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374 好滋味南瓜

1374.好滋味南瓜

渔场种植南瓜没什么人关注过,一是栽种的地方太远,二是南瓜这东西本身就没亮点,秦时鸥用的是大西洋巨型南瓜的种子,这种南瓜平平常常也能长到半米多直径,渔夫们都对大南瓜免疫了。

另外,渔夫们家前屋后也种着南瓜,可以烤南瓜饼,也给即将到来的万圣节做准备,这样没事谁去关注渔场的南瓜?

结果现在他们一看,一个个斯巴达了,这他么是南瓜吗?

公牛看过之后笃定的说道:“boss,你一定用了好几吨化肥!”

沙克瞪了他一眼道:“少鬼扯,说的你好像家里的南瓜没用化肥一样,这是化肥能产生的效果吗?不,boss是用了催长剂!”

秦时鸥没好气的说道:“鼠目寸光,啊不对,应该说有眼无珠,你们boss我种什么用过化肥农药?去看农田,去看菜园,我用过吗?”

渔夫们仔细想想一起摇头,渔场的蔬菜之类真是纯天然,拿黄瓜西红柿来说,都是可以直接摘了往嘴里塞的。

这样渔夫们震惊了,桑德斯后来听说了也来看,看过这些大南瓜的飒爽英姿后他惊叹道:“我了个雪特,这南瓜也太能长了吧?”

生物学专家来了,秦时鸥心虚了,他担心会被桑德斯看出点什么来。

桑德斯看过之后果然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就在秦时鸥的胆颤心惊中,他说道:“boss,这个最大的南瓜。我估计得有一吨多吧?要不申请吉尼斯世界纪录吧?我记得吉尼斯世界纪录中最大南瓜不到一吨。”

原来是这件事,秦时鸥松了口气。他说道:“这个你可以操作,我没什么兴趣。”

“你干什么有兴趣?”陈磊一边拍照一边不满的问道。之前他们想拉着秦时鸥和熊大一起炒作,结果未能成功,这让他很是耿耿于怀。

秦时鸥嘿嘿一笑,道:“知道南瓜饼吗?我对那玩意儿很感兴趣。”

听了这话沙克耸耸肩,说道:“那你要失望了boss,这么大的南瓜水分很多,味道不会太好,一般种出大南瓜最终只能让它成为鹿的食物。”

秦时鸥不服气,这南瓜长这么大。跟海神能量脱不了关系,而有海神能量改进的蔬菜,味道还没有差的呢。

当然他不会选择这样的大南瓜来烤馅饼,而是选了几个轿车轮胎大小的。在他记忆里,这样的南瓜已经算大个了,但是在他的南瓜地里,这只能算是小兄弟。

下午没事,秦时鸥挠挠头,便准备做南瓜馅饼。

这是一种本地人很喜欢吃的主食。秦时鸥偶尔也会吃,薇妮从镇上买披萨回来的时候会捎带一些南瓜馅饼,她很喜欢吃这种食物。

用刀切开几个大南瓜,露出橙黄色的南瓜肉。从切面看这种瓜就更有轮胎的风范了,内中有一圈瓤,这个不能吃。不过里面有硕大的南瓜子,秦时鸥将它们捞了出来。以后不用买南瓜种子了。

第一次做南瓜饼,难免生疏。秦时鸥找了扎克和烟枪两个厨房老手来帮忙,两人来到后看到这些白色饱满的南瓜子眼睛一亮,抄起袋子装了进去,二一添作五分掉了。

秦时鸥笑道:“你们要这些种子干嘛?其实咱们用的都是一样的南瓜种,不,我的南瓜种好像就是从沙克家里搞到的?”

扎克说道:“这一定是发生了基因突变,我得保存下来,明年也可以种出大南瓜了。再说,跟你比,沙克家里的南瓜小的就像布丁,你一定不是从他手里拿到的。”

聊着天,扎克好像切西瓜一样将南瓜切成了几个大块,然后放入大锅中蒸了起来。

他问秦时鸥想做什么,秦时鸥说道:“南瓜馅饼吧,薇妮喜欢。”

烟枪叼着烟斗摇摇头,道:“先等等吧,等等南瓜煮熟后尝尝味道,如果味道不错,那再用它来做馅饼,否则多浪费猪肉,不是吗?”

南瓜很容易煮熟,水开了后就看到水汽滚滚,一股不太好闻的味道弥漫了出来。

嗅到这股味道,秦时鸥倒吸一口气,这味道确实不太好,让他很是吃惊:海神能量也有错手的时候?难道光让这南瓜长个去了?

反倒是先前不看好的扎克和烟枪更蛋定,扎克摆摆手道:“等等,蒸南瓜就是这样的味道,但南瓜肉可不是这样。”

烟枪说道:“所以我教导小沙克要做一个南瓜人。”

“什么意思?”旁边帮忙的毛伟龙好奇的问道。

烟枪坏笑一声,解释道:“南瓜看上去很烂,蒸的时候味道也恶心,可它的肉是很好吃的且很有营养的,所以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秦时鸥指着他哈哈大笑,道:“不,烟枪,你太坏了,我会告诉沙克,我敢打赌,他会用你的烟枪捅爆你的屁股!”

水开了五六分钟,扎克上去打开蒸锅,露出里面水润光泽的南瓜肉。他舀了一勺,吹了两口气后尝了起来,烟枪耸肩道:“一般不会怎么样,水分太多了。”

扎克吃过之后点点头,道:“是的,味道不太好,boss,这南瓜不适合做南瓜饼。”

秦时鸥有些沮丧,本来想给薇妮献个爱心呢,毕竟新婚娇妻,得好好对待。

扎克盖上锅盖,靠近烟枪用漫不经心的语气说道:“南瓜不好吃,种植了也没价值,留下种子没用,我要不了这么多了,你还要吗?”

烟枪听他这么说,便看了看秦时鸥,拿出种子说道:“我也要不了这么多,这样留下一两颗就行了。”

扎克听了他的话露出微笑表情,他伸手道:“来,伙计,我帮你扔掉。”

听了这话,烟枪突然露出了朕被刁民给害了的表情,火速将手里的塑料袋提了回去,警惕的看着扎克道:“法克,你这老婊砸什么时候这么热心了?有鬼,肯定有鬼!”

说完这话,他打开锅子也舀了一块蒸南瓜,随即破口大骂:“扎克,你这该死的混蛋!你竟然想要阴我?我们可是有四十年的友谊了,穿着纸尿裤的时候就在一起打滚了,你竟然要阴我?!”

秦时鸥上去尝了尝,南瓜肉的味道绵软甘甜,不像普通南瓜那样蒸熟了带点苦涩的余味,这南瓜肉只有甜味和香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