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321 两匹小花马1/5

黄金渔场

接到波利的电话,秦时鸥带上沙克、公牛几人去了圣约翰斯码头,波利和一个络腮胡子、小辫子白人正在和一个老头争辩什么,旁边是两匹打理干净的小花马和一群小牛小羊。

“嗨,伙计,怎么了?”秦时鸥跳上码头和他打招呼道。

因为一系列事情,秦时鸥在圣约翰斯本地已经成了名人,码头上的渔夫都认识他,看到他纷纷打招呼开着玩笑。

有人说道:“秦,听说你的渔场发现了海怪克拉肯,你不害怕吗?”

海怪探出头来问道:“谁叫我呢?”

周围的渔夫笑了起来,先前开口那人说道:“缩回你的头,和你没关系伙计!我们说的是真正的海怪,能将一艘船拖到深海区的海怪,北海巨妖!”

秦时鸥和他撞拳,这是水手礼,和黑人见面礼仪类似,他笑道:“别听媒体胡说,这可是二十一世纪了,我们要相信科学,怎么可能会有北海巨妖呢?那是神话故事。”

相关传闻一直在纽芬兰和新斯科舍省的港口里飘荡,说的自然是那天大雾天气的时候,他用巨妖吓唬走几艘偷鱼船的事。

“不不不,”那渔夫使劲摇头,“不是胡说,很多人都看到了北海巨妖的踪影!雪特,今年渔获下降,不知道和它有没有关系。”

秦时鸥笑道:“如果有北海巨妖,那也有波塞冬和天使,你们见过吗?或者说谁见过吗?”

和渔夫们说笑着,秦时鸥走到波利身边问道:“怎么了?”

不等波利开口,和他在争辩的老头抢着说道:“秦,你们认识?来的正好,你这个伙计不守码头规矩,瞧他带了什么该死的玩意,牛羊马?他把这里当成牲口市场了吗?”

波利喊道:“嗨,别把话说的这么难听OK?我的牲口在码头上拉屎撒尿了,这我认!但我不是承诺了吗?我给你打扫干净。这还不行?”

老头说道:“当然不行,按照规矩,你得缴纳罚款,两百块。要发票吗?”

听了这话波利顿时急眼了,怒道:“没有这么的规矩,伙计,没有这样的规矩!你这是欺负外乡人吧?”

秦时鸥拍着老头的肩膀带他往前走了几步,小声道:“好吧。老史密斯,我朋友他是内陆人,不懂咱们港口的规矩。罚款的事交给我,但打个折扣吧,一百块?”

老头叹了口气道:“好吧,看在你的面子上,秦,我是看在你的份上,那就一百块。法克,我最讨厌打扫狗屎了!”

秦时鸥拍拍他的肩膀给沙克使了个眼色。然后带着波利向后走。

波利不甘心的问道:“不会真的要缴纳罚款吧?”

秦时鸥道:“码头有码头的规矩,当然200块是他在欺负你,跟我来吧伙计,将你带来的小家伙送到我的船上,这边的事情我来搞定。”

他看向旁边的络腮胡子、马尾辫男子,问道:“你就是卡布利诺先生?”

大胡子中年人笑着伸出手道:“是的,你好,秦先生,最近我经常听波利说你的名字,他说你是个豪爽的年轻人。当然,不得不承认确实是这样。”

“还说过我什么吗?”秦时鸥笑着和他握手。

卡布利诺说道:“嗯,他还说你是他见过的最优秀的牧场主。”

秦时鸥摇头道:“或许你听错了,他说我是优秀的渔场主吧?”

卡布利诺没有说下去。说道:“或许也是优秀的牧场主,渔场主可不会买马,不是吗?来,看看这两匹小马,您有什么意见吗?”

他和波利一样也是一家牧场主,但他的资金实力比波利要强。牧场里养着五十多匹不错的骏马。

两匹小马直接被系在码头上,肩高大概和秦时鸥腰高差不多,一匹脑袋是全黑的,从颈部往下是纯白色的,另一匹则是黑色为主,身上有大片的白毛,如白云朵朵一般,看起来都很漂亮。

美国花马的主要作用是欣赏,女性和孩子很喜欢这种马,在赛马运动中出场率不高,不过相对各马种,这是一种比较乖巧温顺的马。

秦时鸥不懂相马,不过从精气神和外形来看,两匹马都很不错,他伸手去摸黑头马的时候,那小马没有躲避,瞪着大眼睛怯生生的看着他。

“好像一个姑娘一样,是吧?”秦时鸥笑道。

卡布利诺说道:“它就是一个姑娘,非常懂事的姑娘,以后和她相处你就知道了,我想她会爱上你的。”

除了两匹小花马,波利还带来了五头小牛犊和五只小山羊,刚才拉屎撒尿的就是它们,现在小家伙们凑在一起细声细气的叫,一幅萌萌的样子,让秦时鸥觉得它们一定很好吃。

是的,他想要养牛、养羊,就是为了到冬天杀着吃。

给牛马羊们戴上眼罩,然后才将它们安然送上了船。

带回告别岛后,秦时鸥将两匹小花马一带下来,它们就撒开蹄子向牧草区跑去,吃了一路干饲料,估计它们也是急眼了。

看到又有小伙伴进来,虎豹熊狼小猞猁从别墅门口跑了出来,虎视眈眈的瞪着这些小马小羊,张开嘴就开始嚎叫。

照例,牛马羊吓得四处乱窜,别的还好说,熊大的威势太强了,这么往外一跑,身上赘肉乱哆嗦,好像一座棕黑色小山在挪动!

秦时鸥上去拉住熊大,喊着虎子和豹子回到别墅,卡布利诺也害怕,问道:“上帝,你怎么养了这么些可怕的家伙?”

波利和虎豹熊狼们打过交道,笑着解释道:“这次你知道我为什么说秦是个优秀的牧场主了吧?”

卡布利诺看着在秦时鸥跟前乖巧的跟孩子一样的猛兽们,一时间点头如捣蒜:“是的,他是一位优秀的牧场主!太了不起了,如果不是你们带着我,我还以为我来到了一家马戏团!”

好不容易避开虎豹熊狼们的威胁跑到草坪里低头吃牧草的牛羊马们,忽然之间又喧闹起来,两匹小花马嘴里叼着绿草奔跑在前,后面是牛叫羊嚎。

“这是怎么了?”卡布利诺茫然问道。

秦时鸥叹了口气,道:“我忽略了这个问题,我的渔场还有一群很厉害的大鹅,这些家伙地盘意识很强,估计牛羊们惹怒了它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