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358 嗨high嗨8/10

1358.嗨high嗨(8/10)

告别单身派对,几乎是欧美年轻人玩的最嗨的PARTY,新人结婚前,伴郎和伴娘一般会出面组织一次这样的活动。

明白过来后,秦时鸥只能苦笑着认栽,他不能玩不起,也不能怪大家吓唬了他,因为这玩意的目的就是疯狂的度过一个难忘的夜晚,且筹备人要对主角进行保密。

外国人没有闹洞房的习俗,但他们也不会轻易放过新郎新娘,他们闹的就是单身party。

一般来说,这种party的内容极为丰富,基本上是好友们聚在一起,想做什么做什么。

秦时鸥抬头看周围,这应该是一家夜店,结果被毛伟龙他们给包了下来,倒也是大手笔。夜店是最适合玩这个的地方,昏暗的灯光、各种酒水、各种震耳欲聋,大家就是一个疯狂。

他一拿到啤酒瓶,布兰登就上来找他吹,秦时鸥说道:“别,伙计,饶我一条狗命,明天我可要参加婚礼的,不能喝醉了。”

布兰登耸耸肩道:“我知道,秦,我只会和你喝这一瓶酒,不会喝醉你的。”

既然人家都承诺了,秦时鸥就不便多说,举起酒瓶准备吹。

布兰登一下子摁住他的手腕,道:“但是我们得说好,你必须得一口气焖掉这瓶酒,否则我今晚可不会放过你,你也不能推辞。”

秦时鸥道:“那我一口气干了这瓶酒,你不能再找我喝?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是的,对着上帝发誓!”布兰登很认真的说道。

听了这话,秦时鸥呵呵笑了起来,这瓶啤酒就是普通的酒吧小百威,一瓶只有280毫升,干掉它轻而易举。

可是当他将酒喝到嘴里后,脸色顿时变了:他妈的,他被阴了。瓶子里面不是啤酒,谁他么知道这是什么玩意儿?是酒没错,但口味太诡异了!

他刚要拿下来,一群人围了上来。比利很贱的掏出一个录音笔,打开之后就是他和布兰登的对话。

秦时鸥心里暗暗流泪,这次他可是栽了,但也只能认栽,只好大口大口的将这瓶酒灌了下去。好在只有半斤装。酒水也不算很烈,几大口干了。

扔掉酒瓶,秦时鸥指着布兰登道:“伙计,你竟然阴我?!”

布兰登耸耸肩道:“我怎么阴你了?我们的承诺是在上帝见证下进行的不是吗?”

下午来到渔场的欧阳海也参加了这次的单身告别派对,他上来拍着秦时鸥的肩膀说道:“算了,秦兄弟,你已经占便宜了,知道我的告别party是怎么过的吗?”

秦时鸥悲催的问道:“不能比我更惨了吧?我被人绑架来的啊。”

欧阳海露出往事不堪回首的表情,摆摆手道:“妈的,我当时更惨。是被人用前女友的QQ骗过去的!而且,我还是玩的酒吧高尔夫!”

酒吧高尔夫也是一种派对模式,顾名思义,就像在高尔夫球比赛中打满十几个洞一样,参与者必须在朋友的簇拥下喝满十几间酒吧。

这种喝可不是普通的喝,每一间酒吧都有预先设置的“标准杆”,达到要求才能过关。

沙克哂笑道:“这算什么?我结婚前夜,玩的是挑战一百!”

挑战一百很简单,但却很疯狂——就是将啤酒倒入100毫升的啤酒杯中,新郎要以一分钟一杯的速度连续喝100分钟。一连喝掉一万毫升的啤酒,算算就知道了,现在大瓶啤酒是500毫升一瓶,得连续喝掉20瓶!

听他们这么说。秦时鸥觉得自己今晚的遭遇还不算很惨了。

于是他开心起来,使劲一招手喊道:“酒呢?给我上酒?今晚我要干掉你们!哈哈哈哈……咦,地震了?地怎么晃动起来了?”

陈磊问毛伟龙:“我靠,老秦酒量怎么这么差?就算二百八十毫升的白酒干下去,也不至于这样吧?”

毛伟龙讪笑道:“那不是白酒,那是白酒红酒干白啤酒还有老黄酒混合在一起的。我不知道什么玩意儿。”

秦时鸥意识还算清醒,可就是觉得头重脚轻,他被人扶到沙发上坐下,有人递给他一瓶啤酒说道:“来,兄弟,漱漱口透透胃,这样就不晕了。”

秦时鸥很痛快的干了下去,然后他就感觉意识越来越模糊,似乎后面又有人来给他递酒,还有人说要玩什么游戏,他很开心的参与了进去……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秦时鸥感觉脑袋有点沉闷,但还能忍受,只是比不上平时起床后的那种神清气爽。

他起身看了看,是在一家酒店的大**,**还有两个人,是比利和陈磊,他往地上看,地上横三竖四还躺着陈建南、严飞等人。

这样他就乐了,毫无疑问,这群混蛋昨天晚上都玩嗨皮了,不光把他灌倒了,也互相灌倒了。而他们可没有秦时鸥这样逆天的身体素质,所以他们此时还在宿醉中。

秦时鸥仰天大笑:“哇哈哈哈哈,终于轮到我报仇了!”

先去仔细的洗了个热水澡,等他从浴室出来,就彻底神清气爽了,海神之心厉害无比,总能让身体机能保持在最佳状态。

看看时间才是七点半,距离婚礼早的很,秦时鸥出去开始玩,他穿着拖鞋在一群人身上踩来踩去,吼道:“睡尼玛币睡!起来嗨起来嗨起来嗨!嗨嗨嗨嗨!切克闹,切克闹!”

被他这么闹,除了公牛那家伙还在呼呼打呼噜,其他人都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

比利嘟囔道:“闭嘴!法克鱿,滚出去,让我好好睡……”

秦时鸥上去拖着他将他扔进了洗手间,叫道:“睡睡睡!睡你麻痹的睡啊,起来嗨!干杯!接着喝!弟兄们不醉不归!”

比利喝了两口秦时鸥的洗澡水终于清醒过来,他骂道:“秦,你这狗日的……”

“哟呵?学会我们的国骂了?”秦时鸥贼笑道,他拿起喷头,调到最冷的水温,打开就往比利身上喷。

比利尖叫着跑出去,随即他将陈磊扶了进来,说道:“喷他喷他!不能让我一个人挨喷!”

就这样,陈磊醒了之后,他和比利架着毛伟龙又走进来,不用秦时鸥动手,每个人都变得湿漉漉的了。

最后剩下一个公牛,一群人将他抬起来,秦时鸥开心的拿水喷。

喷了好一会,公牛还在打呼噜,凉水喷在他嘴里,他总算有了反应,嘟囔道:“这冰镇啤酒,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