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401 竟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6/10

黄金渔场 1401.竟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6/10)

最后是颁奖,三个少年先站上了单人组的最高领奖台,在一堆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中接过薇妮手中的证书和领奖券。

然后,他们下台,换成其他六个少年上台,这样就轮到他们羡慕嫉妒恨了。

雪莉、劳伦斯最爽,拿完了单人奖再拿团队奖,大萝莉的大眼睛都笑的弯成了月牙,就像西方诗中说的那样,那甜美的笑容如醇酒,可把一群少年给灌醉了。

最后少年们有些不甘心,戈登不满的说道:“我的队友太差劲了,哪怕换一个普通点的,我也可以拿前三的。”

米歇尔等人闷着头不说话,他们这会也大概明白怎么回事了,因为领奖的时候会介绍获奖人的身份,刚才他们三个上台的时候,很多人在下面议论纷纷。

威斯倒是很看得开,他高兴的说道:“这样不更好吗?我认识了一个新朋友,而且我还帮助了他!”

比赛结束已经接近一点钟,四百个孩子的比赛,虽然每一轮都很快只要两三分钟,可人太多,还是很消耗时间。

这样比赛结束,大家都纷纷做鸟兽散,跑去镇上吃饭了。今天小镇的营业额绝对爆表,用披萨店老板卡森的话说就是:“自从渔场倒闭,小镇已经二十年没有这么热闹过了。”

秦时鸥往车上搬南瓜舟,这时候一个戴眼镜、穿西服的中年人带着个瘦弱的少年走了过来,打招呼道:“嗨,你好,先生你是米歇尔的家长吗?我关注你们好一会了,你们一直在一起不是吗?”

秦时鸥认出中年人身边的少年就是刚才米歇尔的队友,他伸出手道:“哦,我是他的监护人,不是他的家长,请问有什么事吗?”

说完之后,他对米歇尔招招手。正咬着牙往岸上拖南瓜舟的米歇尔便赶紧跑了过来。

“嗨,凯拉。”米歇尔过来后和那少年打了个招呼。

眼镜中年人笑了笑,他说道:“我是来道谢的,先生。米歇尔这小伙子刚才帮了大忙,他带着我的儿子进了决赛,这很了不起,对吗?”

秦时鸥耸耸肩,对米歇尔点点头让他来接待。米歇尔有礼貌的说道:“这不用谢,叔叔,我应该这么做,我们是一个团队,我和凯伦都在竭尽全力想赢得比赛。”

中年人爱怜的看了儿子一眼,道:“凯伦喜欢南瓜舟比赛,我们是从麦克伦南赶来的,艾伯塔省的麦克伦南,我们参加了很多南瓜舟比赛,今天的成绩是凯伦拿过的最好的。”

秦时鸥明白了他的意思。之前凯伦估计都是倒数的那种,起码今天个人赛,他的成绩最差的,他用的南瓜也是最小的,只有三四百磅的样子。

显然这孩子很希望能取得一个好成绩,但他的身体素质和年龄让他无法做到这点,结果米歇尔主动和他联手,两人进了决赛,且不是倒数,这样的结果让米歇尔很不满意。却足够让凯伦欢呼雀跃。

米歇尔也想明白了,他的脸上露出笑容,说道:“凯伦干的很不赖,我很荣幸和他一队。先生,如果可以,我想和凯伦交换一下南瓜舟,我想留下点纪念。”

中年人高兴的说道:“那怎么可以?你的南瓜舟那么大而且制作精良,那可是个宝贝呢。”

米歇尔说道:“可是它比不上凯伦在比赛里对我的帮助,也比不上我们的友谊。”

秦时鸥帮他说道:“是的。伙计,如果不介意,可以让孩子们交换南瓜舟,让他们有东西可以纪念这段友谊。”

中年人自然很愿意,他说了儿子喜欢南瓜舟比赛,那一个制作精良的南瓜舟,对少年凯伦来说是很重要的。

交换了南瓜舟,凯伦父子高高兴兴的离开,临走之前,中年人凑到秦时鸥跟前低声道:“嗨,伙计,米歇尔是个了不起的孩子,我敢打赌,这家伙将来会有大好前程的。”

秦时鸥微笑道:“那就让我们一起等待这一天。”

父子两人走后,米歇尔不好意思的拦住秦时鸥,说道:“谢谢你,秦。”

秦时鸥失笑道:“谢我什么?”

米歇尔说道:“谢谢你让我感觉到了帮助别人的快乐!我想我一直搞错了,比赛最重要的不是胜利,而是意义!”

这也算错打错着了,秦时鸥拍了拍米歇尔的肩膀,帮他将小南瓜舟搬上卡车,开开心心的回了渔场。

薇妮组织的南瓜舟比赛很成功,纽芬兰和新斯科舍省都有媒体进行了相关报道,圣约翰斯的媒体更是在接下来的一周内进行了屠版,宣传小镇的目的完成了,小镇也趁机小赚了一笔。

有了热闹的比赛做参照,十一月份剩下的日子就显得很枯燥无味了,半个月的时间很快结束,十二月份到来,初冬进入了严冬。

在十一月底的时候,第一场雪飘飘洒洒的降临了,今年的雪来的比往年稍晚一些,但出道就巅峰,这场雪很大。

结果在这时候,一艘巡航艇开进了渔场,来客竟然是新斯科舍省的头号渔场主,卡特。

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秦时鸥满头雾水,他和卡特关系绝对算不上好,这家伙冒着雪来他这里干嘛?

但上门就是客,秦时鸥按照待客礼节接待了他,请他进客厅避寒,同时煮了壶热咖啡。

喝着咖啡,卡特吁了口气,道:“法克,这场雪来的可真是时候,外面简直冻死人,这时候喝一杯咖啡,简直是天堂般的生活。”

秦时鸥问道:“天气这么冷,你来我这里是?”

开门见山,他也不想玩什么花招,反正他和卡特不对付。

卡特打了个哈哈,嘟嘟囔囔了一阵之后他说出了目的:“我听说渔业部想搞一个纽芬兰渔场的什么联盟?你有消息吗?”

“环纽芬兰渔业联盟?”秦时鸥反问道。

卡特顿时紧张起来,问道:“对对对,环纽芬兰渔业联盟,你有消息了吗?”

秦时鸥耸耸肩道:“只是听人提起过,怎么了?”

卡特搓了搓手,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说道:“是这样的,我听说渔业部下定决心搞这个了,针对我们纽芬兰和新斯科舍省的渔场主。你知道的,这个联盟对发展我们的渔业是好事,我想做这个联盟理事会的理事长,所以这次来找你,希望你能帮我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