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347 安置老兵

黄金渔场 1347.安置老兵

没有搞清楚就先不搞了,秦时鸥收回海神意识,哪怕只是对之前的能力进行强化也好,他很满足现在拥有的八条海神意识,这样他对海洋的控制力就更强了。

浴缸里只剩下混沌样的脏水,秦时鸥拔出塞子让脏水流淌了下去,随后就心满意足的躺在了**。

到了晚饭的时候,奥尔巴赫打电话过去,找他一起陪老兵吃饭。

秦时鸥赶紧收拾了一下,他从老兵这里得到了这么大的好处,理应报答人家,而这种报答不光是物质上的,也有精神和心理方面,他要尊重老兵。

而且,老兵的人格也值得他尊重,如果是他,可不敢保证会收藏一样对自己毫无作用的礼物几十年,放在一般人身上,这块龙涎香早就扔掉了。

秦时鸥带老兵去了一家中餐厅,看装修风格颇为奢华,老兵进去的时候嘟囔了一声,说他自从搬来还没来这样的餐厅吃过饭。

上菜的时候,首先上来的是一大碗宽面条,青菜点缀、肉沫漂浮,宽宽的面条色泽雪白,上面竟然还有镂刻的花纹。

这家中餐厅是秦时鸥特意在网上搜索的,擅长做面食,被认为是温哥华一带最好的面食餐厅之一,当然价格也不低,这么一碗面条就要六十多元,够普通人家吃一顿饭了。

看到这碗宽面,老人笑了起来,不好意思的说道:“小秦你真是有心了。”

吃饭的时候秦时鸥悄声问奥尔巴赫有关去日托所的事,老律师点头,道:“他很乐意,对于那家老兵日托所。他的了解还要比我们多,显然以前就有进入的打算。”

至于最终为什么没去,原因很简单,肯定是没那么多钱。

加拿大公民福利在世界各国中是顶尖的,比如全民免费医疗、公共设施齐全、十二年免费教育等等。但要享受这些的前提是你要缴税、你要有社保,否则一切免谈。

拿免费教育来说吧,所有人家的孩子都可以享受免费教育的福利吗?不,是缴纳教育税的家庭可以享受,大概每年有五百加元的样子。

老兵并没有社保,他也没有退休金可拿。不是他年轻时候不努力,而是遭遇了太多不公平。

二战时候,老兵为加拿大舍生忘死,但战争结束后,他们就被半强制的退役了。离开军队他们打工。因为歧视原因,根本找不到正经工作,只能打散工,不光收入低,更没有公司给他们缴纳社保……

但陈老兵很看的开,在饭桌上聊起这些话题的时候,他呵呵笑道:“后来加拿大的歧视情况就不是很严重啦,我们的付出也是有收获的。你像我们华裔在战争中为这个国家做了贡献,二战结束后没多少年,政府就取消了对华裔的歧视政策。”

没有社保、没有退休金。老兵想进入日托所是很难的,因为日托所不是国家的基础福利,而是私人性质的商业机构,需要收费。

好的一点是,鉴于成人日托的需要日增,加拿大各省政府均开始投资并资助此一服务。大学及学院亦提供有关老人照护的课程,现在成人日托在加拿大对教育及企业而言。成了一个新兴的机会。

卑诗省的成人日托服务大部分由省政府补助,私人需要交纳的费用。平均是每个月1100块。当然不同日托所需求费用也不同,温哥华的老兵日托所主要费用是政府承担,私人每个月只要承受600元左右。

即使这样,老兵也承担不起。

当然,这些钱对秦时鸥来说就是小意思了,第二天一早他们就乘车出发去了温哥华,联系了老兵日托所。

这家日托所的位置在温哥华郊区,环境优美,处于一个自然公园当中,而日托所内部则被布置成了军营的模式,有些地方挖有壕沟、门口有卫兵站岗、甚至还有大炮坦克展览着。

奥尔巴赫提前联系了日托所的负责人,他们到达之后,便有一名穿着军装的妇女带他们去参观。

一边介绍设施,这名服务人员一边介绍他们的特色:“我们可以根据付费不同提供不同的服务,但即使最低档的服务,也可以满足一位老先生的生活需求,比如理发、协助洗澡、处理垃圾、洗衣服、组织活动等等。”

秦时鸥在里面大概转了一圈,发现日托所提供的活动挺多的,如保龄球、手工艺品制作、下棋及扑克牌游戏、宠物访客、购物旅行和一些轻体力比赛等。

他感兴趣的是分档收费,问道:“最高档是多少钱?提供什么服务?”

服务人员说道:“最高档的是每个月2800元,可以提供住宿单人间,有专门的陪护,饭菜可以根据口味和身体状况来定制,生日独立进行,等等。”

秦时鸥搞清楚之后,他去问老兵对这里的感觉,老兵欣慰的笑道:“挺好的,这里真好,这么多老伙计,比我一个人住着当然要好的多。”

既然这样,秦时鸥就直接去付费了,他先支付了一年的费用,然后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一年之后每个月老兵日托所可以联系他来收费。

“按照最高档次的来,如果我爷爷有什么问题,要及时联系我。”秦时鸥说道。

有钱在哪里都受欢迎,服务人员听了他的话笑容可掬的说道:“请放心,秦先生,我们会照顾好这位可敬的老兵,每个周我们会给您邮箱发一份邮件,介绍这个周老先生的身体情况和生活细节。”

秦时鸥点点头,去告诉老兵,以后他可以安心住在这里,享受最高标准的服务。

这样剩下的就是搬家,将老兵家里的一些舍不得扔的物品带来就可以,他指挥搬家公司忙活了一天全部办完,就准备回去了。

分别的时候,老兵拉着秦时鸥的手再次老泪纵横:“我上辈子一定做了什么好事,这辈子能认识你们一家,秦老哥救过我好几次,你又帮我安置晚年,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啊。”

秦时鸥拥抱了老兵,说道:“陈爷爷,别多想,这是我应该做的,你为我爷爷保留那块灰琥珀的义举,我同样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