斯夫妇的飞机在上午的时候飞到了渔场,薇薇安第一个下飞机,冲着威斯张开手臂,双眸湿润,抱到威斯后一个劲的喊宝贝心肝。

乔治先看了看威斯的脸色,然后他迎向秦时鸥,使劲握着手道:“谢谢,秦,谢谢你!”

秦时鸥笑道:“威斯很乖,我没怎么照顾他,所以不用谢我。”

乔治激动的说道:“不不不,不光是威斯的事,你还是我和薇薇安的丝父,你教导我们的气功非常有用。自从练习后,我和薇薇安的精力大为改善,就好像年轻了十岁一样!”

秦时鸥哈哈笑了起来,狗屁的气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