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369 画符捉鱼9/10

1369.画符捉鱼(9/10)

看着消失的山羊群,秦时鸥叹了口气道:“看来我真是没这个口福啊。”

豹子还在那里跃跃欲试,看到山羊逃跑它张开嘴汪汪汪叫了几声,一幅不服气的样子,似乎秦时鸥一声令下它就能追上去一样。

秦时鸥撇撇嘴,看着它说道:“行了,别追了,看看你的小短腿,从山上滚下去怎么办?”

如果在平地上,豹子能追杀一群野山羊,可山地不是它的主场,野山羊擅长在嶙峋岩石上跳来跳去,所以能在山上生活的好好的,连狼群有时候都对它们无可奈何。

在山林里又转了一圈,半个多小时除了收获了几只野兔和锦鸡之外就没有别的收获,秦时鸥感觉蛋疼,看看身后累的直喘粗气的一行同学,他只能带队去河边。

“这靠谱吗?”。马金气喘吁吁的问道。

秦时鸥道:“守株待鹿,绝对靠谱,除非它们不喝水了。”

果然,没过多久河边出现了野兽,而且他们人品爆发,一群白尾鹿和一对头上顶着大角的麋鹿一起悠闲的从树林里走出来到了河边。

看到麋鹿头上的大角,马金等人顿时亢奋了,赶紧举起枪,不约而同的瞄准了麋鹿。

秦时鸥挥手示意他们别轻举妄动,然后小声道:“别,别射这两只麋鹿,射白尾鹿。”

陈磊说道:“麋鹿个头大肉还多啊,另外你看它们头上的大鹿角,得有十个杈吧?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野鹿。”

秦时鸥无奈的说道:“肉多咱们也吃不了。总共才多少个人?十四个是吧?还要待会猎一只野猪,怎么能吃这么多肉?猎杀那群白尾鹿。而且要半大的鹿,最好吃。”

除了麋鹿块头更大肉更多吃不了会浪费这个原因外。秦时鸥选择白尾鹿的另一个原因是这个物种在坎巴尔山存才数量过剩的问题,事实上不光告别岛,全加拿大好多地方白尾鹿数量多过剩了。

过犹不及,什么东西泛滥成灾都不行,白尾鹿泛滥会造成对其他物种的食物掠夺,还会危害人类健康,它们能传播害虫,造成事故,最严重的是流行病传播。每年冬天加拿大都会有人因为白尾鹿感染莱姆病。

所以在加拿大有个奇怪的现象,那就是有些野兽需要政策来减少数量,以前的北美灰狼和现在的白尾鹿、北美灰兔。

秦时鸥记得他看新闻,去年加拿大的国家公园服务部门拨出了180万加元的资金,招募狙击手来进行了3场猎杀白尾鹿的行动。

这也挺无奈的,按照加拿大相关法规,普通民众不能在公园内猎杀鹿,所以它们的数量不断增加,其中草原三省甚至达到了每平方英里范围内就有230头鹿的密度。而正常数值是每平英里有15到20只。再多就会对植被产生不可恢复性破坏。

麋鹿数量增长的并不快,没有形成种群危机。

秦时鸥没有让众人直接开枪,他说他先找地方潜伏起来,等他从对讲机里发信号。然后再让马金等人开枪。

他带着豹子快速绕路去了河流下游,这样上游的马金等人一开枪,基本上不会射中白尾鹿。鹿群受惊会向下游跑,他到时候射一只。

为了让一行人过瘾。秦时鸥也是蛮拼的。

鹿群在河边饮水会停留比较长的时间,除了喝水还会打闹。甚至清理身上的寄生虫,所以看到毛发湿漉漉的白尾鹿不要打,这些鹿的寄生虫和携带细菌最多,它们刚刚在水里清理过。

等他埋伏好,一声令下,对面顿时枪声大作,而且真跟鬼子进村一样,秦时鸥竟然还听到了陈磊、马金的怪叫声。

鹿群这可吓坏了,如秦时鸥所料,它们下意识的先顺着溪流往下跑,然后才折路往树林里跑。

秦时鸥看着刚转身要跑进树林的鹿群,选了一只后猛的站起身,开弓如满月,一松手一支利箭‘咻’的一声飞了出去,直接从侧面穿过了一只半大鹿的脖子。

鹿群头也不回,很快消失,留下半大野鹿挣扎了几下就断气了。

马金等人竟然追在后面,秦时鸥看着他们扛着枪的样子一阵心惊,说道:“你们这是干嘛?收起枪,卧槽你们不怕擦枪走火?”

陈磊讪笑道:“奶奶滴,刚才没瞄准,让这帮鹿给跑了,呵呵,幸亏有你。”

秦时鸥挥手,示意一行人将半大鹿绑起来,用木棍挑着往后走。

走在路上,陈磊带着头开始喊‘大王叫我来巡山咯’,其他人听他喊的有意思,也跟着喊,语调抑扬顿挫,喊了一路。

秦时鸥回去看了看,发现毛伟龙一行只钓到了两条大嘴黑鲈鱼和两条白斑狗鱼,这让他颇为无奈,道:“你们干什么吃的,这么久才弄到这么几条鱼?”

严冬不服气的说道:“这是河钓,你以为是你渔场,哪有那么多鱼?”

他们钓鱼的这个地方是秦时鸥特意选的,山上小溪大多数河段都很浅很窄,这一片是半山腰有个拐角,形成了片小水库,里面有不少大鱼。

他用海神意识侦查了一下,很快发现了几条猫鱼在岸边不远处游荡。

猫鱼是加拿大人的一种俗称,学名是什么秦时鸥也忘了,反正是淡水鱼中少见的大块头,这里的几条鱼都有半米多长。

这种鱼捕食的时候性情凶猛残暴,喜欢以小鱼为食,所以能长成这么大,不过这也代表了它们适合用一种方式来捕捞。

于是秦时鸥冷笑一声,道:“自己逊就承认,别找理由,我要是在这里不用鱼竿都能钓上鱼怎么办?还是大鱼!”

“扯你的犊子。”严冬哈哈笑了起来。

秦时鸥指了指他,道:“打个赌,其他人是见证人。”

说着,他蹲到岸边将手指在水面上慢慢的划了起来,众人不知道他在干嘛,陈建南嬉笑道:“这货在装神弄鬼吧。”

严冬严肃的说道:“别乱手,禽-兽哥这是在画符,知道画符捉鬼不?禽-兽哥能画符捉鱼……”

他的话刚说到这里,秦时鸥猛然往下探手,‘哗啦’一声脆响,他提起手的时候手里赫然提着一条半米多长的大头猫鱼!

“卧槽!”一行人瞪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