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349 全民不医疗

1349.全民不医疗

“感谢您的甜瓜宝贝基金,秦先生,您的基金救了我的宝宝一命。”男子感激的说道,怀抱孩子的女人跟着点头道谢。

秦时鸥明白了,这对夫妇的孩子是受到了他的甜瓜宝贝基金的恩惠,特来感谢他的。

果然,男子随后做了自我介绍,他叫克莱森-法兰克,四个月前儿子出生,结果出现婴儿肺功能衰竭这种问题,需要高额治疗金。

或许有人疑惑,不是说加拿大实行的是免费医疗制度吗?那人们看病尤其是婴儿治病,怎么还需要自己出钱呢?

确实,加拿大实行的是免费医疗制度,公牛在医院产生的一切费用是免费的,包括住院时的食物。但这有个前提,那就是想享受这个福利,你得缴税,得买强制性的医疗保险,每年每人大概500加元。

秦时鸥一开始以为克莱森夫妇没有缴纳这个医疗保险,这东西是跟福利直接挂钩的,有工作的公司缴,没有工作就得自己缴。

如果没有工作,那在加拿大购买保险不太现实,因为人们要买的可不是一种保险,而是一堆:如医疗险、教育险、失业险、养老险、车险、住宅险等等,一份500加元不算多,那十份呢?

所以随着秦时鸥对加拿大了解越来越多,他认为对于普通人来说这里不是天堂。当然,只要你有一技之长,有工作能赚钱,那就可以在这个国家好好活下去,享受这个国家的福利,如此的话,在这里的生活还是很爽的。

结果克莱森夫妇解释了一下,不是这个原因。他们有缴纳医疗保险,两人都有一份能保障收入的工作,造成他们需要甜瓜宝贝基金支援的原因,是加拿大的医疗制度。

事情又扯到了加拿大的医疗制度上,这个问题秦时鸥研究过,去年的时候小镇渔夫奥玛尔患**癌。他们为此还去圣约翰斯抗议过,当时他还倒霉的被推选为了带头大哥呢。

克莱森的孩子遭遇了和奥玛尔一样的问题,那就是医院人满为患,他们需要预约。

可这不是扯淡的吗?孩子都肺脏功能衰竭了,脱离呼吸机就活下不来,这怎么预约怎么等?但加拿大就是这么个医疗制度,前面也有孩子急着动手术,他们就得预约。

显然,预约是不行的。克莱森夫妇就想到了另一种办法,请私家医生来治疗。

问题来了,私家医生可以加班进行手术,可是手术费和药物费很贵——通过私家医生治疗,那就不享受免费医疗了。给孩子动手术需要接近两万加元,夫妇两人没有这么多钱……

最后就是他们申请甜瓜宝贝基金援助——就是去年秦时鸥参加诺森伯兰海峡冬泳横渡大赛拿了冠军后赢下的那份基金,其实他拥有的只是冠名权,这份基金更多的还是社会捐款所成。他只往里投入了二十万加元。

经过一番手术,孩子恢复了健康。现在夫妇两人特意来感谢秦时鸥。

请克莱森夫妇进了屋,秦时鸥给他们介绍了一下基金的构成情况,最后实诚的说道:“所以,你们不应该感谢我,应该感谢社会。”

克莱森说道:“是的,秦先生。我们需要感谢社会上的所有善良的人。可是对我们帮助最大的,还是您名下的基金,您救了我们,太感谢您了。”

说着,他打开了背包。里面有他们买的礼物。

秦时鸥再客套下去就是矫情了,他拍了拍克莱森的肩膀道:“ok,我收下你们的道谢,但礼物我绝不收。当然,我对你们有别的要求,我希望如果以后你们遇到有人需要帮助,请务必伸以援手。”

克莱森夫妇想让他收下礼物,秦时鸥怎么可能这么做,他打电话给薇妮,让她中午回来吃饭,然后招待了两人一顿海鲜。

这让克莱森夫妇很不好意思,来道谢结果人家没收自己谢礼不说,还吃了人家一顿大餐。

随着大秦海鲜的名气越来越大,了解的人越来越多,克莱森夫妇知道他们吃的这顿饭原材料有多贵。

吃饭的时候,薇妮将小甜瓜抱上婴儿凳,她已经可以自己坐着用小手那东西吃了,不用天天抱着。

小丫头趴在桌子上,大眼睛炯炯有神的瞪着对面克莱森太太怀里的小婴儿,露出感兴趣的表情。

克莱森太太抱着儿子过去逗她,小丫头伸手就要去抓,这是她的习惯,碰到好奇的或者喜欢的东西,直接伸手抓。

薇妮赶紧拉住,她早有预料,否则以小丫头飞爪的神速,克莱森太太今天要中招了。

将下丫头的手拉回去,薇妮温柔的笑道:“这个不能抓,这个是弟弟。”

小甜瓜看看薇妮,然后又凝神看了会小宝宝,随即莫名其妙高兴起来,拍手喊道:“弟弟、弟弟……”

薇妮和秦时鸥挺惊喜的,过去一段时间,自从小丫头学会说爸爸麻麻后,就再没有学新的词,今天竟然学会了弟弟这个词。

吃过饭之后,秦父抱走小丫头,逗着她学说‘爷爷奶奶’这些发音,小丫头继续兴高采烈,然后继续一个劲的喊‘弟弟’。

吃完饭,秦时鸥和克莱森夫妇聊天的时候才将两人的情况转告给薇妮,薇妮听说之后点头,道:“天哪,加拿大的全民医疗体系问题真是越来越多,最近我也在处理一件棘手的事情。”

秦时鸥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是格林牧师和格林夫人。”薇妮有些愁的说道,“他们遇到了麻烦。”

原来,格林牧师和他的夫人身体不太好,都需要使用轮椅才能行动。秦时鸥知道老牧师身体健康有点问题,前年重建教堂的时候,他的健康状况就不太妙,但没料到竟然这么严重了。

薇妮说道:“奥多姆医生认为牧师和夫人身体状况不适合独自生存了,建议两人去护理院入住。两人接受了这点,然后去了圣约翰斯护理院进行登记,当时先去的是牧师太太,因为格林牧师还得接受奥多姆医生的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