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354 都是长客4/10

1354.都是长客(4/10)

同学朋友们大包小包的走下飞机,秦时鸥热情的迎接上去,说道:“各位兄弟姐妹,大家太客气了,不用带这么多礼物,咱家里啥都不缺。”

他的大学好友陈磊呵呵笑道:“你多想了,禽-兽哥,我们这里面都是自己的衣服和生活用品啥的,你以为我们来参加完婚礼就走吗?蛋!别人不知道,反正我起码住半个月!”

“我们住一个月。”宋俊梅微笑道。

“真是太巧了,缘分啊,我也一个月啊。”陈建南高兴的说道。

严飞摆摆手道:“行了行了,你们别吓唬禽-兽哥了,没看到他冷汗都冒出来了吗?放心,禽-兽哥,我媳妇儿刚才胡说,我们在这里就住二十天。”

秦时鸥翻着白眼道:“真的假的?你们辞职不干了?”

陈磊说道:“有个东西叫年假你懂吗?还有个东西叫做移动办公你懂吗?”

秦时鸥惊讶道:“法克,你们不是真要在这边呆这么久吧?”

陈磊耸耸肩道:“别人不知道啊,禽-兽哥,我是真打算在加拿大待半个月的,你这里十天,小五郎那里五天。”

毛伟龙拍着胸膛道:“放心的去我那里住,吃的喝的管够,住的地方有的是,哥几个就等着爽吧,我和小舒一定伺候的你们开开心心。”

“五哥敞亮,五哥爷们!”一群人吆三喝四的怪叫了起来。

秦时鸥白了毛伟龙一眼,道:“别再这里起哄,我我不敞亮不爷们还是怎么着?兄弟姐妹们放心,你们在这里住着就行了,啤酒海鲜管够啊。”

毛伟龙着急道:“你不能这样啊,我可是你兄弟,你总得让大家去我那里待一段时间吧?”

看着两人为了招待自己一行人都要争起来了,陈磊感动的说道:“妈的,不愧是人生四大铁,弟兄们够意思、讲义气!”

秦时鸥笑道:“那必须的。我不讲义气谁讲义气啊?”

毛伟龙说道:“行,你讲义气,你讲义气可别让哥们儿们在你这里干活啊,你就把他们当爹娘供着。行吧?”

秦时鸥哼道:“想都别想,我爹娘在渔场也干活呀,洗衣做饭看孩子,都是我爸妈在负责。哥们儿们肯定要当渔夫用的,正好到了秋天渔收季。”

一听这话。一群人着急了,围着秦时鸥道:“老秦你啥意思?怎么还让我们干活?我们是来度假的啊。”

秦时鸥理所当然的说道:“度假?度假可以啊,你们带了多少钱?反正在我渔场不能白吃白喝,自己看着给吧,一天怎么着连吃带住也得有个三百五百。”

“三百五百还行,能负担的起。”陈磊松了口气,“我正好带了一万块过来。”

“加元,我说的是加元!”秦时鸥补充道。

陈磊立马转身抱着毛伟龙的胳膊:“小五哥还是你讲义气,哥们决定婚礼结束就去你那里,呵呵。你的农场也很爽,还能骑马是吧?”

秦时鸥贼笑道:“蠢货,你们不看这是什么季节吗?小五郎的农场,现在不知道积攒了多少农活!你们去了等着晒成黑炭吧。”

一行人打闹着玩笑着,秦时鸥好像回到了无忧无虑的大学时代,因为准备婚礼而忙活的心一下子放松下来。

从中国飞过来,众人虽然乘坐的是豪华客机,但一路上没能休息,加上进入温哥华的时候在海关又好一阵折腾,所以秦时鸥先选择带他们去镇上的旅馆。

婚礼期间宾客众多。用车需求量自然很大,布兰登给他找了一支奔驰车队,统一的奔驰S系列,司机全是穿西服打领带的礼仪驾驶员。

陈磊说他们想在渔场里转转。然后再去海上钓鱼,秦时鸥说道:“行了,你们先休息吧,明天开始有的是机会玩,而且你们不是要住一个多月吗?休息时间能少的了?”

听他这么一说,众人觉得也对。前往小镇的路上,陈建南问道:“老秦,小五郎说你这次婚礼,还有什么英国王子、中东公主来,是不是真的?”

秦时鸥一边开车一边说道:“虽然小五郎喜欢吹牛,但这次是真的,不过他们是礼节性祝贺,估计当天就返程了,你们不用在意。”

后座的严飞和宋俊梅夫妇倒吸一口凉气,道:“不是开玩笑?”

秦时鸥说道:“这开什么玩笑,回头发一份礼宾名单给你们,还有加拿大渔业部的部长,圣约翰斯的市长和市议员,另外一个你们应该知道,大导演卡梅隆。”

这下子车里安静下来,一直到他将车开到镇上,几个同学也没有再说话。

秦时鸥停车的时候笑了起来,说道:“你们还在意这个啊?我请你们来是因为咱们是同学,也是因为你们是我的好朋友,你们参加的是大学同学的婚礼,不用多想什么吧?”

严飞叹道:“话是这么说,道理也是这么个道理,但是老秦,哥们确实很有压力啊。”

“结婚的又不是你,你有什么压力?”秦时鸥笑着说道,故意调节气氛,让气氛不那么严肃压抑。

薇妮等在镇上,今天她还要办公,得到秦时鸥消息后提前等在旅馆门前。

秦时鸥带着众人下了车,她巧笑嫣然的迎上来,张开双臂挨个拥抱,说道:“欢迎、欢迎,我和秦没能亲自去接你们,真是很抱歉呢。”

看到气质动人的薇妮,众人开始起哄,几个女同学赶鸭子一样将陈建南等人赶进旅馆,没好气的说道:“你们不要脸我们还要,别把咱们同学的脸面都丢光哦。”

婚礼日期是十月份的第二个星期二,也就是十月六号,他的同学来的算是早的,因为有个国庆长假,就直接提前来了,当做旅游,反正有秦时鸥这个土豪承包费用。

其他人来的就晚了,三巨头都是承诺当天到来,但中午参加完婚宴后,两位小王子会直接离开,这个秦时鸥能理解,甚至他当初也没有预料到哈里王子会来参加他的婚礼。

两人之间的交集,仅仅是他购买了秦时鸥一套珠宝给哥哥大婚做礼物,不过哈里王子是出了钱的,那是生意,和感情无关。

秦时鸥所能想到的,就是哈里王子是看在中东小王子哈曼丹的面子上,当做来他这里叙旧——这两人都是英国桑赫斯特皇家军事学院的毕业生,在校期间便是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