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379 贷款

1379.贷款

和大多数小孩一样,小甜瓜非常爱动,可她的运动能力太出色,不知道小小的身体哪里来的那么多能量,以前爬的时候还没注意,现在自己会走了,她几乎是有机会就自己走。

秦时鸥注意到这一点,晚上和薇妮说了一下,问用不用带丫头去儿童医院看看,薇妮疑惑的说道:“不用吧,喜欢运动是好事,奥多姆医生说只要别导致她骨骼发育出现问题就行了,这对她的生长有益处。”

薇妮既然这么说,秦时鸥就放心了,他打开电视看新闻,突然一条报道吸引了他:庞巴迪公司在蒙特利尔总部召开股东听证会,然后宣布,公司将在未来数月裁员约1750名!

看新闻报道,计划裁撤的这批职位其中有1000个左右来自蒙特利尔,另有480个来自多伦多,还有280个在北爱尔兰。而受到此次裁员影响的,既有工会成员,也有非工会成员,还有合同员工!

“根据本台消息和专家预计,庞巴迪公司的这次裁员将从今年6月份开始,持续到2016年第一季度……”新闻主持人用沉重的声音说道。

薇妮一边逗着女儿一边看新闻,她叹了口气说道:“天哪,庞巴迪公司都开始裁员了?而且还裁掉这么多人,加拿大的经济真的出现问题了。”

庞巴迪公司虽然不是加拿大最大的企业,但因为公司性质,这种建造业最能提供就业岗位,所以他们一旦开始裁员,那说明经济形势就相当不好了。

秦时鸥想起乔治当初说的,确实,现在是进入庞巴迪公司的好机会,虽然不是入股总公司,但能参与他们和政府的合作也是好的。

这样想着,他给布兰登打了个电话。问道:“黄金矿石处理的怎么样了?”

布兰登苦恼的说道:“哪有那么简单,你得再等一段时间,现在黄金刚刚提炼出来,数量太多。十二吨多呢,该死的,我也是第一次处理这么多的黄金!”

秦时鸥说道:“最快什么时候能处理好?”

听出他语气比较着急,布兰登问道:“你有急用吗?我还是第一次听到你用这样的语气来谈起钱来呢。”

对这些人没什么可隐瞒的,秦时鸥实打实的说道:“是的。我打算近期投资一个实业公司,现在身上资金还不够。”

布兰登听他这么说来了兴趣,问道:“什么公司?”

秦时鸥将庞巴迪公司的情况说了一遍,布兰登说道:“既然这样,那你何必非得等这批黄金?为什么非得是自己出钱?你现在是大渔场主,伙计,大渔场主,如果我是你,我就从银行贷款!”

一听这话,秦时鸥顿时心里一亮。他拍了拍额头,因为一直没有贷过款,他都忘了这回事,是啊,他可以用银行的钱来给自己生钱。

布兰登是专门做这个的,秦时鸥问他自己能贷出多少钱,布兰登说道:“最少也能拿出五亿,伙计,如果你对利息要求不高,那还可以再加上五亿!”

这两个数字让他惊呆了。他反问道:“雪特,我现在可以贷出十亿?!”

布兰登道:“正常来说达不到,你的渔场和车船加起来,只能贷到四亿到五亿元。但不是有我吗?我可以帮你想办法,凑起十亿来问题不大。”

秦时鸥顿时精神振奋,如果他可以拿到十亿,完全可以和查布利斯所代表的庞巴迪公司、魁北克政府,进行三足鼎立,那样以后他的收益自然会更大。

至于赔钱?可能性不大。魁北克政府会帮他想办法规避赔本可能的。在当前形势下,魁北克政府要是一下子亏上个十亿八亿,那整个省议会都得解散。

有了布兰登的保证,秦时鸥心里就有谱了,布兰登问他是不是真要贷款,秦时鸥下定决心,让他帮忙先贷出五亿。

布兰登说没问题,这件事就这么说定。

秦时鸥挂了电话,感觉血液开始沸腾了起来,他以为自己对金钱已经无感了,现在来看并非如此,人们对金钱的崇拜已经深入骨髓。

稍后,毛伟龙打来了电话,和他进行视频聊天,他那边正在进行bbq烧烤会,篝火上架着一只整羊,一群人招手让他过去吃烤全羊。

秦时鸥看他们玩的兴高采烈的样子,顿时感觉自己被冷落了,就竖着中指道:“吃吧吃吧,现在加拿大可流行羊流感,你们最好小心点,别把自己这百八十公斤搭进去。”

陈磊叫道:“我靠,老秦你这是诅咒我们啊。”

秦时鸥得意的笑道:“是啊,我诅咒你们,你们能奈我何啊?”

一行人没有和他斗嘴,而是凑在一起低声讨论,宋俊梅对着秦时鸥摆摆手,用怜悯的目光看着他,说道:“老秦,no-zo-no-die,why-诱-try?”

秦时鸥不知道他是说什么,正在上的薇妮惊诧的抬起头,说道:“小五郎给我发了个视频,里面是什么?”

这样,秦时鸥本能的感觉不妙,赶紧说道:“删了吧,那家伙能给你邮寄什么好东西?估计是想要恶心咱们,别上当,赶紧删掉啊。”

薇妮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说道:“你看起来好像很紧张啊。”

秦时鸥干笑道:“我紧张什么?我就是觉得那孙子不会安好心。”

薇妮打开视频,里面传出一阵鬼哭狼嚎声,秦时鸥看不到里面有什么,只能说道:“你看我没说错吧?小五郎从来不干好事的。”

薇妮继续往下看,然后她带上了耳机,一边看视频一边瞥秦时鸥。

秦时鸥凑过去想看看里面是什么,薇妮脸色一板,让他坐到对面去,然后咬着贝齿道:“等我看完了再找你算账!”

秦时鸥觉得自己委屈的不行,就说道:“找我算什么账呀?你不了解我吗?”

薇妮冷笑一声,摘下耳机问道:“夏梓琳是谁?”

听到这个名字,秦时鸥知道不妙了,他举起手指道:“亲爱的,我敢对上帝发誓,我和夏梓琳之间绝对清白!”

听了这话,薇妮的笑容越发的妩媚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