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352 租个飞机2/10

1352.租个飞机(2/10)

对于海豚的智商,现在科学界没有统一认识,乐观的认为它们仅次于人类,但也有一些研究人员认为这被夸大了,海豚没有那么聪明,和鸡的智商持平……

秦时鸥现在最有发言权,他能感觉到海洋生物们的情感变化,从而分辨出它们的智慧高低。

首先,海豚很聪明,这反应在适应及学习能力上,就是很强,它们尤其厉害的是理解能力,秦时鸥现在见过的海洋生物,理解能力最强的就是憨豆。

但是它们智力并不高,“智力”这个词大致包含三种意思:一是对于各种不同状况的适应能力;二是由过往经验获取教训的学习能力;三是利用语言或符号等象征物从事“抽象思考的能力”。

海豚没有意识,它们会开心、会悲伤、会不高兴,可是唯独不会诞生一个本我意识,也就是没有抽象思考的能力。

至于雪球和冰刀?这两个货就更没有意识了,憨豆和雪球就像更聪明的狗狗之类,它们可以理解秦时鸥发布的相当复杂的指令,可是却不能思考问题和产生意识与秦时鸥对话。

这让秦时鸥很是遗憾,他非常希望在海洋里能找到一个可以和他进行交流的存在。

不过三小都有比较高的智商——这和低智力不冲突,它们能往外传递一些感情,比如当秦时鸥抚摸它们的时候,它们便感到开心和轻松。

所以对于那种海豚和鸡智商持平的说法,秦大官人只能表示日了狗。

秦时鸥游过去在三小之间穿行,不时的拍拍雪花脑袋,摸摸冰刀的利齿,拽拽憨豆的尾巴,三小快活的陪他在水里游玩,让旁边的薇妮看的赞叹不已。

陪着三小玩了一会,秦时鸥将薇妮拉过来,让她跨坐在雪球的背上。然后他也坐了上去,从后面揽住薇妮的纤腰,双腿一夹,雪球摆动尾巴和服气缓缓游动了起来。

秦时鸥拥抱着薇妮向前俯身。雪球缓慢游动,这样虽然它的肌肤无比光滑,但不至于会甩掉背上的两人。

冰刀和憨豆一左一右跟随着,靠近水面之后,憨豆如利箭般射出。直接跳出了海面,来了个漂亮的鲤鱼跃龙门。

雪球浮到水面上,薇妮摘掉嘴里的氧气管,然后发出一声疯狂的尖叫:“上帝帝帝帝帝帝帝帝帝帝!”

秦时鸥在后面搂着她微笑,今天见到的这一切,估计对薇妮能产生颠覆性的震撼。

尖叫之后,薇妮突然回身用手捏住秦时鸥的耳朵向下拽去。

秦时鸥被她打了个措手不及,叫道:“我靠靠靠靠!疼啊!你干嘛?!”

“我想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做梦!”薇妮用更大的声音尖叫道,“太疯狂了!太疯狂了!上帝,这太疯狂了!”

秦时鸥揉着耳根呲牙咧嘴。薇妮看着身下乖巧的小白鲸——事实上现在白鲸实际上不小了,得有接近三米长,初步具备成年鲸的体型。

当然,因为海神能量的原因,雪球以后个头肯定会超出普通白鲸,现在世界纪录的白鲸个头是长6米,秦时鸥觉得雪球以后长到八米十米都没问题。

看着身下骑乘的白鲸,薇妮难以置信的说道:“我们现在是骑在雪球的身上?这让人无法想象!原来人真的可以骑鲸鱼?”

“你不光骑了雪球,刚才还骑过一只棱皮龟呢。”秦时鸥揉着耳朵没好气的说道。

薇妮突然紧张的说道:“对对对,我还骑过棱皮龟。我还看到了一座海底宫殿。别告诉我,亲爱的,这都是是真的?”

秦时鸥搂着她的纤腰道:“当然是真的,那是我精心给你准备的水晶宫。不过。水下运输太难,我只能找人做到将它们大概的摞起来,没法真正建设成宫殿。”

薇妮回身勾住他的脖子热烈的送上激吻,秦大官人赶紧回应,嗯,嘴唇软软的还是那么舒服。就是味道有点苦涩这是怎么回事?

薇妮你怎么往外吐海水?你属射水鱼的吗?秦大官人想明白后苦不堪言。

热吻良久,薇妮气喘吁吁的分开,她说道:“亲爱的,你今天给我的惊喜太大了,我真想在水晶宫里接受你的求婚,我的意思是,让其他人都看到这一幕。”

秦时鸥说道:“不,这座水晶宫是我送给你的秘密礼物,只是送给你,连女儿我都不会让她知道。”

听着他的话,薇妮清亮的双眸慢慢变得迷蒙起来,她拉着秦时鸥的肩膀小心的转过身,柔声道:“亲爱的,我们水战吧……”

“法克!”

秦时鸥开着游艇返回,沙克等人也回来,看到游艇上扔了两套潜水服,渔夫们纷纷打招呼:

“嗨,老板娘,去潜水了?怎么样,是不是很棒?”

“我建议你去珊瑚海那里,雪特,那简直太美了!”

“老板娘,潜水的感觉如何?看你的气色真是棒极了,浅潜对身体有好处,很锻炼心肺功能。”

“boss,你的气色看上去不大好啊?好像很疲惫的样子,怎么了?劳累过度啊?”

秦时鸥赶苍蝇一样驱赶渔夫:“滚滚滚!快去干活!没事的帮我收拾渔场,给我一定要收拾的干干净净!”

渔夫们哈哈笑着开着船离开,薇妮喜滋滋的掏出小镜子看了看自己的脸,然后皱皱娥眉故作不满的说道:“下次我要涂防晒霜,你看,我都快成黄脸婆啦。”

“是啊,太黄了。”秦时鸥叹息道。

薇妮顿时恼怒:“什么?”

“太黄太暴力!”秦时鸥悲催的说道,“下次出海之前你涂防晒霜,那我得吃一根鹿鞭。”

薇妮急忙往四周看看,发现渔夫们走远,她眼波流转、笑意盈盈:“以后每天都要潜水,我要看水晶宫,我要骑棱皮龟,还要骑小白鲸!”

秦时鸥苦笑道:“你骑不腻吗?”

薇妮上来搂住他,小声问道:“那你骑我骑腻歪了没有?”

秦时鸥无言以对,女人这东西太可怕了,可以很玉女,也可以很。

九月下旬,婚期将近,毛伟龙直接将牧场里的活草草处理掉后赶了过来,他得过来帮秦时鸥主持大局。

首先是国内的那群兄弟姐妹,毛伟龙打算过去带他们过来,秦时鸥摇摇手道:“你去带什么带?我租个飞机,到时候直接将他们一起接过来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