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405 这个盟主我当了10/10

1405.这个盟主,我当了(10/10)

进了社区医院之后,奥多姆一看青年渔夫的症状,顿时皱起眉头道:“怎么回事,又发现毒贝了?”

他这话一出口,卡特差点跳起来,赶紧说道:“不不不,医生,我这个伙计是捕捞到毒水母才变成这样的,并非是什么毒贝。”

奥多姆狐疑的看着卡特等人,又看向秦时鸥。

秦时鸥知道事情真相已经接近,于是他并不着急,对奥多姆耸耸肩,做了一个让他自己看着办的姿势。

奥多姆让人将青年渔夫放到一张病**躺下,他先挂了一个生理盐水,给青年注射了一剂药液,然后说道:“伙计们,现在我需要知道真相,我这里有几十种血清,我得判断出该使用哪一种。”

卡特也是老渔场主,对毒水母很熟悉,立马说了一种蛋白质毒性的毒水母,属于僧帽水母,能分泌蛋白质毒素。

奥多姆点点头,检查过青年的症状之后,又采血进行了常规分析,并从他的脸部伤口进行了采样,过了一会给他注射了一剂血清,说道:“好了,他现在需要的是休息,两天后他会恢复健康活力。”

卡特松了口气,在胸口上画十字说哈利路亚。

等他感谢完上帝,奥多姆拿出一张化验单请他签字,他看都没看就将名字签上,然后握着奥多姆的手感谢道:“谢谢你,医生,如果没有你,我的兄弟这次可麻烦了。”

奥多姆微笑道:“别担心,密码芋螺的毒性只是短时间发展迅速,实际上小剂量不会致人于死地,顶多造成血管和肌肉**,产生荨麻疹之类。”

卡特点头说是。但很快他反应过来,点头的速度越来越慢,看着奥多姆说道:“你坑我?”

奥多姆皱眉道:“什么意思?”他展示了一下化验单,“你自己在上面签字的不是吗?再说,我化验了他伤口的毒素,就是密码芋螺留下的蛋白质性生物毒素。”

卡特涨红了脸。吼道:“别他么胡说了医生,我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秦时鸥疑惑的插到两人之间,问道:“等等,我听不明白了,怎么回事?这伙计到底是因为什么中毒的?”

“密码芋螺!”“游丝僧帽水母!”

两个声音几乎同时响起。

秦时鸥叫过虎子和豹子,让它们在青年的脸上嗅了嗅,然后示意尼尔森带它们去巡航艇上:“不管是什么,让我的孩子找找不就得了,是吧?它们能找到伤害这个伙计的罪魁祸首。”

卡特想要挡住两条拉拉汪。秦时鸥盯着他不满的说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这么慌张?理事长,你不会有什么瞒着我吧?”

卡特深吸了两口气,道:“好吧,我说实话伙计,我的这个小伙子的确是被密码芋螺搞伤的,很抱歉我欺骗了你?但我是有苦衷的。”

秦时鸥耸耸肩笑道:“愿闻其详,理事长先生。”

卡特张了张嘴,最后徒劳的说道:“没什么。就是我不想造成一些误解……”

“误解?”秦时鸥抱着双臂笑吟吟的问道,“什么误解?我怎么越来越听不懂了?”

这时候一辆警车开到了社区医院门口。大腹便便的警长罗伯茨带着两个警察下车,一脸严肃的问道:“医生,怎么回事?你说毒贝出现了?”

卡特惊怒犹疑的看向秦时鸥,秦时鸥也诧异,看向奥多姆,后者解释道:“抱歉。卡特先生,这是我们小镇的规定,出现毒贝要报警,警察处理这件事。”

警察一出现,卡特手下的渔夫们慌乱起来。虎子和豹子在尼尔森带领下上了巡航艇,很快找到一个养殖箱,里面还有二十多个斑斑点点的密码芋螺。

卡特怒道:“你们这是非法闯入我的巡航艇,你们没有资格搜索我的船!这是非法的懂吗?我要起诉你们!”

秦时鸥冷冷的说道:“我不明白,理事长先生,你为什么这么紧张?只是一些密码芋螺而已,我已经征得你口头同意了,让我的狗去搜索出伤害你手下的罪魁祸首。”

“我没答应!”

罗伯茨看着这一箱子密码芋螺,然后死死盯着卡特,问道:“外地佬,这他么是什么玩意儿?你能给我解释一下吗?”

卡特保持冷静,说道:“我的律师没有到达这里之前,我不会再说一句话。”

加拿大法律有一点不知道该说蛋疼还是什么,那就是一个人被警察抓获后,只要律师没来,那他的话就不能当做证据,但律师一旦来了,那说出的就是铁证了,以后想改也改不了。

有些事不需要证据,秦时鸥装作想明白了的样子,愤怒的上去撕扯着卡特的衣襟,吼道:“我们小镇,前些日子被人投放了毒贝,是你干的是不是?”

卡特坚持说道:“我的律师没来之前,我不会开口。”

“但你的手下会开口的,我敢打赌,他们一定不愿意为了一份渔夫的工作而冒险,冒做假证进监狱的风险。”罗伯茨信心十足的说道。

几个渔夫张了张嘴,警察们将他们带走,罗伯茨冷冷的补充道:“你们好好考虑一下,你们有父母有妻儿子女,一旦进了监狱,他们的生活可就完了。而如果你从监狱再出来,想要找工作就更难了。”

秦时鸥做出怨恨的表情瞪着卡特,他愤怒的说道:“你根本不是来找我谈事情的,是吧?你本来就是想来害我们小镇的,是吧?很好!”

说着,他掏出手机,拨通马修-金的电话,说道:“嗨,金部长?我是秦。是的,当然有事要说,还记得你给我说过的环纽芬兰渔业联盟的事吗?我想你说的对,我应该做理事长的。”

那边的马修-金接到秦时鸥的电话大为吃惊,奇怪道:“你怎么突然想清楚了,秦?”

秦时鸥道:“因为我结婚的时候喝酒太多,现在才清醒过来。”

马修-金哈哈大笑,“好吧,那我建议你让薇妮熬点醒酒汤,我喝过,味道和效果都很棒。既然你愿意了,那就准备上任吧,我们的工作已经开始了。”

挂了电话,秦时鸥冷冷的看着卡特,说道:“你激怒我了,我要竞选这个环纽芬兰渔业联盟的带头人,而且我想,这个盟主我当定了!”