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356 来自黑帮的麻烦6/10

1356.来自黑帮的麻烦(6/10)

秦时鸥瞪了陈磊一眼,然后摆出威严的架势,摸了摸威斯的脑袋,努力再做出慈祥的样子问道:“在家里的日子怎么样?有没有努力练功呀?”

威斯昂头挺胸,大声道:“启禀丝父,我不光努力练功,还努力学习中文了!另外,我还将一个侮辱丝门的家伙暴打了一顿!”

“打架了?”秦时鸥问道,“是什么原因?”

威斯不服气的说道:“可是小卡里奇以前总是欺负我。”

秦时鸥挥手,严肃的说道:“威斯,无论如何,打架是不对的,我辈习武之人当以强身健体为目的,心怀苍生、胸怀天下,如果非要动手,那就是为了行侠仗义。丝父教你习武,可不是为了报私仇的。对了,他以前怎么欺负你啦?”

听了秦时鸥的批评话语,威斯沮丧起来,说道:“他说我是棺材里爬出来的鬼,需要吸血才能活下去,不让其他小伙伴跟我玩。还有,他还砸碎了我的玩具,不让我吃饭……”

“法克!威斯,下次带上戈登和熊大虎子豹子,妈的这种熊孩子就是欠教训!下次见到狠狠揍他,记得多揍他两拳,算是替师傅动手的!”秦时鸥怒气冲冲的说道。

威斯使劲点头:“好好好,丝父,我跟他说了,下次见了他会让他好看!”

见此,薇妮没好气的拉了拉秦时鸥的手臂,道:“怎么教导孩子的?”

说着,她蹲下身帮威斯整理了一下衣服,柔声道:“你师傅的国度有个很出名的词叫以德报怨,威斯,有时候你是需要克制内心愤怒的,明白吗?”

威斯不情愿的点点头,等薇妮去迎接后面的布鲁斯夫妇的时候,秦时鸥说道:“嗨,小子,别听你师母的。我们国家还有个更出名的词叫恩怨分明,你做个恩怨分明的好人就行了。”

“我听得到,秦。”薇妮的头也不回的说道。

陈磊和毛伟龙学薇妮的话:“我听得到,秦。”

秦时鸥翻了个白眼。道:“你们听的到有怎么样?你们根本就不了解这个词,知道这个词是从谁说的话里总结来的吗?”

“切,孔子啊,好像谁不知道一样。”陈磊不屑的说道。

秦时鸥冷笑一声,道:“那知道孔子他老人家原话是什么吗?它的原句是——或曰:‘以德报怨。何如?’子曰:‘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知道什么意思吗?不用我给你们翻译吧?”

陈磊和毛伟龙惊讶的对视一眼,一起低声讨论:“草了,老秦怎么连这个都懂?你听说过吗?这话是不是他胡编乱造的?”

“应该不是,听起来像那么回事。这也没什么,这家伙不像咱们,得为了生活拼搏,他整天没事看杂书,不知道从哪里看到的这句话呢。”

秦时鸥傲然一笑,然后给威斯解释道:“刚才师傅说的那句话。是孔子的一个弟子问他说,‘师傅,别人打我了,我不打他,我反而要对他好,用我的道德和教养羞死他,让他悔悟,好不好?’孔子就说了,你以德抱怨,那‘何以报德’?别人以德来待你的时候。你才需要以德来回报别人。可是现在别人打了你,你就应该‘以直抱怨’,知道‘直’的意思吗?”

威斯茫然的摇摇头。

秦时鸥坚定的说道:“意思就是——如果有人敢欺负你,那你就拿起板砖去飞他!用降龙十八掌抽他!用神风腿踹他!用六脉神剑戳他!”

威斯兴奋的点头:“我明白了了丝父!”

秦时鸥满意的笑了起来。布鲁斯夫妇走过来好奇的问道:“你们在说什么?”

秦时鸥和乔治握手,说道:“我在教威斯一些行事准则,告诉他男人该怎么处理冲突,我们不惹事,但我们也不怕事,不是吗?”

乔治赞同的点头:“秦丝父的为人我非常钦佩。您教导的对,我们不去惹事,但事到临头,也绝不害怕!”

毛伟龙和两夫妇是认识的,秦时鸥又将陈磊引荐了一下,陈磊是在一家国企钢铁厂上班,他知道布鲁斯夫妇的威名,这也是秦时鸥带他来的原因。

回到渔场之后,秦时鸥想找比利一行人来陪乔治夫妇聊天,乔治也很想认识一下秦时鸥的同学,用他的话说,就是‘以秦丝父的优秀,想必他的同学也都是千里挑一的俊杰’。

结果这帮家伙很不给面子,秦时鸥找来找去没找到人。

后面一会,连毛伟龙等人也不见了,这让他忍不住大骂狗肉上不了正席。

这可是美国的钢铁大王啊,这次婚礼的宾客,即使是三巨头也未必敢说能压住这对夫妇,起码小王子们见了夫妇两人也得点头问好,让同学们和他们认识一下没有坏处。

下午的时候,卡梅隆和施特劳斯父子联手而来,秦时鸥接了他们刚安顿好,陈建南的电话打了过来,说他们在圣约翰斯这边购物遇到一点小麻烦,让秦时鸥过来看看。

秦时鸥看天色不早了,不知道这帮家伙怎么想起这会去购物,不过听说他们惹了麻烦,他还是赶紧赶了过去,明天就是婚礼,可不能出什么意外。

秦时鸥特意带了小休斯和伯德,前者是圣约翰斯地头蛇,后者是王牌保镖兼金牌打手,有这两人在应该什么事都能摆平。

他们刚到了码头,一辆雪铁龙开了过来,车窗拉下探出个一脸横肉的大脑袋:“中国秦先生?你有一些华裔同学来购物是吗?”

小休斯看到这个人,便拉了秦时鸥一把,低声道:“雪特,怎么是这家伙?他是埃塞俄比亚黑-帮的一个打手,这些混蛋自从来到圣约翰斯,这座城市就没有安稳过。”

伯德掏出手机,不动声色的说道:“黑刀?定位我的手机,我们可能有点麻烦,带上伙计们都过来,记得带枪。”

听了两人的话,秦时鸥的神色严峻起来,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确认了三人身份,一脸横肉的大汉下车拉开后门示意他们上车,小休斯上前挡住,笑道:“哇哦哇哦,这不是瓦雷斯大哥吗?您怎么在这里?”

大汉掀了掀马甲,露出一把手枪的枪柄,冷冷说道:“少废话,上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