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342 不知怎么成了领袖

1342.不知怎么成了领袖

邮票的报价绵绵不断,秦时鸥挺吃惊的,就低声问奥尔巴赫大家为什么这么积极。

奥尔巴赫说道:“可能有两方面原因,一是大家热衷这样的活动,二是这套邮票本来就很值钱,据我所知,现在收藏市场上,一套完整的战争储蓄邮票至少得5000元。”

果然,价格到了5000元后,竞争激烈程度就开始放缓,而价格到了6000,报价的人就更少了。

这样陆陆续续的,后面又有四个人出价,拍卖价到了6400元,这时候没人再出价了。

秦时鸥看着主持台上的薇妮,笑了笑举起手道:“7000元。”

参与报价的人一起看了看他,这套邮票不值这么高的价格,自然没人和他竞争,一起摇头打消了竞拍的心思。

薇妮喊了三次价格,没人继续竞拍,这套邮票就属于秦时鸥了。

按照公益拍卖会的规矩,秦时鸥站起来向四周招手示意,然后大家回给他以掌声。

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防止一些闹事的人,他们拍下拍品最后拒绝付账,这样站起来让大家都了解身份后,除非不要脸,否则拍卖会后都会主动去结账。

后面又有一件件拍品展示了出来,竟然还有一把布伦特机枪,这玩意在外表上和国人非常熟悉的捷克造机枪相似,是一把性能彪悍的好枪。

薇妮给出了介绍,这把机枪一直保存在加拿大国家战争博物馆,保存的很好,这次是拿出来支持各地纪念活动的拍卖品之一,起拍价是22000加元。

秦时鸥对收藏这种东西最有兴趣,他打量着屏幕上有关布伦特机枪的介绍,这把枪竟然还保持着战斗力,并且没有进行阉割,也就是说装上弹鼓,这玩意儿可以直接当重机枪用的。

这把枪的每次加价是500元。加拿大人喜欢这个的反而不多,因为大家平时都能接触到枪支,热武器对他们来说没有神秘感和吸引力,参与竞价的大多是二战兵器收藏爱好者。

秦时鸥跟着报价。不管谁报出价格,他都会加上500元,只加了四次,最后以26500元的价格拿下了这把枪。

奥尔巴赫小声对他说道:“你这算是捡便宜了,这种二战时期的机枪在世界收藏界还是很抢手的。要是在国际拍卖会上,卖出五万块轻而易举,十万块都有可能!”

秦时鸥挤了挤眼,说道:“我买它,可不仅仅是当做收藏品。”

他带领的游骑兵属于民兵,按照陆军法典规定,他们可以使用的武器仅限于二战时期的轻兵器,包括.45韦伯利4型转轮手枪、恩菲尔德步枪和这种布伦特机枪。

最后的拍卖品是一件珠宝,由一位华裔老太太提供的中国风首饰,叫做银镀金点翠串珠紫流苏。

这件流苏由银钎和三串染成紫色的珍珠构成。银钎顶端为银镀金点翠云蝠纹饰,两端嵌红宝石,云蝠有孔穿环,与三串紫色珍珠相连。每串珍珠有珊瑚制成的喜字结珠两枚,珠下端有红宝石坠角,极其华丽。

薇妮展示的时候特意戴在头上给众人看了一下,顿时,大厅里氛围一变,好多人都热烈的开始摩拳擦掌。

虽然薇妮穿的是现代曳地长裙,但她身上带有优雅的古风古韵。故而佩戴这件流苏后显得很是搭配,当她转身给众人演示的时候,一群大老爷们的眼睛都要瞪出来了。

不过这件流苏价格也不便宜,起始价就是二十万元。每次加价两千元,前面的拍品起始价加起来,也就差不多这个数字。

当然这件珠宝也值这个价,它虽然不是中国古代宫廷的文物,但根据介绍,存世至少也有百年了。卖个三四十万还是没问题。

闫东磊周围有人热切的看着主持台的薇妮,说道:“这女士啊不,这流苏真是漂亮啊,东磊哥有没有兴趣拿下它?回去送嫂子,绝对好礼物啊。”

闫东磊笑了起来,他指着另一边的秦时鸥道:“看到他了吗?认识吧?”

“认识啊,小秦嘛,咱们同胞里现在就他风头最盛。”

“台上那位是他妻子,小秦这个人是我见过第一土豪,你觉得我就是感兴趣,又能拿下吗?”

竞拍开始,一群人激烈的出价,奥尔巴赫惊叹道:“不是说圣约翰斯现在经济情况不好吗?原来大家还是很有钱啊。”

秦时鸥慵懒的倚在椅背上,笑道:“能出价的可都是中产阶级往上,就算经济不好,对他们影响也不大。”

价格直接涨到了三十万元,而且还有人在磨刀霍霍,没到这件珠宝的常规价值呢,估计竞价还要持续一会。

秦时鸥不想等了,他直接举起手道:“四十万!”

价格一下子拔升十万,大厅里顿时响起了倒吸凉气的声音,闫东磊看看周围的人说道:“怎么样,我没说错吧?小秦志在必得。”

这么适合薇妮的珠宝,秦时鸥怎么会让到别人手里?

四十万的价格也不高,有人跟着提价了一万,秦时鸥立马将价格增加到了四十五万,这已经是他很客气了,按照他的想法,一次加价得十万,速战速决。

到了五十万还有人跟价,秦时鸥就不耐烦了,再度加价十万:“六十万!”

这下子场上安静了,一些对这件珠宝有想法的人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放下手中的竞价牌,再往上的话价格就有点过高了。

薇妮巧笑嫣然的敲响木槌,拍卖会结束,有服务员上来接触拍下过展品的人,请他们去后台结账交接展品。

秦时鸥这边不用动弹,薇妮带着银行卡,这种事她会处理的。

接下来是自由活动时间,闫东磊带着一大群华人找到秦时鸥,一见面就有人对他拱手道:“恭喜恭喜,小秦你可是这次拍卖会的大赢家,出手真是豪迈,不愧是咱们纽芬兰的华人领袖啊。”

听到这人前面的话,秦时鸥就笑了起来,但听到后面他笑不出声来了:华人领袖什么鬼?他什么时候成纽芬兰的华人领袖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